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猫的人生第一场跨州旅行胜利结束了,点点滴滴,也有不少废话,写一篇来记着。

是这样,想起来回国,其实也是很偶然。票子临时买的,买好了票子,飞快办她的签证,签好了也就快要到了回国的日子了。回国前几天我恰有一个很大的deadline,然后几天接着收尾。临走的晚上,我们才终于打了行李,打完行李路人去睡觉,我在客厅孤军奋战,一个一个email写到天亮,然后打开休假回复,大字儿写上:不会查email,不会带手机,大家忘了我吧。

临行的麻麻黑造成了我们准备不足,我事前照例是一张长长的单子,上头列好了要带的东西。什么是托运什么是手提几个包每个装什么,倒都是写了。不过到了北京就发现还是不少东西,不知道为什么人间蒸发袅。好在北京也是文明社会,跑一趟华联家乐福什么的,也就继续过了下来,倒没有出什么大事情。

说起带孩子旅行,有天我跟小E吃饭,伊提起安宝儿像我们小猫这么大已经国际旅行n次,回国都好几趟了,而且她还单独带安宝儿旅行过呢。我暗自惭愧的当儿也就详细请教了路上的要领。隔了几天,我的好朋友蜜雪儿休产假结束,我们跑到她最喜欢的三明治店吃饭,她听说我要回国大惊失色,说你为啥不早说,早说我有ABCDE都可以直接给你。我说来不及了。她也就唧唧呱呱的跟我说了不少要领,她这么一说不要紧,当天晚上我收拾东西的时候只好又加了一堆东西进书包。我的大学同学z,孩子比小猫大一岁,前阵子刚从国内回来,也是立刻传授了不少经验。后来她先生送我们去机场的路上又说了几条要点,我们从善如流,事后真是觉得幸亏有了这些先进经验。

说起从善如流,也有不少最后没有从,理由也非常简单,没地方了。譬如有人告诉过我们要带足奶粉和尿布,可是我们完全没有地方了。

好在,小猫一回国就爱上了三元鲜奶,完全没有传说中的挑嘴。我们除了旅行的尿布自带,剩下的都由外婆在北京采购。我说妈咪宝贝就好,溺爱的外婆却说用帮宝适,孩子用惯了么。就连我个人喜欢的利器blue pad,都是在国内另买了大号的,8块钱16片,特别好用。尿布奶粉这两样大东西去掉了,我只道剩下的东西也就少了,可是,不。虽然她的小饭碗小勺子人间蒸发了,可是喝水的sippy,喝奶的sippy,每个我们都带了两套。然后是奶瓶刷子两把,剪菜剪面的小剪刀一把,围嘴儿六个,反穿衣两件,旅行充气高椅一只。光吃饭的家伙事儿就是半个箱子了。我们回去的时候还带了一张小床,是朋友安给的。她儿子用着小了,小猫正好接手。这张小床临走我们留在北京,美其名曰:下次再用。其实,不过是东西太多,带不动了。我跟路人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叹气。回国是两只大箱子两只随身手提箱,其中三只箱子都是她的东西。真可怕。

然后,旅行开始了。

回去的时候——话说我们带着两个箱子,一个背包,一只推车和一个孩子杀到登机口的时候,心里还是很有一些底儿的。帮我们办登机手续的黛安多给了我们两个座位,这样我们一家三口足足占了四个座位,小猫可以放倒了睡,还怕什么呢。事实上,小猫一路上精神十足,在我们俩之间跑来跑去,爬上爬下,什么都干了,就是没怎么睡觉。一路12个钟头,她大概也就迷糊了仨钟头。因为我们坐在最后头,不停的有上厕所的旅客来逗小猫。她支棱着俩耳朵瞪着俩眼,机警了一路。这一路我们带了三根香蕉,被她全部干掉。饼干包了四五种每种两个小包,她也吃了不少。过了安检之后我们给买了鲜奶,起飞降落的时候给喝,她咕嘟咕嘟,每次都在一分钟内结束战斗,我只好再继续出尽百宝的掏饼干来让她吃。起飞降落,用一根小带子把她拴在大人的安全带上。她不老实,爬上爬下,不许就大哭,咧一张大嘴巴。路上给带的四本儿‘路书’里,看了两本。然后兴致勃勃的用水溶蜡笔——她干妈六月给的——在纸上涂,涂的太高兴,涂出了边界,把吃饭的小桌子都涂成了大花脸。我还给带了一管胶带,撕开了贴在小桌子上,她一张一张的仔细揭掉,再贴到别处,嘎嘎笑。纸杯子,婴儿食品的玻璃瓶子,她都玩的很开心。路过的叔叔阿姨经常也逗逗她,给她点儿玩的东西。总之这一路她是折腾着过的。飞机上派发的婴儿食品和配方奶都没有吃,她吃的都是妈妈给带的零食。妈妈零食带多了,下飞机还有一大半呢。路上按照一个小时一次带的尿布也当然没用完。还有换的衣服,我们大人小孩各带两套备用,都没用上——所以,得算顺利。

