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龙舞狮运动在我国的发展及其演变

龙和舞狮运动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体育活动,且具有浓郁的中华民族特色和悠久的历史文化背景。为了弘扬和宣传舞龙、舞狮运动,国家邮政局将于2007年4月13日与印度尼西亚邮政部门联合发行《舞龙舞狮》邮票一套2枚。
一、舞龙运动
作为龙的传人的华夏民族自古以来崇敬以龙为图腾,龙文化成为华夏民族体育文化的一大特色。象征华夏民族精神的舞龙,气势恢弘磅礴,雄浑豪壮,广泛流传于祖国的大江南北。世界各地,只要有华人聚居的地方,龙腾虎跃的舞龙就成为凝聚龙的传人的一股巨大力量。
1、舞龙运动的起源
舞龙又叫“龙舞”、“玩龙”、“龙灯”、“龙灯会”、“耍龙”、“玩龙灯”、“盘龙灯”、“闹龙灯”等。关于“舞龙”的起源,至今仍没有一个权威的说法。 以目前所有的资料看,龙的起源远远早于龙舞的出现,也就是说,尽管人们认为人类的求雨仪式是最古老的祭祀仪式之一,而龙的形象一直和求雨有十分密切的联 系,但无论如何,舞龙运动的发展只是龙之历程的一个后发现象,一个带有延伸意义的现象。比舞龙更早的是“假面”、“假形”之祭祀舞蹈。我国西北的新疆库鲁 克山崖画中也有一幅双人舞图,其中一人头饰羽状饰物,单腿独立,一腿后举,如鸟之欲飞;另外一人双臂平展,正在迈步向前,头上没有饰物,却在双腿垂有尾 饰,姿态很是灵动。古老的广西花山崖画中已经有明确的假形之舞人。他们动作整齐一致,头戴鸟羽之类的饰物,舞蹈史学认定它是包容着渔猎生活之审美观念的祭 祀之舞。在祭祀舞蹈中模仿鸟兽,似乎是古老的中华乐舞中的常见现象。这些例子说明,我国有着非常古老的“假形”舞蹈传统。在我国古代崖画中几乎没有舞龙形 象出现,但“假形”之舞为舞龙的起源做了充分准备。
龙,作为中国文化的重要表征,参与到艺术性的表演活动中,被记载于充满神秘色彩的神话里。神话传说中的龙形尽管已经非常活灵活现,但是还缺乏出土形象的支 持。目前已知的夏代与龙有关的纹像,均出自今河南省西部偃师二里头文化中的早期文化陶器上的刻画纹饰,其中许多图像还不具备今天的龙之形态,保留着蛇、鱼 等动物的形状。
龙与雨似乎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山海经·大荒西经》说:“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不得复止,故下数旱,旱而为应龙之状,乃得大雨。”在商代,已经有了 关于作“土龙”求雨的明确记载。甲骨文卜辞中有“龙”字。相关的《甲骨文合编》记载:“其作龙于凡田,又雨。”《殷契佚存》载:“十人又五口口龙口田,又 雨。”
关于以上两则记载,人们的看法不同。有人认为这仅仅是一种“土龙”。然而一些体育史学家们认为这是商代先民作“土龙” 求雨的风俗, “龙”字和“作”字连在一起的记载,被认为有可能是最早的舞龙记录之一。因为“把15个人与龙连在一起,就使人想到那一长排人,将龙形舞起来的形象。学者 王克芳认为:商代‘求雨时跳的主要是龙舞’。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两种看法的区别在于对“作”字的理解。前者将这个“作”字理解为结果而认为它是呈静态 物的制作,而有的史学家结合着古代祭祀仪式多以强烈的动态形象呈现而认为,有可能是“执物舞成龙的情形,他们身手(或借器物和工具)相续,跃上伏下流动回 环,也许正在创造着最早的集体‘舞龙’。”
