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春困厉害,睡得也不算晚,次日清晨仍然无法被闹钟声踹醒。手机闹铃一直是那首life is like a boat06年迷上bleach时也迷上了这首与Jump的热血风不太搭调的op,描绘的正是两个世界里一对男女之间的相互救赎与由此产生的羁绊。现在bleach的剧情已经发展到让我怀疑作者久保带人的脑袋是不是被自己的漫画给“洗白”了,要不就是投身高桥留美子阿姨的“拖沓流”门下了,我越来越跟不上久保大人变慢的思维。  

Jump还是那个Jump, bleach还是那个bleach,我只爱它们的前世,不爱它们的今生。
  

然几乎所有的日本动漫不都是如此过来的么?用深沉的主题,华丽的战斗,纠结的人物关系开一个诱人的头,吸引大量读者后,开始卖tv、卖movie、卖周边产品,这时作者一边数钱数得手痛,一边想着如何把剧情拖下去、套路复制下去,把这部漫画榨出最后一滴油。

    到这时候,漫迷们就别指望心爱的漫画何时完结了,就算它有幸在你儿子出生之前完结了,它也必定是被人骂死的。

南方周末近期采访宫崎骏,这位动画大师的回答颇得我心。

 

问:“你的作品基本上都是电影,为什么电视作品很少?”

宫崎骏:“在我三十岁以前,动漫界只有电视,所以我做的都是电视。但电视一般一周就得放一次,这就像总有一个魔鬼在身后缠着你。一周一次的频率,与质量之间是一个很大的矛盾。当然你可以分散给其他人做,但这样品质难以保证。这是我不喜欢的,所以我后来就只做电影了。我感觉,电视就像一个大怪兽,你总得给它喂食,但它总是吃不饱,总得喂。“

     
      Jump
作为周刊漫画,对漫画作者的影响其实跟电视剧差不多。漫迷和周刊互相制造彼此的胃口,你总得给这大胃王喂食,但它总是吃不饱,总得喂。无怪乎总能看到百度“死神吧”里出现这样紧密相连的主题——

先是抱怨贴:死神这一期剧情太tm二了,不仅毫无进展,最可气的是久保竟然用大屏幕涂黑来敷衍交稿!

接着是威胁贴:又是半途收文,久保要是敢在下一话里换镜头推剧情我就杀了他!

再下来是预告贴:下一话剧情推测……

久保带人若能看到这样的反馈,大概会悲喜交加吧。悲的是恶评如潮,喜的是骂他的人边骂边跟,简直就是自虐了,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漫迷,他还能继续赚广告费啊。

       有达人考证过久保在画著名的《bleach》之前,还是默默无闻的小作者时,画过一部知名度不甚高的《丧尸粉》,终因风格过于另类被半路停刊,久保为了收视率不得不降低姿态迎合大众创造了日中少年喜闻乐见的bleach。其实我们不能怪久保,bleach成也在商业化,败在商业化。我们不能要求久保像宫崎骏那样去花费大量精力和时间创作一个新作品,宫崎骏只有一个,是概念,久保带人是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