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艾略特的四月是最残忍的季节, 而在记忆中, 我的许多个四月都曾遭遇突如其来的变革和拐点, 在茫然慌乱挣扎与阵痛之后, 鼓起勇气破茧新生。

照片是在四月的第一天拍的, 却拖到四月的最后一天放出。 本想展示我的新发型, 结果被海风吹得还剩个鸟发型。 那天天气极好, 和今天一样。 巧的是, 穿得也几乎和今天一样——感谢上帝, 我终于可以脱掉沉重的冬日毛呢大衣了。 2010年的冬季一步三回头, 苦短春日在耳边呼啸而过, 美妙夏天施施然地来了。

OMG, 我的装修季也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