从出土形象和文字资料两个方面看,目前我们都还没有见到商代“舞龙” 的确凿证据,但是,商代却流行雕刻有龙形的玉器。据汉代许慎的《说文解字·玉部》考证,是“珑,祷旱玉也,为龙纹;从玉,龙声。”由此可知,商人观念里这 种被称作“珑”的玉器已经被当作天旱求雨之礼器。商代青铜器皿上多种动物的奇特组合形象,昭示了龙纹作为青铜器纹饰中各种动物之化合物的综合特性。商代青 铜器之龙纹千姿百态,形象怪异,奇妙难测,成为那一时期纹饰形象中最引人注目的形象,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结合这一点来看,从商代其他祭祀舞蹈高度活跃 发展的事实中我们或许愿意推测,商代,也许是中国舞龙运动最早的酝酿期,而商代充满动感的求雨祭祀就是舞龙运动出现的最佳温床。
2、舞龙运动的显性发展时期
从西周到战国,是中国文化发展史上极为灿烂的一页,但有关舞龙的记载却更加少见了。这一时期是龙之形象在出土文物中大量出现并逐步定型的阶段,从西周礼器 上环纹、云纹烘托之龙到东周末期青铜器上简练化、抽象化的卷曲之龙,整个龙纹的历程迈向了艺术审美的很高境界。但是在乐舞领域中,舞龙运动形式仍旧没有出 现。在很少见的乐舞出土文物上,我们偶尔可以见到舞人与龙并存的情形,但其中的龙却仍旧处在纹饰的地位,尚不是人们手中供奉和举弄的“舞龙”。这一点,在 湖北江陵马山一号楚墓出土的“舞人动物纹”三色锦的画面上就可以清晰看到。其中的“舞人”,一般被认为是巫师。龙、风、巫师三者和谐相处,互相照应又各自 独立,其中虽然看不到后世的舞龙,却较前代的材料更加明确了“龙风和鸣”、“人神共处”的意义。
对于中国舞龙运动发展历程来说,恐怕没有哪个朝代比汉代更加重要。这是因为汉代出现了形式比较完整的舞龙形象,并有了非常明确的舞龙求雨记载。董仲舒的 《春秋繁露·求雨篇》载:“春旱求雨……以甲、乙日为大青龙一,长八丈,居中央;为小龙七,各长四丈,于东方,皆东乡,其间相去八尺。小僮八人,皆斋三 日,服青衣舞之……以丙、丁日为赤大龙一,长七丈,居中;又为小龙六,长三丈五尺,于南方, 皆南乡,其间相去七尺,壮者七人,皆斋三日,服赤衣而舞之……季夏 以戊、己日为大黄龙一,长五丈,居中央;又为小龙四,各长二丈五尺,于中央,皆南乡,其间相去五尺。丈夫五人,皆斋三日,服黄衣而舞之……秋……以庚、辛 日为大白龙一,长九丈,居中央;为小龙八,各长四丈五尺,于西方,皆西乡,相间相去九尺。鳏者九人,皆斋三日,服白衣而舞之……冬,舞龙六日……以壬、癸 日为大黑龙一,长六丈,居中央:又为小龙五,各长三丈,于北方,皆北乡,相间相去六尺。老者六人,皆斋三日,衣黑衣而舞之。”
在上述求雨活动的记载中,出现了“舞龙”一语,对舞龙的细节,没有详细的描述。我们从中能够知道的是,舞者的衣服与所做的龙颜色一致,舞者为5——9人, 人数与龙的长度成正比。汉代五行思想的盛行也在舞龙祭祀中体现出来,即所谓:春舞青龙,夏舞赤龙和黄龙,秋舞白龙,冬舞黑龙。祭祀时如果日子不同,所舞之 龙的颜色也就不同,而且舞者人数也不同。
除去求雨之外,舞龙还广泛存在于汉代盛行的“百戏” 中。东汉张衡《西京赋》里记载了生动的“鱼龙曼延”之戏。另据蔡质《汉仪》记载:“正月旦天子幸德阳殿,临轩……作九宾散乐。舍利兽从西方来,戏于庭极乃 毕。人殿前激水,化为比目鱼,跳跃嗽水,作雾障目。毕,化成黄龙,长八丈,出水邀戏于庭,炫耀日光。以两大丝绳系两柱间,相去数丈,两倡女对舞,行于绳 上,对面道逢,切肩不倾,又蹋局出身,藏形于斗中。钟磬并作,倡乐毕,作鱼龙曼延。”
