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虽然也很迷what it's like那种阅尽人间苍凉的叔调调,可一直也没有特别的对此君着迷。完全不记得是为了什么,两周前突然地对everlast有爱起来…… 之前在他的歌里听到hiphop和rap的元素还很奇怪,觉得跟老婆带着孩子跟人跑了似的忧伤不太对路。结果是我有眼无珠,人家就是玩这发的家啊……T0T……真惭愧…… 
因为爷的声音低沉沙哑,对控叔者具有强劲的治愈力,情绪不佳的我就被套牢了。想办法扩充存货,发现我居然连他一张完整的专辑都没有凑齐……丁日丁!
这一次,竟对饶舌都发生兴趣了……而且听哭过去……我已经退化为九零后了么! 

想当初,爷还是一普通小哥~
我刚出生那会儿便“绝技在手”,先出了张个人专辑,然后变成house of pain的主唱(主说?),喜欢“跳来跳去”~
后来脾气大了,跟人合不来了……诸如此类。
image

HOP解散后他“放下了话筒,捡起来吉他,绝望地唱起了布鲁斯”(Eminem的总结真TM精辟啊~OTL),顺理成章地成了叔叔~
image

而且是留着我最喜欢的山羊胡子的叔叔……T T
image

但是没多久,他又跟老伙伴danny boy们走到了一起,干起了老本行~
话说这个叫la coka nostra的松散团体中有个叫slaine多好可爱的邪恶小胖(叼雪茄那只),好可爱哦~
image

爷的围巾好像阿拉法特那条哦……
image

但是“绝望地唱着布鲁斯”的日子没有结束,围巾一扔爷又老了XD~
image

话说爷的右颈有个纹身,是中文的“主義”,那義字少了最后一撇……OTL
都米有人给他说说的么……丁日丁
image

有图有声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