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距离我不过两米。

浅灰的薄西装外套里,白色棉质衬衣下,微微的腆着,我心里的小恶魔冷笑:你也有今天,你也会有有肚腩的一天。

不是游泳圈,更不是米其林,只是他竹竿了多年。虽然现在还竹竿着。

我让朋友不要拍他的脸的特写,那藏不住岁月,朋友诧异的把照片拉大,说:哟,还真是没法看。

如果脸上胖一点,不会这么明显。我想。

18年。

你还记得你15岁时百般无聊透过教室的窗看到的阳光吗?

马尔蒂尼、罗京、他。

和记忆力衰退拧巴着的我。

厦门系列一定会写完,我怕以后我会记不得那些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