从沂南画像石墓的乐舞百戏图上看,左为杂技表演和乐队,右为戏车和马戏,而“鱼龙曼延”之戏处于画面的中部,表明这是百戏中的主要节目。其中龙、鱼、豹、 大雀从右向左耸踊舞动,龙在最前面。鱼龙曼延之戏处于乐舞百戏图的中心,并以龙为首,反映了当时人们对龙舞的重视。《汉仪》记述的百戏场面更大,舞龙也更 壮观,龙长八丈,比沂南画像石刻的龙长得多,不可能由一两个人舞,而必须有一队人协力合舞,其形式应当和今天的舞龙相近。在舍利兽、比目鱼的表演之后,舞 龙以恢宏的气势,把演出推向高潮。
舞龙运动在汉代开始盛行,原因是多方面的。汉代社会经济有较大发展,国家强盛,艺术表演等文化娱乐活动有了坚实的物质基础。汉王朝与四方诸国交往甚多,在 接待四夷使者时百戏大规模演出,也有耀武观兵之意。此外,当时流行的神仙方术和广为宣扬的神灵怪异,也编造出一个虚幻的神仙世界。要在表演艺术中表现这个 世界,就需要由人装扮或操纵那些现实中并不存在的神灵动物,于是,汉代的乐舞百戏中有了“像人之戏”。“鱼龙曼延” 中的龙就是由人装扮的,属于“像人之戏”。由于以上原因,汉代百戏盛行,作为百戏中的精彩节目的“鱼龙曼延”备受重视。
一言以蔽之,汉代是舞龙的显性发展时期。也就是从汉代开始,中国的舞龙正式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并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3、舞龙运动在隋朝的发展
舞龙经历了魏晋后,被北朝的统治者当成了保留节目。《隋书·音乐志》:“及宣帝即位,而广召杂伎,增修百戏、鱼龙曼延之伎陈殿前,累日继夜,不知休息”。“始齐武平中,有鱼龙烂漫、俳优侏儒、山东巨象、拔井种瓜、杀马剥驴等奇怪异端百有余物,名为百戏。”
隋朝,是中国古代舞龙运动发展史中的重要一页,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经过南北朝多年的割裂和战乱之后,隋朝一统江山,平安享乐的思想在人们日常生活中弥漫 开来。包括舞龙在内的演出曾有更为盛大的场面。《隋书·音乐志》:“大业二年,突厥染千来朝,炀帝欲夸之,总追四方散乐大集东都。初于芳华苑积翠池侧,帝 帷宫女观之。有舍利先来,戏于场内,须臾跳跃,激水满衢,鼋、鼍、龟、水人、虫鱼遍覆于地,又有大鲸鱼喷雾翳日,倏忽化成黄龙,长七八丈,耸踊而出,名日 黄龙变。又以绳系两柱,相去十丈,遣二倡女对舞,绳上相逢,切肩而过。”此外,还有杂技如顶竿、幻人吐火等。从演出的内容来看,与汉代的鱼龙曼延之戏非常 相似:都是先由舍利兽的戏舞开场,激水、鱼嗽水或喷雾,化为八九丈长的黄龙,黄龙起舞,下面的节目都是绳技,演出时配以音乐等。
此类皇家举办的规模盛大的演出,缺乏比较形象的资料。不过,一般官僚、贵族观赏的“鱼龙曼延”之戏,可见于山东沂南画像石墓。此墓室东壁横额上有乐舞百 戏,其中一组鱼龙曼延之戏有装龙、装鱼、装豹、装大雀和绳技、乐队等,形象、生动地再现了一次颇具规模的演出。此外又有顶竿、跳丸、戏车、马技等杂技,有 专门乐队。与《汉仪》、《隋书》所描绘的场景相似。
4、舞龙运动在唐宋的发展
