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乃闲人之忙事,然而有幸和不幸起初之时,总是满怀信心,以为一定有个完美之人,在前方为自己而等。是的,起初总是这样,直到有一天幡然顿悟:原来这莫须有的信心,其实是对自己的一种残忍。
    我们并非公共汽车,怎能确信真的有人在等?我们能够确信的,只能是我们在等别人,一旦等红了眼,华丽的青春,即将变成曲折的鱼尾纹,而命定的人仍未出现,又有几个人会坚持再等,以最好的年华为代价?或许从了吧,凑和了吧,爱谁谁了吧,不求满分,甚至也不求及格,但至少也总比交白卷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