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淅沥沥的雨下了一夜 又一天
就如我的心情
我想 也如你的
干涸的生命需要希望的滋养才能重新发芽
记忆的年轮需要雨水的洗刷才能抹平干净
你说 你想活下去
也好 就让你带着生的希望离开
就由我自在地下沉 在绝望中呼吸重生的空气

9和12 这两个数字在强迫症的眼里都有着圆满长久和轮回的意味
在这样的一个数字里开始和完结 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
在这段纠结不清的相逢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
在那段甜美幸福的相聚之后 你不认识我 我也不再认识你
十二年前 你我谁能想象得到 这十二年中会经历怎样大起大落的悲喜 怎样大起大落的爱恨

每个第一次都被新的第一次覆盖
每个纪念日也都被新的纪念日取代
渐渐的 属于我的那份独有 早已一一沾上蛛网 束之高阁
我早已如流星般在你的生命里划逝得无影踪
或许这爱恨在五年之前就早已应该终结 你我就该走入各自新的人生
只是它已融入血液 深入骨髓
恨不起来 做不成仇人 因为深爱
却更无法做朋友 同样因为深爱
于是便陷入这暗无天日的谷底 止不住的挣扎
情是拉扯 是拍不响的一个巴掌
曾有无数次暗自的决断 却终也抵不过心底油生的一个转念
各自的眷恋和频频回顾 使得这拉扯更加的无尽头
你我皆痛苦 这痛苦于我 是生的念想和盼头 于你 却不想是负累的包袱

所以 当你说你想活 我便笑了
死 便由我来
从今日起 你我于分岔路口各自走远
我希望你能如你所说 不再回头
方能令我彻底的绝望 也许
但说实在的 我做不到
我只能尽力 在能控制自己的时候 其他的 听天由命
我不会祝福你
请原谅我 依旧爱得如此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