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去看了纪念MJ的电影《This is it》。出门时咪咪在后面醒鼻子,我说啊!你又感冒了,真是体弱多病。
等他打了一个电话,上了电梯又下了电梯,突然他回答:其实我是哭了。
倒!
在此我必须要插一句,咪是慢动作,超慢那种。昨天早上开车上班,我眉飞色舞的讲办公室如何由一个招商引发的谩骂血案,讲完之后他一直没有出声,也没有任何表情。不过也是哈,发生在自己身边会觉得很好笑,如果他不是当事人也许就觉得一文不值。正当我准备听一首歌时,他突然有反应了:咦,我算了一下,其实我有10张优惠券,如果10个人分两桌坐一次就可以用2张!
晕!
我问他,你有听见我刚才说的什么吗?他大笑,相当不好意思的说,我的确是一个字都莫有听到。
也许发生在别人身上会愤怒,不过当我愤怒太多次之后,我就变成了冷静。

再插回来。
我呆了,你哭了?那天看新闻,你不是还指着电视中痛苦流泣的女人说:不晓得她哭啥子……
咪不动声色:太棒了!MJ!伟大的MJ!
点击阅读查看全文

         昨晚去看了纪念MJ的电影《This is it》。出门时咪咪在后面醒鼻子,我说啊!你又感冒了,真是体弱多病。
         等他打了一个电话,上了电梯又下了电梯,突然他回答:其实我是哭了。
        倒!
         在此我必须要插一句,咪是慢动作,超慢那种。昨天早上开车上班,我眉飞色舞的讲办公室如何由一个招商引发的谩骂血案,讲完之后他一直没有出声,也没有任何表情。不过也是哈,发生在自己身边会觉得很好笑,如果他不是当事人也许就觉得一文不值。正当我准备听一首歌时,他突然有反应了:咦,我算了一下,其实我有10张优惠券,如果10个人分两桌坐一次就可以用2张!
        晕!
        我问他,你有听见我刚才说的什么吗?他大笑,相当不好意思的说,我的确是一个字都莫有听到。
        也许发生在别人身上会愤怒,不过当我愤怒太多次之后,我就变成了冷静。
 
        再插回来。
        我呆了,你哭了?那天看新闻,你不是还指着电视中痛苦流泣的女人说:不晓得她哭啥子……
        咪不动声色:太棒了!MJ!伟大的MJ!
        咪再说:这部电影改变了我对他的看法!不管他的私生活有多么不堪,但是只要站在舞台上,他就是王者。他对音乐的熟悉程度,对演唱会的认真程度,有谁可以比过?张学友?周杰伦?NO!NO!NO!永远不会再有了,前无苦人,后无来者。
        直到今天早晨,他起来第一句话!MJ是最棒的!
        彻底雷晕。
 
        其实我也有偶像嘛。张信哲三。
        早上广播里放他的《别怕我伤心》,我这个人是最容易忘记歌名、歌词的,经常张冠李戴,可是张信哲的歌只会因时间太久而忘词,名字没有问题。而且突然发现,对他的每一个转音,我都是那么的熟悉,以至于甚至怀疑自己那么喜欢在别的歌里变调也许是受到他的影响。
        再接着,突然一个男人说,张信哲跨年演唱会卖票……
        我也开始尖叫了:我要看张信哲!
        不管上次见他的时候,看他那么老、那么矮、戴着一个帽子和一个小朋友甩手有多么没有明星的光彩,也不管我曾经说过不再看他的样子只听他的歌。小时候对他所有的幻想再一次浮现在我的眼前。幻想着成为他的邻居进而成为好友再成为他的爱人,幻想着和他一起合影(实现),幻想着采访他,让他看着我回答问题(实现)。作为我这个年纪的人,张信哲的歌就是青春期的一剂激素或是疗伤药。也许有一些爱情,我们以为发生了,而且设置了一个虚幻的对象,都可以痛苦的快乐的梦幻的痴情的在他的歌声里歌词里完成。就是那么疯狂。
        阿M说,那天去一个票房,听说张信哲的门票相当的俏,便宜的都被抢光了。我要去呀,看呀,吼呀,哭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