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网八年,玩过游戏无数,痴心不改的惟有“星际”。犹记彼时今日,和小南、鸟人、河马、主席等八千里路赶去学院路中国计院对面的网吧,2个人打一个电脑仍被蹂躏得溃不成军,大呼小叫而陶陶然乐在其中的情景。我们大学同学+室友相聚,玩星际也成了回忆过往的传统项目,虽然直到现在我们都还是菜鸟水准。现在观看韩国星际职业联赛也是我回家之后的乐趣之一,我玩的是神族,所以我最喜欢的是神族选手Nal_Ra。今日搜得一篇玩星际玩得有境界的仁兄的文章,转载如下:

《星际争霸》是美国人做的游戏,所以,美化自己的文明,丑化其他文明也不奇怪,但是,我们抛开表面的形式部分,仍能看出美国人做此游戏的良苦用心来。

  《星际争霸》的人族、神族、虫族三个种族,分别象征当今世界的三大文明:西方文明、伊斯兰文明和儒家文明。同时,这款游戏还揭示了这三种文明所赖以存在的支柱,分别为:科技、信仰和血缘。下面分别论述之。

一、 人族——西方文明,支柱:科技。
  游戏制作者对人族的感情是最深的,体现了典型的美国本位的思想,士兵的口号、语言、文化,都和美军如出一辙。可以说,这个族本身并没有多少隐讳的特点值得研究。
  但是我们也能看出一些问题来,人族很脆弱,在离开了科技的帮助下,几乎无力承担最低水平的战争。而且人族对后勤的依赖性过分强了,枪兵没有护士就不能自我恢复,坦克和飞机必须依赖农民来修复。这和物质条件优越、战斗意志低下的美国大兵简直是一模一样。
  这恰恰代表了当今西方文明的本质特征,即全部是依赖先进的科学技术优势,从而带来的经济、军事优势,才能使他们有了表面的强大。一旦他们的科技优势消失殆尽,那西方文明将失去所有的支撑,重新恢复到欧洲中世纪一盘散沙、一事无成的状态中去。
…………


    触网八年,玩过游戏无数,痴心不改的惟有“星际”。犹记彼时今日,和小南、鸟人、河马、主席等八千里路赶去学院路中国计院对面的网吧,2个人打一个电脑仍被蹂躏得溃不成军,大呼小叫而陶陶然乐在其中情景image。我们大学同学+室友相聚,玩星际也成了回忆过往的传统项目,虽然直到现在我们都还是菜鸟水准。现在观看韩国星际职业联赛也是我回家之后的乐趣之一,我玩的是神族,所以我最喜欢的是神族选手Nal_Ra。今日搜得一篇玩星际玩得有境界的仁兄的文章,转载如下:

