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和小c在朋友咖啡馆里面聊天然后到最后,她嘲笑我又领导作风过度,然后我就做了一个嘿希特勒的手势。两个人笑嘻嘻的打算结帐走人。这个时候,咖啡店老板和我认真的说,小菜阿,在法国不要做这个手势,这个很危险的。因为人家会把你当成认同纳粹的。我当时觉得那也太他妈政治正确勒。大家怕开这种玩笑,说也不敢说,那么小心翼翼怕谈到那段历史。我和小c都觉得这个过度当心有点作勒。

昨天总统竞选第一轮,右翼极端分子勒庞的女儿得到了18% 多的选票。这个对于法国来说是个耻辱。她反对移民,也反智。一个选民说,她说的有些话有些极端。但是他理解她。我就想问,理解个毛。勒庞说 納粹屠殺猶太人只不過是歷史上的一個細節。她的女兒說這個細節也沒有嚴重。這麼腦殘,有18% 的選票,真讓人感慨阿。

我就想說,歷史不能遮蓋,也許我們開的玩笑政治不正確,但是如果我們明白它的來源,幽默感並不會傷害任何人。相反,沒有任何幽默感,時時保持警惕,結果在五年sako的領導下,法國排外的陰影越來越大, 18% 的人裡面有很多辛苦生活的工人,一早就失業的年輕人,他們一定不開政治不正確的玩笑,就算他們心裡想的是政治不正確的事情,聽到的是政治不正確的事情,沒有人和他們真的認認真真的討論,到最後,他們只好偏心給 勒龐,她保證這個那個,到最後大家都做了炮灰。捷徑不會真的幫到你的。

關於我開的政治不正確的玩笑,有好多個。我比較喜歡在公共場合模仿法國人認為的亞洲人的口音。結果,本來講的沒口音的詞因為故意搞笑多了大家都認為我真的那麼發音的。
還有一個比較好玩。我有個一個葡萄牙朋友她是黑人。她生了兩個孩子,大兒子是黑的。另外一個是混血。她說她生大兒子的時候,整天喝可樂。現在她生小兒子,整天喝冰水。然後我就隨便說了句“ 哈哈,所以你大兒子那麼黑,你喝可樂喝的哈哈哈哈哈”。我們倆都笑的很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