唐代是中国史册上辉煌的一页。人民安居乐业的社会生活、农业生产的蓬勃发展,都给民俗体育领域中的舞龙运动以发展的契机。这种情况被诗人描绘得十分生动。 李约的《观祈雨》:“桑条无叶土生烟,箫管迎龙水庙前。朱门几处看歌舞,犹恐春阴咽管弦。”这首诗用对比的手法,写出了处于旱情严重侵扰的农民们在“水 庙”前舞龙求雨的情形,诗中对于旱情的描写虽然仅寥寥几笔,却很传神:而“箫管迎龙”几个字,透露出此时的舞龙求雨,已经和从汉到隋的“百戏鱼龙”很不一 样,是一种具有独立表演性质的龙舞。当然,龙和雨似乎天生就是紧密相连的,求雨时作龙、制龙、玩龙,是很古老的传统风俗,只不过唐代时农业获得大发展,舞 龙求雨的风俗也获得了新的生机。这种情况渗透到唐代宫廷重大祭祀性活动中,每遇旱情,朝野都会采用舞龙的方式祈祷上苍,降临甘霖。最盛大的莫过于朝廷主持 的“烛龙斋祭”。张九龄曾经作《奉和圣制烛龙斋祭》诗,仅从题目上看,就已经点到了“烛龙”,大概与今天民间表演中的“火龙”相似。张九龄描写说祭祀时有 “群灵鼓舞”之举,场面甚为动人和盛大。
应该说, “水庙”前的独立性质的祭祀舞龙以及宫廷主持的“烛龙斋祭”,说明了舞龙在唐代已经独立成型。甚至我们可以猜想,也许从唐代开始,舞龙就具备了传衍至今的 大体形态。唐代舞龙运动发展水平应该相对较高,因为唐代舞龙已经有了不少自身的变种, “烛龙”大概仅是基本舞龙形态的变化之一而已。只不过由于年代久远和舞龙表演转瞬即逝,在没有今天高科技记录手段之前多被历史所湮灭的缘故,唐代舞龙无法 向今人证实它们的灿烂与辉煌。
宋代是深刻影响后来整个中国民间体育艺术的个朝代。但是作为舞龙运动来说,在宋代民俗艺术中虽有发展而主要特征则是继承。辛弃疾《青玉案·元夕》对正月舞 龙表演的盛况作了准确描述。词曰: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这首词,在中国文学史上是出了名的。从宋代舞蹈史来看,它也弥足珍贵。虽然这首词没有具体描述宋代鱼龙之舞是怎样舞,舞中有没有神妙的动作变化,但是它确 认了宋代鱼龙之舞的存在。凤箫鼓吹,连绵不绝!月色之下,鱼龙舞长夜。新年第一夕的盛况,人们尽情尽兴的情态,美丽的元夕月色,都在词家的笔下跃然而出。 最值得我们重视的是“一夜鱼龙舞”这5个字,因为,“一夜”点明了表演者和观赏者们尽兴之极,欲罢还休。另外,从汉代起“鱼龙曼延”就在百戏中仅仅作为一 个小小的演出片断出现,但是这里的鱼龙之舞却多少有些唱“主角” 的味道。
除去鱼龙之舞外,宋代也有龙舟类的表演。我国很早就有了端午节“龙舟竞渡” 的习俗。宋代时,已经有了明确的正月里舞“旱龙船” 的记载。这虽然不是舞龙,但也说明“龙”的形象在宋代民间表演艺术中已经存在。一般地说,宋代是中国民间艺术获得大转折的时代,由于商业的繁荣、都市文化 的兴起,勾栏瓦舍里民间艺术讲唱游说,歌舞艺人吞刀吐火、旌旗翻扑、鬼脸变幻,呈现出一派新气象。乡村田野间,宋代民间舞龙队也风风火火,走街串寨,将普 通人的娱乐到处传送。宋代舞龙就是在此大环境中发展的。目前虽然还没有更加详尽的材料说明那时舞龙表演的细节,但是从今天中国民间体育多数可在宋代找到源 头的基本格局看,大体可以推测宋代民间舞龙运动也应该发展到了相当规模。
5、舞龙运动从求雨祭祀到民间娱乐活动的彻底转变
元明两朝,舞龙运动的材料更加稀少。诗人阎尔梅在《丙午元宵》一诗中写到: “八宝龙灯舞万回,灯光趵璨百花台。”这“八宝龙灯”在元宵节期间演出,想必也是十分了得。从出演的时间看,元宵龙灯之舞的表演,至少说明了两点:其一, 龙灯之舞的演出已经作为民俗节日里的娱乐活动出现;其二,龙舞表演不是此前的“鱼龙曼延”,而是往往带有明确的祭祀性质,所以,它大多数在“水庙”之类的 场合出现。这首诗歌所描述的“百花台”,点明了元明时期的舞龙运动已经从根本上摆脱了“求雨祭祀” 的活动目的彻底转变成民间娱乐活动。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舞龙运动发展历程!