前一阵和同事聊起来,竟都觉着还是高中的时候同学感情最好。年纪再小些,终究还是玩伴多些,而年纪再长,热闹了却也逐渐世故了。

隐约记得高中的时候,我们曾七八个人抢占食堂的一个大桌子,一部分人去买饭,一部分人留守看地方,大家吃吃喝喝,只记得十分快乐。后来学校取消了食堂,改为定餐。我们便在教室,四五个人挤在一个课桌上吃饭。
现在想来,那时大家的目标总是很明确:即使整日里为赋新辞强说愁,即使打打闹闹还不知稳重,但都在为了一个高考努力。
尽管此时彼时,大抵都会有不少人鄙视这个目标,但现在想来,总比整日昏昏噩噩,不知所谓地挂在网上早上下班开始等下班强。

那时是骑车上学,总觉得上学放学都总是加快速度的。二十分钟骑到学校,顺利上垒。
那时从不考虑穿什么,因为总是两身宽大的校服换来换去。
那时大概每个学校都流行上课传纸条,久了便用一个本,三年下去,竟是写的满满的。

那时的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欲望。
会因为得到一台电脑,去书市买了厚厚的一摞书搬回家就会觉得满足。
不会想要去买很多样子好看价格更好看的衣服打扮自己,不会想要一出门就招手打车,会在意同学是不是因为一点小误会误解自己了,但是不会想到对方是否能给自己带来如何好处。

因为世界不大,所以没有太多欲望,因为没有太多欲望,所以单纯。
单纯地喜欢着喜欢的事物喜欢的人,单纯地讨厌着讨厌的事物讨厌的人。
迟到便会觉得心虚,上课传小条被老师批评就会不安。当大学时明目张胆的地逃课回家,刷夜唱歌,上大课时聊得开心,才知道那是再也不会有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