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eka!观看即参与,是戏剧也是生活!

 

周瓒

  

        去纽约旅行,看一看生活剧团(The Living Theatre)的演出是我出发前就有的愿望,因为之前看过一部有关这个剧团的纪录片,深为吸引。于是,在一个星期三,和朋友相约,来到剧团所在的曼哈顿下城的克林顿街,买好当日的戏票。

        七点半开演,入场前五分钟,来了位工作人员,对大家说:“剧场没有观众席,进去后请把外套和随身包袋放到一旁的衣帽角,我给大家看管,我保证不会搞丢。”带着狐疑随众进场,果然,约五六十平米的长方形房间,是舞台,也是观众席。除了两边靠墙搭起的脚手架,宽墙一边有一条长凳,另一边是一张长桌、一只凳子外,没有其他道具。灯光昏暗,朦胧中男女观众大约三四十人,多在徘徊张望,相识的交头接耳,俨然在社交场所。但是,不,你看,两面相对的窄墙上,悬挂着两幅投影屏幕;脚手架上不同的位置,以各种姿势,藏着演员们;有两位比较明显,一位女演员躺在长条凳上,一位戴眼镜的男演员坐在长桌前,埋头读着手中一本书……。

        乐声奏响了,我下意识地随着轻柔而神秘的音乐踱着,观察着。演员行动了,从脚手架上下来,迈着梦游般的步子,长凳上的女演员恍若醒来,端坐桌边的那位则仿佛陷入了苦闷中。接着,我听到一种有节奏的敲击声,一位花白头发的长者从人群中显身,手握一把小锤子,敲击地面,脚手架和墙壁。敲击声惊动了读书人,那位男演员说话了,原来困扰他的是有关宇宙起源的问题。屏幕上,开始放送摄影师即兴录制的现场演出片断。一时间,整个剧场活了起来,人人置身舞台中。直到一声“有了!(Eureka)”,思考者恍然有所悟,“他发现了什么?找到了什么?”其他演员询问着,答案可是“他发现了宇宙起源的秘密”?

        至此,有必要交待,这部戏题为“Eureka!”,是根据爱伦·坡的同题散文诗(中文译作《我发现了》)改编的。剧中出现了坡(那位读书者),科学家洪堡(长者),坡从洪堡的著作《宇宙》及其科学研究中获得启发,写下了那部长篇散文诗。坡的思考放在剧中似乎枯燥,但是抽象思辨找到了戏剧的呈现方式。当坡与洪堡进行想象中的对话时,他们所谈及的宇宙起源方式得到了演员们的肢体演绎与传达。约有十二名演员,角色并不固定,他们是氖、金、银、钚、磷、砷、铝、汞、锎、硫磺等重要化学元素,但他们同时又是舞者、歌者,部分戏剧场景的即兴演绎者。演员们并未自顾自地表演,台词同时是和观众交流的话语;那些关于宇宙起源的疑问,也是向观众们提出的;当演员有所领悟,便怀着惊喜对着身边的观众奔走相告;更甚者,演员希望听到观众的回答,将观众拉进表演之中,邀请观众一起来想象宇宙大爆炸之后,构成物质的基本元素的特征,邀请观众参与戏中,体会宗教苦修、战争场面、个人冥想与歌唱等一系列的人类活动,最终理解宇宙发展和人类发展的平行关系。

       多媒体设计师、摄影师把现场即兴录制的演员表演,观众参与的画面播送到投影屏幕上,从屏幕上可以看到你身后的演出和表演的细节。即兴现场影像之外,还有一段设计完整的录image像资料,演绎万物起源,人的进化,种族形成,战争,宗教,科学发展,全球生态危机等主题。渐渐地,作为观众的我,感同身受了生活剧团推倒“第四堵墙”,强调观众的参与、互动与批判现实的戏剧理念。当戏剧接近尾声时,我理解到自己不是来看了一场演出,而完全是参演了一出戏剧,整个身心受到了强烈的艺术之美的洗礼。

       生活剧团1947年 创办,可谓历史悠久,一直坚持打破传统演剧模式,拓展剧场空间,关心政治,探索实验剧技法等小剧场风格。它的创办者之一朱迪丝·马琳娜(Judith Malina)现年82岁,担任了《Eureka!》的导演,而该剧的编者,朱迪丝·玛丽娜的丈夫哈农·莱兹尼科夫(Hanon Reznikov)于今年五月逝世,生活剧团演出这部戏也是为了纪念这位杰出的剧作家和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