这一转变的确切时间,因为历史资料的缺少目前还难以准确判断,但是这个转变的重要性却是不可置疑的。当然,这并不是 说舞龙的祭祀性质从此之后就在历史活动中消失。清代舞龙就有祭祀和娱乐两条线索上的发展,不过娱乐性舞龙越来越多地见于史料。清人姚思勤的《龙灯》诗日: “灯街人似海,天矫烛龙蟠。雷 千声鼓,琉珠一颗丹。擘天朱鬣怒,照夜火鳞乾。衔曜终飞去,休同曼延看。” 最后一句“休同曼延看”,从史料的角度看最为难得。因为它告诉我们清代的龙灯表演性的“龙舞”已经和汉唐以来的“曼延”之戏完全不同了。诗中描述很细腻而 又生动传神,表演时鼓声震天,龙身形象奇特,有“擘天朱鬣”之相,有“照夜火鳞” 之身。其舞动飞速,看者如山。表演中还有“琉珠”引导,表演到最后则是“衔曜”而去,引起无数人的感叹。因诗而论,尽管其中不乏诗人的想象与加工,但是清 代舞龙表演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艺术水平。清代火龙之表演非常盛行,因此多引诗人大发感慨。清人的另外一首《龙灯》诗这样写到: “电澈一条火,波翻百面雷。回头笑鱼鳌,陈列上灯台。”汪大伦《龙灯》诗说:“鳞甲攸喷火,飞腾照夜分。市场沸如海,人影从如云。”
清代“舞龙”在表演上追求形神兼备,特别强调回旋婉转之态,讲究飞腾冲天之象,所以李渔在《龙灯赋》里说: “行将飞而上天兮,旦宇宙而不夜。不则潜而人海兮,照水国以夺犀。”以种类看,清代舞龙是我国舞龙运动发展史上的高峰。这从清代舞龙种类之多也可以得到证 明。以上诗句已经点到的有火龙、烛龙、龙灯,此外还有“竹龙”。清人吴锡麟有专门的《竹龙》诗日: “岂是葛陂化,金鳞闪几重。笑他骑竹马,又欲舞仙筇。赤手一群扑,青云何日从。叶公能好此,婉转叹犹龙。”娱乐性、审美性的特征在以上诗句中传递得十分清 晰,而这恰恰是清代舞龙对于中国古代舞龙的极大贡献。
6、舞龙运动的沉潜、飞扬与大发展
国民党统治时期由于连年的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农业生产凋零,舞龙表演活动受到影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舞龙运动重新兴起。但“文革”期间,民间艺 术受到极大摧残,龙舞表演销声匿迹。二十世纪80年代以后,“龙的传人”之说再次深入人心,全国各地的民间龙舞表演再度活跃起来。随着各地旅游文化的开 展,经济活动的频繁和整个社会活力的增加, “文旅结合,体贸联姻”给了中国龙舞运动以全新的发展机会。时至今日,舞龙艺术经过长期发展,形成了形形色色、各具地域风格的造型和舞姿。按传统风俗习 惯,在新春佳节和元宵节,各地多舞龙欢庆。有的民族在二月二“舞宝龙”,三月三“舞草龙”。广东浦北县在中秋之夜“舞蕉叶龙”,香港铜锣湾大坑一带在中秋 之夜“舞火龙”。仅三峡库区的舞龙就分龙灯和彩灯两大类[ 。龙灯类有:蠕龙、正龙、火龙以及彩龙、板凳龙、稻草龙、旱季求雨的黄荆龙、祭悼用的孝龙等;彩灯类有:鲤鱼跳龙门、泥鳅吃汤圆、亮狮、开山虎、十八学士 以及犀牛望月、猪啃南瓜、蚌壳精等,加上各种装饰类工艺品,有上百个品种。舞蹈套路丰富,因其道具不同而舞蹈各别,情趣各异。
今天,在祖国大地上,舞龙运动正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形象,它品种多样,活跃在都市和乡村,遍布大江南北,也渗透进许多少数民族的文艺活动中。在科学观念的大 改变下,舞龙祭祀求雨的情形已不多见了,但舞龙运动作为中华民族精神的化身,担负着更大的历史使命。1994年5月被国家体委纳入竞技体育项目后,舞龙运 动在全民健身运动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二、舞狮运动
