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收到一条手机短信,一则笑话。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笑,可是后来想想,突然大笑起来。

《一则笑话》  

 

   

 

刚刚收到一条手机短信,一则笑话。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笑,可是后来想想,突然大笑起来。  

 

发消息的人是我高中时候结识的一位非常要好的女性朋友,我曾爱过她,昨天刚见过面,在这之前,我们有三年未见。  

 

昨天下午我背着一大包行李站在路边候车,准备回家。一辆汽车从我身边停下来,售票员连忙下车拖我上车。可我一看车子里面坐满了人,估计连站的空间都很狭小,就下车准备等候下一班车。正当汽车准备发动离开的时候我听见汽车里有人喊我的名字,由于我的视力不大好,看不清从车窗里喊我的那个人的面目。不过就在我看她的一刹那,觉得这个女孩的面目非常亲切,亲切的甚至让我有点兴奋。一股奇妙的力量使我奋不顾身地追上车子,以至把我的行李包的背带都弄断了。售票员笑着把我拉上车,这时候我才清楚地认识到刚刚喊我的那个女孩,她一边紧张地笑着一边不知所措的问候我,看的出来她跟我一样很兴奋。本来想跟她坐到一块去,但是由于车上人太多,我只好就近坐在车头的一只小箱子上。几句含糊的对白后我们突然安静下来,大概是因为公共场所不便大声喧哗的原因,更可能是别的什么原因。坐在车尾的还有她的妹妹,以及另外一位高中女同学,那位女同学曾经极力撮合我们。

我望着她,她笑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偏过脸去,一会后又瞥了她一眼,她又笑了,跟我一样有些害羞,甚至是尴尬的。  

 

记得高三快要高考的那段日子,我跟她的一个很有意思的约定。她要求我戒烟,而在那时候看来,如果一个女孩对男孩要求什么,那么他们之间必定存在某种隐秘的关系。腼腆的她在要求我的同时又说,如果你答应我,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一件事情,作为交换。她这句话后面的部分不言而喻,而单纯的我就要求她以后每天认真上课,争取在高考的时候取得好的成绩。因为那时候她学习不好,整天逃课玩耍。我的另一层意思是想以后我们同时考上大学,最好是同一所大学。没想到她后来真的认真上课,而我也坚持了好几个星期没有抽烟,但是由于我的烟瘾很大,后来偷偷的在厕所抽烟,至少抽烟的时候不会让她发现。那是一段很幸福的时光,对于我。可最终有一次被她发现了,她很生气,并且用逃课这个行为对我表示抗议。我有了失恋的感觉,这是真的。后来我上了大学,她回家了。时间抚慰了诺言的伤口,我们仍旧开始了频繁的联系。所以我每到双休日就跑到她家去玩,我甚至在她家过夜。不过我们仍旧没有跨越友谊这道鸿沟,只把情感藏在内心深处。后来她在外地找了份工作,我们慢慢失去了联系,直到听说她有了男朋友,我才对她失去了那份激情。其实现在想来是因为我一直太被动,作为一个男人。而最让我感到惋惜的是我没有参加她的婚礼,大概是因为当时知道这个消息后心里特别难过的原因,再说她结婚的那天我还在上课。  

 

如今车子在前进,我们却在分离,因为我中途就会下车。其实我是多么希望就这么一直坐下去,一直等到她下车,而不是自己。就在我内心做着艰难的挣扎的时候她突然对我说,要么你晚上到我家去吃饭吧,晚上再回家。我望着她,复杂而激动的心情使我突然说不出话来,不过这个过程仅仅持续了一秒种,一秒种后我赶紧不停地点点头,这一举动使她的妹妹还有另外一个女同学大笑起来。  

 

我们没有去她的新家,所以我也没有见到她的丈夫。依旧是熟悉的房子,以及房子里熟悉的味道。这让我感觉到又回到了以前的那个纯真的时代。我们谈了许多,依旧是以从前的口吻,那样亲切、自然而美好。晚上她用车送我回家的时候我在车上突然问她,你现在过的幸福么,她沉默了好一会,说:不!  

 

今天收到她的短信,一则笑话,让我想起老蜡写过的一首诗:  

 

   

 

《笑话》  

 

   

 

我以前有个女朋友,  

 

她长得并不漂亮但很可爱。  

 

我深深地爱着她,她也很爱我,  

 

但后来不知怎么的我们就分手了。  

 

   

 

(请把这段话重复一千遍,  

 

直到它变成一个笑话)  

 

   

 

   

 

                                                                        200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