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白猫进了我家。
        两天前的事情,晚上回家,发现一只白猫就趴在我家门前,看样子有两三岁了,一身干净利落的短毛,体态健康到无论男女都会羡慕,软软的身体紧紧挤在我家大门和墙壁的夹角处严丝合缝,我的突然出现并没使他惊慌,只略微扬起头,用介于可怜和埋怨的眼神看着我,“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是等了好久,冷啊这天气。”就是这么一种眼神。
        他的出现先是吓了我一跳,接着便打招呼,试探着问,找谁、家住哪里云云。当然没有答案。于是我开门想拿食物给他,心想既然来到我家门口,姑且先解决肚子的问题吧,家里有鬼和弟弟的猫粮和罐头。没想到门刚打开一道缝儿,一个白影儿瞬间就钻进了我家,动作快到连“嗖”的一声还没听见。进屋后一个90度转身径直跳上鞋架,简直熟门熟路!我赶紧看鬼和弟弟,想着这下儿完蛋了,鬼还不得疯了啊,这么心高气傲的一只猫。结果和我的想象截然相反,鬼俨然一副不问世事的样子端坐在沙发上,弟弟反而爆跳如雷,追在白猫屁股后面狂叫如狗吠一般,弟弟平生第一次发出这样的声音。
        结果只能在一番周折后把他请出我家,没办法的事情。虽说是请,但从结果来看无异于扫地出门,至少心情上是这样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整条楼道里的窗子全都关紧,因为他一度坐在打开的窗沿儿上朝外看。我将装得满满的食盒放在门口,把他从窗边抱下,白猫迅速跑掉消失不见,不见得极其彻底,就像从没出现过一样。之后也再没出现。
        这之后再看鬼和弟弟,不免对他俩有了新的认识——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到底是对鬼有些失望呢,还是对弟弟多了些惊喜呢?也许都有。
        猫是很特别的动物,严格来说他们不是宠物,根本不具备宠物的基本条件:既不叼拖鞋也不取报纸,不会招之即来呼之即去,更没法儿拉出去炫耀。基本上他们视自己为家庭中的一员,重要的一员。他们会在家里立下自己的规矩,其他人绝不能随意破坏。对于自己的角色,他们很清楚什么时候该做孩子什么时候该做情人,可以为美食讨好你但绝不失尊严,偶尔出丑也会极力掩饰,只听想听的话,对不利于自己的言论则置若罔闻。
        当然不是所有的猫都符合以上描述,至少弟弟就不是这样。所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只普通的三黄猫,正如同这世上没有一个普通的女高中生。对女高中生倒是没什么了解,实际上是不是这样呢?如果有一位女高中生此刻跳出来对我说,“真对不起,我正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高中生,毫无特别之处。”听起来倒真是挺可爱的。

P.S.:白猫闯进我家的第二天早晨我曾在我家楼里的两个电梯间都贴了告示,妞妞写的,非常详细的为丢猫之人提供了线索,结果当天晚上回来,两张告示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