    《星际争霸》是美国人做的游戏,所以,美化自己的文明,丑化其他文明也不奇怪,但是,我们抛开表面的形式部分,仍能看出美国人做此游戏的良苦用心来。

   《星际争霸》的人族、神族、虫族三个种族,分别象征当今世界的三大文明:西方文明、伊斯兰文明和儒家文明。同时,这款游戏还揭示了这三种文明所赖以存在的支柱,分别为:科技、信仰和血缘。下面分别论述之。 
  一、 人族——西方文明,支柱:科技。    游戏制作者对人族的感情是最深的,体现了典型的美国本位的思想,士兵的口号、语言、文化,都和美军如出一辙。可以说,这个族本身并没有多少隐讳的特点值得研究。    但是我们也能看出一些问题来,人族很脆弱,在离开了科技的帮助下,几乎无力承担最低水平的战争。而且人族对后勤的依赖性过分强了,枪兵没有护士就不能自我恢复,坦克和飞机必须依赖农民来修复。这和物质条件优越、战斗意志低下的美国大兵简直是一模一样。    这恰恰代表了当今西方文明的本质特征,即全部是依赖先进的科学技术优势,从而带来的经济、军事优势,才能使他们有了表面的强大。一旦他们的科技优势消失殆尽,那西方文明将失去所有的支撑,重新恢复到欧洲中世纪一盘散沙、一事无成的状态中去。    二、 神族——伊斯兰文明,支柱:信仰。    伊斯兰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中唯一一个仍然和国家政权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宗教。而且伊斯兰教国家遍及非洲、亚洲,包括了黑、白、黄三色人种和若干民族。各个国家、宗派之间各自为政。但是,他们的信仰极其坚定,对共同的神——真主安拉——极其忠诚,并且凭借这一忠诚,始终能保持伊斯兰世界在对美国问题上的行为总方向的基本一致性。在战斗方式上,集团式作战少,以小规模的所谓“恐怖袭击”为多。        神族也很类似,他们并不精诚团结,通常自以为是,各自为政,喜欢单独行动或集结成小集团行动。但是他们共同崇拜一个共同的神——Adun,那个曾统一了神族世界的人。他们战斗时喊的口号就鲜明的体现了他们对Adun的崇拜(Entara Adun!Adun to be us!等)。并且,神族战士和伊斯兰战士一样,非常重视精神力量的作用,一旦战斗需要,不惜牺牲肉体——比如圣堂武士的合体。同时,一旦让对手接受了他们的信仰,就能让对方为自己服务——如暗黑执行官的招降。    由次可以看出伊斯兰文明中,信仰的极端重要性,真主安拉才是他们共同的领袖。愚蠢的美国佬总是把打击伊斯兰抵抗运动寄托于铲除诸如本拉登、萨达姆之类的领袖,其实是徒劳的,要想毁掉伊斯兰文明和他们的抵抗,必须彻底毁掉他们的信仰。    三、 虫族——儒家文明,支柱:血缘。    美国佬的影视、游戏作品,几乎从来不正面涉及中国,即使提到朝鲜、苏联、现在的俄国,也不愿意把中国列为他们的敌人,这和他们在政治上的作法正好相反。个中的原因是隐讳的,我个人猜测,是他们内心无法摆脱朝鲜战争的阴影的缘故。但这并不等于美国人忽视了中国儒家文明的存在。    虫族设计的很隐讳,似乎和人类文明毫不相干,但我们只要认真分析一下,就会发现他们和美国人眼中的中国人是多么的相似。    虫族战士的单兵作战能力不是最强的,但是集团作战的能力却相当了得,而且数量极其繁多,这些特征很像美国人眼中的志愿军。而且虫族对后勤的依赖程度很低,虫族战士可以自己补血,在朝鲜战争中,志愿军战士自己寻找食物的能力也非常强。    虫族并不拒绝任何外来的东西,他们可以吸收人族的思想文化——比如改造人族战士Kerrigan并利用其理念来改进虫族的战术,他们可以利用人族的武器装备——把人族大本营改造成制造自爆人的基地。这点也和中国人很相似,中国人从来不拒绝外来文化思想——从古代的佛教到现在的共产主义思想,也从来不拒绝外来事物——从古代的胡琴、琵琶、唢呐到现在的外国科技、武器、生活用品。    但是虫族有严格的家族观念,上至皇后下至小狗,都是被血缘关系牢固拴在一起的。    同样,凝聚中华民族的不是某种信仰,也不是某种物质化的东西,而是血缘。中国自古就是一个极端重视宗法等级制度的国家,中国从夏朝开始,所有的国家,几乎都是建立在家族的基础上的。这就使得中国人骨子里有非常强的血缘观念,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以前中国人提起新加坡人就特别亲切了。    由此看来,要想战胜中国的文明,靠物质输入是徒劳的,靠“民主思想”输入也是徒劳的,因为中国人骨子里并不拒绝这些东西,反而会主动吸收而为己用。    那么,要战胜中国,只有从血缘上下手,目前比较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大力宣传中国人的“民族劣根性”,丑化中国人的血缘,从而使中国人对自己的血缘不产生认同感。这种方法已经在新加坡人、很多华侨和中国留学生身上部分奏效了。    警惕“民族劣根性”论,坚信我们的血缘是优秀的,这是我们文明的根基,这是《星际争霸》告诉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