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3月18日,33周。小牛出生了。

头天晚上,我一周一次的出血,这次比较严重。护士跑来一看直接给我送3楼手术室,一路我自嘲加自我安慰,护士们感叹:从来没见过你这样镇定的。路上还遇到收我进医院的急诊室护士:哈,看嘛,告诉过你吧,娃出生前,你就甭想回家了,欢迎欢迎。进了准备室,一堆医生护士涌进来,两只手都给扎上针,医生在边儿上叽里呱啦给我交代手术须知后果,交代完了给我纸签字。鉴于我一周一次出血的经历,我都被送3楼来2次了,环顾一下,还有几个熟人也,大家互相打招呼,how are you, how old are you. 是啊是啊又是我。大家在准备,我就坚决的告诉医生今天肯定生不了,医生听了居然答应给我5分钟。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果然就不再流血了。但是我必须在准备室过夜。第二天早晨,又把我送回7楼,楼上护士笑嘻嘻的欢迎我回来,并且告诫我不准再这样折腾。清洁工Linda赶紧跑来警告我说不准这样,都不跟她打个招呼就擅自去生娃。好啦好啦,假警报结束,按照惯例,我这周算安全了,等下周再忙乱。我告诉护士们,每周三暴风雪,我每周五流血,安啦。护士妹妹们居然把这句话写进病历里。

准备室的床很不舒服,害我一晚上基本没怎么睡。回自己病房吃了早饭倒头睡到3点起来,做我的功课,4点觉得有点饿,考虑叫个二合一午饭。然后来了,又出血了。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我意识到这次来真的了,坚持不住了,娃来了。按铃叫护士告诉她们这次不是玩笑了,要生了。护士冲进来看着地上一滩血,又冲出去推了移动床进来,帮我爬上床,两个护士就跑步把我又送3楼去了。

昨晚一切准备工作真是省了时间了。没有废话,直接一堆医生护士围上来给输上水,他们准备,我给德福打电话,赶紧来,这次不是假警报。放下电话就立刻进了手术室。麻醉师给我背上打麻药,下身一阵暖流,感觉好奇怪。我麻过去了,麻醉师开始给我解释他们要怎么样怎么样,鉴于我出血的凶猛,很有可能要输血,果然就输了两个单位血。鉴于娃才33周,还有一队护士来专门等着检查娃。我听见俩护士在一角数数。最后麻醉师拿个冰凉的瓶子放我脸上,然后告诉我要是下身也觉得这么冷就告诉他。我连他放瓶子的感觉都没有,他就自我表扬自己工作做的不错啊。医生开始动刀,我根本一点感觉都没有。麻醉师就跟我讲解他们在干什么,我觉得麻醉的量可能有点多,我手臂基本都不会动了。

好像没几分钟,麻醉师就宣布娃马上出来了,然后就听见哇哇的哭声,听上去很健康,够嘹亮。我就哭开了,我儿子啊我儿子啊,我躺了一个月保的儿子啊,德福死哪里去了,这么重要的时刻他居然错过了。我百感交集中居然没忘看钟,4点53分。麻醉师告诉我护士在清洁检查,马上给我抱过来。然后我第一次看见我儿子,好小好小,而且,他怎么那么黑啊,他算半个白种人吧,而且我很白啊,他怎么这么黑.我想摸摸他,手动不了。亲了一下他,德福跑进来了,手足无措,想亲 我,又隔着口罩,抬手想拿下来,好像又不对,最后隔着口罩亲了我一下,护士把娃抱走了,我就催着德福赶紧跟着去啊,别让他们把娃挂错牌了。德福就跟着去了,还幸运的被允许抱着娃去育婴室。这里麻醉师告诉我他下班了,接班的负责看着我。医生在那里做缝合,比割开我花的时间多多了。麻药开始起副作用,我开始呕吐,好在我没吃午饭。

出了手术室进了观察室,观察室护士工作量真是重啊。给我换衣服,(先前他们忙的连衣服都没给我换,我还穿着我血淋淋的睡衣)擦洗下身,我根本麻木的不会动,都是护士把我翻过去翻过来,我还时不时的要吐,还得来给我擦。我跟护士说幸好我个子小啊,怀着娃我也才138磅。这位五大三粗的护士能有我3个大,她不粗大真是不行,翻的动谁啊。麻醉药基本过去以后,该把我送准备室,护士给打了一针强力止痛药,我顿时就high掉了,我估计这得海洛因吧,可卡因没这个效果。护士推着我去看小牛,我high的晕乎乎的,看着戴着吸氧鼻罩的娃,觉得很不真实。

一夜都在准备室,没隔几小时护士来给止痛药,还说要是太疼了,给我打针。那止痛药效果不错,没觉得好疼。因为我住院了一个月之久,医嘱要求给我“上刑”,就是绑腿,有规律的充气放气,强迫血液循环,说是防止血栓。一晚上这绑腿就嗤嗤的充气放气,第二天德福来看到freak out,太像上刑了。

第二天去5楼病房。这待遇直线下降,单间成了双人房,这还是手术的,顺产的4,5,6个人一个病房。要是娃没有问题还是跟妈睡一房的,可想而知多么热闹。好在我这间只有我一个人。对面病房有个娃,整夜的哭,我听着不知道心烦还是羡慕。人家有娃在身边哭,我的娃在暖箱里。不过以我疼痛中的肚皮还要坐起来假装给娃喂奶,会不会崩溃?

