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归途的时候天已黑。
我就一个书包,穿过地铁,挤过火车,终于到达了那张熟悉的床。
枕着久违的味道沉沉睡去。
多少日之后第一个没有梦的夜。

原谅我还没有去看你们。
我突然忘记了怎么样发出声音。
怎么样告诉你们我的思念。
不止是简单的几个字。
如同从前我最善用的最无辜的那么几个总是那么几个字。

开始什么样的生活。
大学应该过怎么样的生活。
各种各样的社团各种各样的面试。
东奔西跑上课理直气壮的地在课堂上睡觉。
自己骑车自己打气一个人走夜路。
寝室打牌然后叫外买。
轮流到教室占位子帮翘课的朋友签到。

怎么样独立和怎么样偷懒。
怎么样面对和怎么样逃避。
怎么样真诚和怎么样虚伪。

有些话是真的,却听上去很假,有些话是假的,却令人毋庸置疑。
我听人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