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里,老娘的电话存的是“萱台夫人”,老爹的存的是“老严亲”。有一阵儿我总丢手机,又听媒体说,不要把家人电话存成具名的,电话丢了人家会打给你家人诈骗。别管对与不对,我还是改了。

一次老爸来电话,显示“老严亲”。玫玫看见了问为嘛叫这个,说明缘由。她说:“要是改完再有打电话诈骗的,那公安部门也好找了!”问为嘛呢?答曰:“那肯定是张克干的啊!”

靠,我当时乐得啊~~~~介算津派幽默。赘述一下吧,张克乃杨派再传,当今《洪洋洞》无处其右。杨延昭有句著名散板“抬头只见儿的老严亲”。算是这个哏的出处吧~~啊哈哈哈哈

昨天晚上回老爹老娘那儿,一口饭没吃,还自带赛百味。减肥的意志很坚定,恩,是的!

倒是妈妈的画越来越有意思。3年前老妈退休,开始上老年大学。怹报的书法、国画、合唱队,每周4天课,风雨无阻。上课的老年大学有点偏,离他们住的地方开车也得半个多小时。老太太愣是坚持了3年了。真的是我没想到的水平!

image

image

歌唱得也越来越好了。一次回家,在门口听见我妈在唱歌,就站门口欣赏了一会儿,我愣是不知道唱得是哪首。心说,要是我爸在,非得疯了不可。等唱完,我立马儿敲门进屋。老娘进厨房开始做饭,再一看,我爸在自己屋里一边擦一个玉山子一边摇头晃脑。娘亲啊~~~~怹在家呢。我问妈唱的嘛,我爸说:“手拉手”。我又问“是韩国奥运会那个吗?”,不太像啊!我爸说:“不知道,反正挺好听的”。。。。受得了吗?!这时,我妈特意从厨房出来告诉我歌名。爹啊~~~人家唱都是《让我拉着你的手》。。。

image

image

做儿子,有时总比做朋友装逼。但凡沾老妈的事,我心里美,但是嘴上总说一般。从去年开始,我已经会赞美老娘了,“这画这么画真的就有意思了”、“您这张落好款盖个章,我裱起来挂新房去”……娘别提多激动了。但是吧,唱歌我还是没太夸过,我一沾怹唱歌总容易起鸡皮疙瘩,不过心里是老么高兴的。

image

说也寸劲儿。上周母亲节那天,正好老爸让我去他古玩店。到那儿挨个展示春拍成果,忽然提起来他发现的一家店里很棒的翠。说是如何如何好,他准备拿下来给我妈留着。我一看就接下来了,说现在就去买。老爸来精神了,带我到那家店,问完价没含糊,拿下。他建议过生日时送给妈妈,我说今天就是母亲节,就今天送了。

image

老妈拿到这对翡翠耳坠就戴上了。我和爹达成共识:平时别戴,年节再说。妈戴了一天就放起来了。

他们吃完饭,老爸叫我进他那屋,给我看了块寿山田黄。我知道这样的成色算是非常不错的了,但是搁在10年前,这都不是最地道的“一两田黄,十两金”的田黄。现在的古玩市场乱到极致,还好这块起码有效果,而且不为了卖,只是藏。我张嘴要了,老头儿说配个小玻璃罩给我摆。

image

临出门,发现老爸那床上竖着一个大秤杆。我熟这物件,是很早前怹的藏品:大红木秤。秤杆足有1米7左右,现在横在床上。

“您怎么把这大秤杆放床上啊?”我倍儿好奇

老娘接话了:“这是你爸关窗户用的遥控器”

“嘛遥控器?!”

我爸详细解释了一下:“介晚上啊有时开着窗户睡,半夜冻醒了,就拿这个关窗户。还有那个CD念佛机,也够得着,也能关。岁数大了,要是起来关窗户关cd,那盹儿就没了。谁让我高风亮节,把大屋让你妈住呢”

话没掉地下,老妈立马儿反击:

“那是!大屋要让你住,关窗户得5米的秤杆,你哪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