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撮暖暖的阳光透过时间荏苒留下的痕迹铺在眼前的桌面上。带着那一年的味道,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过于坚持得无辜的人,跌落在悬崖旁边,随着伤痕的摇曳而旋转,却始终处在危险边缘,没有上升无法降落,生存的苟延残喘,像一个迷路的孩子,走不出森林,手里攥着的永远都是哀伤,忧愁,的字眼,活的很够呛。 她习惯做一条鱼,却没有着鱼该有的样子,她小心翼翼的游来游去,怕伤着自己也怕伤着别人。曾经她邂逅过另一条鱼,美丽的凄迷,爱的荒凉。他们以为他们可以把握住命运的苍凉,其实谁也把握不住。 她的习惯有很多,但太多是对她自己不利的,比如想一个人到凌晨,伤心到昏厥。致命的习惯是心绞痛,每次生活抽搐就痛一次。她爱哭是个胆小鬼,爱笑是个好孩子,如今该笑的时候没有笑容,该哭的时候没有眼泪。死亡被变异着延续。躯体一直在移动,嘴里的话语都是关于上个世界的故事。怀念的都是前世的人。 在悬崖上哭着,风吹乱了她的发,漫天弥漫着散场的空旷,没有一个人见过这样的绝望。夹缝中生存,现实的世界总是近乎残忍。要命的还不只是如此,听说有中鸟叫火凤凰,这种鸟要扑在火里死去,这样才能获得重生,她也扑到火里去了,死去了,火里的血迹斑斑。 她有个不太好的毛病,经常性的胃酸,不吃早饭,晚饭经常是吃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习惯性的胃酸和怀念同时进行到深夜,看着舍友们酣然入睡的样子,蜷缩在被子的下面,抱着自己的双腿,像条狗一样沮丧。很叫人瞧不起。虽然是很可怜。 她有很多朋友,丢了一个人就在也没有爱过。因为爱他关闭了所有爱别人的门。她习惯早晨照照镜子,微笑一下就拥有完美的一天,再小心的擦掉镜子上的尘灰,看着澄澈的水银面再多的哀愁也消失了。在做个可爱的表情,开始编织一幅忧闷而又明媚的阳光,用来照耀生活在阴霾中的自己。 都说女孩是水做的,她很明白的证实了这一事实。她会选择个角落,时光的乱舞打乱了她的青春,消磨了她的孩子气,知道哭的时候是要畅快淋漓的。有时候她又是不怕丢人的抱着好朋友就哭的稀里哗啦,直到把朋友弄得跟她一起哭才肯收敛。哭过了,如雪落大地终被消融,仍微笑。做一条不带温度的鱼。 她听一首歌也哭,看一场电影也哭,只要能触及关于他的一切回忆都会流泪。其实她活的挺艰难,看着于心不忍。可是她从来都是笑着和朋友在电话里瞥克,向父母传达的信息总是欢快。大家都以为她很开心的生活在海里,她自己有时候也会被自己的坚强蒙骗。只有真正的自己显现的时候才心痛到黎明。 她梦里总会是一个模式,那一年的场景,那一场洁白的大雪,那一束明媚的阳光。还有熟悉的人,他温柔的笑容。然后哭了,哭醒了。发现真个世界都哭了。 今天她有些不对劲儿,班里一起去京师唱KTV。都是些和花儿一样老的曲子,实在提不起兴致,一直有种要逃离的愿望。最终抓起包走人,干脆利落。不理会身上表面的责任之类虚无的东西。班委的就得一定遵守不愿意的东西要坚持到最后走人吗?她这次就偏不!她要走谁也拦不住! 洋娃娃一样又要哭又要笑,她觉得累了,想他也泪了。她始终放不了自己,还囚禁在属于他的世界里出不来,四处都是关于他的黑暗,无处逃脱。她就哭了。生活要你笑你就笑,生活要你哭你就哭。她说;“我不”。哭的时候我也笑。含泪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