之前看各种剖腹产经历都说第一次大便小便痛苦万状。我以当烈士的心情去了厕所,还是我自己挪下床挪去厕所的,居然很轻松啊,不舒服有的,痛苦根本谈不上。我怎么运气那么好。护士表示对我这么快就能排泄的惊奇。

第二天,我跟护士要了强力止痛药,吃下去,就推着轮椅挪着去三楼看娃。今天娃的暖箱上还照上了蓝光,黄疸。所以娃的脸上除了鼻罩,还有眼罩,根本看不出什么样儿来。娃就毫无生机的睡在哪里。允许我伸手进去摸他。皮包骨头啊,皮肤软的跟丝绸一样,摸摸都怕摸坏了。4磅15盎司,护士说不错了,有些足月生的娃也才这个重量。护士看我忧心忡忡,安慰我,没有看着那么吓人。至少他戴的鼻罩不是鼻管,他可以自主呼吸,就是肺功能不足,吸不到足够的氧气,所以需要帮点忙。

德福采购完了也来了,看着蓝光吓坏了。追着护士问了又问,他觉得黄疸是很大件事。医生跟我们谈话,说早产的娃会呆到预产期才能回家。那就是4月30号啊。德福坚决的说小牛肯定不会呆这么久,我们儿子除了出来的早了点,一切正常,这6周,他肯定能赶上。好吧,我们两对着保温箱里脸都盖的没有了的儿子,紧握着手,儿子,你可要争气,你爸你妈等着你回家。

育婴室里好多娃啊,早产的居多。隔壁那个娃比小牛大了一圈,后来一打听,那娃都5个月了,这也太小了。那娃好像是肺有问题,需要手术。可怜啊。一屋子的小婴儿,个个都插着各种管子,小的可怜。这里的护士也辛苦,我在7楼,4,5个病人排一个护士,这里是一个娃一个护士,随时那些仪器都会嘟嘟叫,护士就要赶紧检查是哪里不对。护士们挺自豪的,说我们这里没有早产儿没救过来的。她们的自豪让我挺放心的。

我手术后第四天出院。娃还要继续住暖箱。唉,我生了个娃,空着手回了家,郁闷。回家奶涨到发烧,比伤口还疼,觉得生娃真是就是跟自己过不去,这还有完没完了。怎么这么多人勇敢到还要生了又生。挤了半天奶,第二天总算不烧了,乳房仍然硬得可以拿来打人。据说有娃吸,会好点。算了,我伤口痛的翻个身都不行,还奶娃!似乎娃还是在医院好点,我可以只顾自己。

5天以后,娃的鼻罩拿下来了,不需要帮助呼吸了。在他哭着玩儿的时候,他爹大声叫了他一声,于是他吃惊的转过头来,拍了平时第一张照片。小牛胜利升级到2区,2区的娃都是比较稳定的,只需要监控。鼻罩不用了,插了鼻饲管,娃不会吃奶瓶,只能灌。再过了两天暖箱也不用了,娃可以自己调节体温了,就是对冷极其敏感,一冷了就惨叫。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抱着他了,抱多久都行。虽然他还不会自己吸吮,我在护士的教导下引导他吃奶,一边儿护士给他灌,说是培养他吸吮然后肚子就不饿了这样的推理过程。

2区住了4天,小牛学会吃奶瓶了,我去看他的时候就喂他。所有的护士都说娃吃了奶瓶不吃乳头是传说,没有这样的事,小牛证明护士说的对,他不在意吃饭工具,有的吃就好。于是又升级了,去3区了,3区叫做transfer area。这就是回家最后一站。这里是3个娃一个护士。都是观察一段时间可以回家的娃。这时候医生改口了,说是一旦娃8天内没有呼吸困难的现象,他就可以回家。于是我们天天去看他,第一个问题就是机器哔哔了没?一直数到第7天,他出现了呼吸困难。很短暂,我根本没看出来,是监控器说的,那个红灯一亮,我就叹口气,这得重新计数了。护士说不要紧张,等医生判断,她不认为这个很严重。

4月4号,护士给我打电话,说娃可以回家了。需要我今晚去医院带着娃住一夜,第二天带娃回家。问我去不去。虽然护士看不见,我也把头都快点断了,去去去,我马上去。跟德福火速奔医院。育婴区有父母房,护士给我安排好了,我就抱着娃去了。这待遇更差了,房间小到没地方放当爹的,而且房间没窗户。浴室里没毛巾。跟7楼比起来简直是贫民窟。不是病人就这待遇了。既然如此,当爹的就跑出去继续shopping准备,明儿早上来接我们娘儿俩。

4月5号。大风暴雨,但是我们回家了。这医院真是住够了。我住了一个月,小牛住了两周。谢天谢地,这是加拿大,全免费。临走护士还给塞了一堆尿布,小牛用过的各种涂的擦的,几件小衣服。跟德福说好,以后每年都要给IWK捐点钱。这里的医生护士甚至订餐的员工个个都那么好,反正我挑不出毛病来。真是模范医院,我住一个月院,住出宾馆的感觉来了。跟我最好那个护士调休前跑来跟我打招呼,她就请两天假,不准提前生啊。结果我第二天就生了,我对不起你,Jocelyn。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