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五夜间抒情
        ——写给FLY

 

我们写诗,就像寂寞时梦想的艳遇

摆脱过分孤独的海藻的纠缠,傍晚时分

终于看见了蔚蓝的海,洞察一切的海

它们平铺直叙,把海岸看作有限

 

为什么非要在句子里扯上人类的命运

仿佛只有你才能拯救世界,说一些

言不由衷、辞不达意的话,混得像鬼魅

像发表就职演说的政治家、经济的

 

主管部门,能够让输出的武器威力无穷

让证人说谎话,让诚实的农民放弃祖屋

搬进新建公寓,然后食不果腹地终老

说起那些承诺,就像在水面上翻过一页纸

 

在意大利半岛最南端,接近黑手党中心

一个朋友躺在海边度假、写信、抒情

购买的羽毛笔压坍了藤条编就的椅子

他来信说,阳光从伞眼里漏下无数

 

裸体美女,她们奔跑、跳跃、捕捉蝴蝶

晚风从西西里吹来,这就是他所有的诗

无关人类的痛苦,只是真实地记录了美

简单得就像一只夜鸟落在某棵意外之树上

 

窗外,夜色抱成一团,若涨潮时浮起的羽毛

我坐着,看着天花板。就在这个时候

我爱的人正在巡视儿科病房,她热爱这份工作

为患儿盖上踢掉的被子、拉上床的护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