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1日,是中国的情人节,这真是一个愉快的夜晚。和任轩、江离、炭马夫妇、飞廉夫妇吃了饭之后,叫上古荡的女朋友晓丽,去银乐迪K歌。闲聊中说可以组建“野外”太太团,大家一致推举泉子夫人阿朱为团长,晓丽可以做新闻发言人,我暂代我未来的老婆为政委,倒,欺负钻石王老五也不是这样子的嘛。用潘维的话来说,造反了。
      我一般在没有“外人”的时候才会放开去唱。照例唱我的经典歌曲《父老乡亲》,站在沙发上声情并茂,引来笑声不断。湖南花鼓戏《刘海砍樵》,我还是第一次唱,调子不大准,但也是笑翻了众人。
      江离和任轩被封为“麦霸”。飞廉最可怜,一首歌都没唱,靠在他老婆的肩上睡觉,大概白天被办公室的美女们没完没了地虐待,所以落得如此光景。同情之。折腾了三个来小时,如鸟兽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