她都没来得及哭,一路。所有的叔叔阿姨都狠狠夸了她乖。

因为一路上太热闹了,到家,倒头就睡,第二天早晨才醒。

从北京回来,有一个手提箱子被装了别的东西,只剩一个手提箱子照顾她了。东西立刻被精简了不少,譬如替换衣服,也就只带了她的一套。尿布带了三五块,路书减成两本——来的时候没来得及看的两本。画笔画纸照带,还塞了一件新玩具进去。吃的东西,外婆给装了两根香蕉,一个火龙果,两只芦柑,也不还有什么。不过我们都忘记带了,只有一盒子削好了的苹果跟着我们上了飞机。过了安检,我们到处找鲜奶,好容易找到了三元的,三十块钱一小袋,真是太贵了,咬了半天牙,才给买了。一半倒到sippy里,一半倒到保温杯里,还让人家给加了几块冰块。路人给包了几块饼干,起飞拿出来才发现都压碎了,于是一块一块捡着吃,很快就是一脸一身一座位一地的饼干渣子。他们爷儿俩去洗脸,我把座位给抖了抖,把饼干渣子给掸到地上,再在渣子上铺了一块毯子——回程没有空座位,我们仨人俩座儿,真让人头疼。因为吃的东西少,我们只好给吃了点飞机上发的婴儿食品,亨氏的苹果泥。她吃的狼吞虎咽,估计是很甜的原因。然后我把自己的牛肉饭分给她吃,她足足吃了一半。牛肉有点辣,她照吃不误。吃饱了,丢到地上的毯子上,她呼呼大睡,一觉,就睡了八个钟头。中间又发过一次饭,我把豆沙包留给她,她醒了吧唧吧唧全吃掉了,然后又把苹果都吃掉了。

周围走来走去的叔叔阿姨们照例又夸奖了这个一直在以’投降式‘,脸朝地上趴着睡的孩子。说她乖。

也因为一直在睡觉,尿布只换了两次。书看了一本,所有的玩具游戏,一概没有碰。

出了机场,朋友来接。她看到熟悉的车子,兴奋的大叫。车上是她自己的座椅,她坐上去,充满爱怜的摸摸,摸摸,然后,睡着了。

到家的时候还迷糊着呢,进屋了,看见围栏儿,和一地台风过境一样的玩具,她眨巴眨巴眼儿,欢呼一声,就呼啸着玩去了。开始每样东西都爱怜横溢的摸一把,玩几下,然后就开始心满意足的用脚踢,用脚踩。最后她满足的叹一口气,坐在地上打几个滚——这个世界正常了,她的画外音。

外婆临走的前一天,有感而发的教给她‘嘚啵嘚啵嘚’。她舌头拐不过弯儿来,只能得得得,嘚啵啵,啵嘚啵,什么的,结巴的就像一个真正的king。结果晚上,吃完一大碗排骨面,她登高去够铅笔,然后往墙上画。妈妈一把揪她下来,她回头儿,清晰的说,嘚啵嘚啵嘚。这个嘚啵嘚后来被揪走睡觉,她也许觉得那是午觉。睡了三四个钟头以后她醒过来,要求起床,却被告知’天黑着呢,要继续睡‘。她的世界于是又混乱了,她高声尖叫,愤怒的抗议,可是天还是黑的,妈妈坚决的说:天黑了就该睡觉么。她从晚上一点半折腾到三点多,终于扛不住了,睡着了。

睡的那样沉,快天亮的时候我们听见噗通一声,原来她掉到床底下去了。就这样她也没醒,继续呼噜呼噜的睡。七点多我醒了,转头儿看见她正趴着呢,一张小脸儿晶莹剔透,还打着小呼噜。

这孩子,偷偷去了一趟北京,又在腰里揣了一大块肉。明儿要过磅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