舞狮运动是我国传统的民间体育活动,自诞生至今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自古以来一直深受大众的喜爱,且历代相传,形成了极其灿烂的舞狮文化。舞狮运动集 武术、舞蹈、编织、刺绣、绘画和音乐等多种艺术于一身,通过两人密切合作,模仿狮子的各种形态动作来“表形体意”,是最能体现我国民俗民风的传统体育项目 之一。如今,舞狮运动不仅仅盛行于民间,同时,也逐步成为我国高校教育的一门学习课程。1 中国舞狮的起源
1、狮子的由来
狮子并非产于我国,它的故乡远在西亚和非洲,这种动物外形雄壮,威武有力,早有百兽之王的美誉,人们往往把它作为权利、威严的象征。
狮从西域来,这在古代文献中有详细记录。其中唐代著名高僧慧琳在其《一切经音义》中写有:“狻猊既狮子也,出西域。”另外,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 目》中也曾说:“狮子出西域诸国”。而晚清学者文延式考证则更为详细:“狻猊既狮子,非中国兽也。三代之前若果有之,则诗、书记载必不称犀象而转遗狮 子。” 据此可知中国并不产狮,而皆出自西域诸国。至于对其称谓则有两种说法。最早中国并无“狮”这一称谓,在《说文解字》中亦无此字。据考证,它是从古波斯语的 “ser” 音译过来的,后经汉语写为“狮” 而被广泛使用。另外,在古汉语中亦称其为狻猊,这是由梵语“simha” 转译而来,这一名称在公元前就已出现。
从历史上看,狮子是作为西域贡品被引进到中国的。参阅史籍可知,公元87年,大月氏、安息等国为了结好汉室,不远万里把狮子作为祥瑞之物送到我国,这一友 好活动引起了朝野的关注,也引起了人们对这一瑞兽的喜爱。汉朝以后,历朝历代均有贡狮记录,直到清康熙十七年(公元1678年),葡萄牙使臣本都进贡非洲 狮为止,期间一共持续了一千六百多年。这一千多年的贡狮历史,也是东西方文化融合和发展的过程,从一开始的抵触到逐渐的被接纳,转而成为人们心目中吉祥如 意的象征,甚至可与中国传说中的龙、凤、麒麟等神物相提并论而共居庙堂,足见其文化底蕴之深,影响力之大。
2、中国舞狮的起源
中国舞狮起源于何时,通过查阅和分析历史资料,有以下几种说法较有道理。
第一种说法:舞狮起源于三国时期,盛行于南北朝,北魏杨炫之在《洛阳伽蓝记》中便记有:“六牙白象负释迦在虚空中&S943;& S943;4月4日此象常出,群邪狮子导引其前”。从这里可以知道,狮子不仅护法驱邪,而且还为佛开路引行。所以在佛寺大兴,庙会频频举行的南北朝时期, 舞狮应运而生,十分活跃,自非偶然。
第二种说法:根据史籍最早的记载,真正的“舞”狮记述是:《通典》第146条记载“后魏道武帝天兴六年(公元403年)诏太乐总章鼓吹增修百戏,造五兵角 抵、麒麟、凤凰、长蛇、白象、百武(虎)后诸畏兽、鱼龙、邪邪……已备百戏”。《梁书》在兴修百戏的记载中也提到辟邪使,而从晋代出土文物青釉狮形瓷水注 称之为“辟邪”的形象来看,邪辟就是狮子,说明不论是后魏还是梁代,舞狮子已正式列人百戏表演的行列。
