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女儿后人突然变得从俗起来,因为多了牵挂,就怕这怕那。有些事也不再较真,曾经不拜菩萨,现在也想到要去拜一下,还抱着女儿一起拜,一起摸福字,累得腿抽筋,最后请了许愿灯。以前觉得很红苕的桃红色许愿灯现在看起来竟然也那么可爱了,苕乖苕乖的。放了灯后要在供灯法会的场子里转三圈,边转边看四周烛火飘摇,许愿卡累累悬垂,想着人活一辈子其实就是七情六欲和如许牵挂,一盏灯就是一个念头和一个牵挂,有多少灯就有多少烦恼忧愁。再看女儿躺在婴儿车里睡得酣然,满脸纯真,各种滋味翻上心头。

        以前来文殊院都是喝茶、当看客。这次拜完去喝坝坝茶,结果已经散场赶客兼扫除了,才发现到下午五点了。只有四处转悠转悠,养龟池居然完全干掉了,池底裂开了大小口子,时逢旱灾,连乌龟们都遭殃了。又想起有一回在这里看乌龟,一只大龟驼着一只小龟顺水漂流,惹得一堆闲人跟着撵着看,大家都眨巴眨巴眼地说,哎呀,这个大乌龟肯定是爸爸,把小家伙放在自己背上耍,好安逸好乖哦!另外的又说,就是哎,大的动都不动,好慈爱!每个人都痴痴地笑着,满眼温情。等到打扫的工人走过来啪嗒用捞垃圾的竹竿一薅,小乌龟咚地掉下来,悻悻地游开了,大的还是一动不动。原来是只死的。围观的人哑然而退,再回头看一个都跑不见了。

        还看了茶馆旁的蒲宏湘书画展,字画俱佳,书来行云流水,画意古朴清雅。中有一幅写道:独坐只应天可对,野行常有月相从。老蒲拉我看,说文意好,我默然。只可惜从生女儿那一天起到现在,诸事牵系,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心境了。


手机照片:

image

image

image

曾经满眼是大小巴西龟的池塘现在满眼是走遍神州都能看见的垃圾。
image

新嫩的绿芽在多阴霾天的成都算是亮眼之物了。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