第三种说法:在封建经济文化高度发展的唐代,外事交往频繁,西域康居等国,送来的狮子不在少数,也促使齐装舞狮得到更广泛的发展。不过在当时并不称为舞 狮,而是称其为“太平乐”,这在《旧唐书·音乐志》以及《新唐书·礼乐志》上都有类似以下的记载:“戏有五方狮子,高丈余,各衣方色,每一狮子有12人, 戴红抹额,衣画衣,执红拂子,谓之‘列狮子郎’,舞太平乐曲”。据此不难想象出唐代宫廷舞狮的盛大场面。“五方狮子”又叫“五帝狮子”,它们披着青、赤、 黄、百、黑5种色彩的狮被(又叫狮子皮)每个狮子都有一丈多高,分东、南、西、北、中五方站立。由12个穿着五彩画衣,扎着红抹额头饰的狮子郎手持红拂子 追引雄狮,狮子前俯后仰,活跃异常,在鼓乐喧天的龟兹乐伴奏下,140人的大型合唱队,高歌太平乐。这种宫廷齐装狮子的表演,人众狮大,气势磅礴,蔚为壮 观。按其描述的形式可知这种太平乐和现代的舞狮已极为相似了。另外,有关中国舞狮起源的说法仍有很多种,但大部分均为民间传说。
综上所述,我们大概可以推知,中国舞狮的起源约在汉末和魏晋之间或更早。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项古代民间艺术早在南北朝时就已存在,而且舞狮到唐代后更加盛 行,无论在宫廷、军营还是在民间,舞狮均为人们喜闻乐见的活动。在当时有许多的诗词歌赋都曾描述过,如著名诗人白居易在《西凉伎》中所描绘:“西凉伎,假 面胡人假狮子,刻木为头丝作尾,金镀眼睛银帖齿,奋迅毛衣摆双耳,如从流沙来万里……”。看来,当时舞的狮子已相当考究了,而现代的舞狮就是以唐朝的模式 为雏形的。可见,中国舞狮起源于汉而形成于唐。自此以后。狮子舞盛行于中国民间,遍及南北各省。
3、中国舞狮的分类
历经长时间的发展,中国的舞狮以地域的不同,分南狮舞和北狮舞两大类型,狮子的造型也南北各异,舞法也不尽相同。南狮造型威猛,舞动时多注重马步。早期多 以黄、红、黑色为主。现在的舞狮造型,不再单纯黄、红、黑色,而以颜色鲜艳为主,可谓五彩缤纷,以吸引观众,但以金、银二色为主。南狮表演讲求整体配合, 突出表现狮的喜、怒、疑、惊、睡、醒等感情变化。
北狮全身造型酷似真狮,全身披金黄色毛,娇小可人,动作灵活。北狮表演重于扑、跌、翻滚、跳跃及搔痒等动作,神态活现。北狮的表演尚有武士引舞之敏捷,矫健身段相配合,既表现狮子雄健勇猛,也刻画武士机智风趣,给人以美好振奋之享受。
至于狮型与舞法更是随着不同地方的人文气息而各有不同,但以外形亮丽、舞法变化多端的广东舞狮最为著名。狮以形态分为太狮和少狮,以舞法分为武狮和文狮, 以表演方法分为露脚狮、基脚狮、高脚狮、矮脚狮等。北方的舞狮以河北的双狮、安徽的青狮,以及北京的太狮最为出名。北狮动作轻巧,以跳跃、翻腾为主,鼓乐 配以小锣、小鼓、小钹等,乐声悠扬,动作合拍,生动活泼,惟妙惟肖。而南狮则动作大而威猛,配以大锣、大鼓、大钹等,鼓乐雄壮,闻之令人振奋,盛行于福 建、广东、广西、港、澳、台、东南亚等地。
但不管是南狮舞,还是北狮舞,人们都有如对图腾般的崇敬感,并把他们当作雄伟、威猛与吉祥的象征。如今,舞狮运动所具有的精彩热烈、气势非凡及充满吉祥欢 乐等特点,已为我们的节日平添了几分喜庆,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几分情趣,从古代民间传统的娱乐活动,发展成为具有健身功能的体育运动。
4、中国舞狮的发展
狮作为民族传统体育中的一项内容,它的产生和发展是与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一脉相承的唐代以后,狮子舞在民间广为流传,并遍及全国各地,后经世世代代的传承和发展,早已褪尽了西域色彩,变成人们极为喜爱的一项现代体育运动,并成为全民健身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由于舞狮具有民族性、表演性、娱乐性、审美性、健身性及教育性等功能,而一直受到人们的青睐和喜爱。伴随着舞狮运动的不断发展,舞狮艺术也日臻完善,舞狮运动作为中华传统体育文化的一部分,成为世界体育文化的组成部分。
尤其是随着1995年1月“国际龙狮总会” 及1995年7月“中国龙狮协会” 的相继成立,中国传统的舞狮运动发展迅猛,如今,它早已跨出国门,走向世界,与世界各国进行交流和竞赛,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世界上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 有舞狮运动的继承和开展,它已经形成了中华民族的一种精神象征。
通过不断挖掘整理和举办各种舞狮比赛,昔日传统的民间舞狮表演习俗,已发展成为寓身体锻炼于精彩表演之中的群众体育活动。国家体育总局于1996年在广东 肇庆首次制定了舞狮竞赛规则,并于2001年在上海体院进行了修改。1997年l2月在广东番寓成功地举办了第一届全国舞狮比赛,其后又相继出版了《中国 舞狮竞赛规则》,举办了多次国内外舞狮邀请赛、第一届世界龙狮锦标赛及五届全国龙狮锦标赛,并将舞狮运动正式列入农民运动会的比赛项目,从而大大地推动了 这项民族传统体育项目的开展与普及。
随着高校对舞狮运动了解的深入,现在已越来越多的高校民族传统体育专业已将舞狮运动作为教学内容,使得舞狮运动得到进一步规范。通过高校教学及举办舞狮比 赛,不仅推动国际间舞狮运动的交流与开展,而且对于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振奋民族精神,促进舞狮运动的普及与提高,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同时,竞技舞 狮的发展也标志着中国舞狮运动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使舞狮运动朝着规范化、科学化、竞技化的方向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它已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 中国文化的代表。
目前,舞狮运动已经走向市场,并成为人们喜闻乐见的活动,在现代都市,它是一道充满浓郁的民族风情的独特景观,在农村,它更是庆祝丰收及各种喜庆活动的保 留节目。不管是在节假日的表演中,还是各种商贸会的庆典活动,不管是在各种竞技比赛的开幕式上,还是在纳福迎祥的场合,都有舞狮运动的出现,它已成为一种 新兴的产业,无处不在,无处不有。
舞狮运动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体育活动,且具有浓郁的中华民族特色和悠久的历史文化背景。当今舞狮运动的不断深入、发展与普及,已为世人瞩目。在当代大力强调 发展民族传统体育的时候,我们应该充分发扬民族传统体育的优秀文化内涵,整理、挖掘和推广,使舞狮运动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从而创造符合时代潮流并具备 中华民族特色的崭新文化形态,为未来的人类社会带来健康和艺术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