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man

配对:harry/draco
分级:它连吻都没有。
注释: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篇HP同人,其拙劣程度可见一斑。加之是在噩梦与美梦交糅的高三时节完成所以不免有些神经质...
内容:接第七册前半部分,忽略结局。它讲的大抵是一个死人和一个疯子。
最后战役中,当Harry举起魔杖向lucius malfoy念出avada kedavral时,金发青年挡在他父亲身前。

 

在他面前突然出现这样一个男孩。

他铂金色的短发柔顺地贴在脑后,白嫩的颈在发丝与黑色衣领间若隐若现,饱满的唇瓣紧闭着,微微抬起下额。这形象与斜角巷灰暗破旧落满尘埃的小世界形成异样的对比。

Harry放慢脚步皱着眉思索着,伴随着一种奇妙的厌恶与刺痛的感情混合体,让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叮叮铛铛”的奇怪声音从背后传来,引导他回头看去,一个敏捷而高挑的黑影从挂满头盖骨的门侧身出来向这方向走来。这动作像蛇一样灵敏并且异常优雅使harry的胃一下收紧了,手不自主地摸向藏在衣袖中的魔杖。在黑影渐渐靠近时男孩才从橱窗里一系列古怪的看似不详的陈列中回过神。那一刻,荒芜冷清的小道上仿佛只剩下这几人,在harry看来,身影的靠近使男孩开始有些张皇失措继而微张开嘴呼吸。Harry也张开嘴,慌忙地抽出袖中的魔杖。

“啪”的一声,黑影消失在雾茫茫的街巷中。男孩抬起头,本已别得整齐的发丝从白皙的额上凌乱下几缕,浅灰色的眼睛盯住harry的,张开嘴说了一个单词。Harry咽下口水,试图润湿感到干涩的口舌,期待那慵懒性感的小声的到来。

 

Harry慢慢走下台阶。身后重重的关门声响起,吵醒了帏帐后的画像,那位夫人的尖叫,辱骂与诅咒不断回响在空荡的大厅中。

在一切沉寂下来后,他闭着眼走向深处的黑暗。回想起那苍白瘦削的脸,一种病态的细微成就感和某种扰乱人心不可名状的感情在他体内渐渐上升,膨胀,绞缠纠结。Harry用魔杖轻轻碰了下浴室的水龙头,片刻后夹杂杂质的纯净的水断断续续撒出,淋到他头上脸上模糊的镜片上。碎小的水珠最终迫使他又紧闭双眼,水滴顺着harry的黑发彼此汇合慢慢脸颊脖项。潮湿缠绵的感觉就像那个在他脑海中因恐惧而附着汗液的年轻maifoy,的触感。Harry深吸了一口气,这无尽缺氧煎熬的室内空气,将手抚摸上冰凉白色的大理石墙壁。他想起malfoy那时一定怕得闭上眼急促的呼吸着,浓密的睫毛形成的翼微微颤抖,饱满干燥的唇瓣张开又微收时,腹下的痛不可阻挡般倾袭而来。他爹坐在浴盆里,用手紧紧捂住头上的伤疤(尽管他早已不再疼痛),大口大口将略带潮咸的气体压进肺里。那痛如刺折磨他,他不得不将手深深抓进黑发里指甲陷入头皮,张开眼,那个青年赤裸地闭着眼坐在他对面,脑袋向后靠在冰冷的墙上于是脖子形成一个诱惑的弧度,铂金色的发凌乱而带着水珠贴在脸侧并在看得见血管的脖根处扭成像蛇一样,像鱼般光滑修长的腿分开贴着Harry的腿。Harry看到那白璧无瑕的胸膛随着每一次呼吸微微起伏,像在诉说一个隐晦让人难以忍受的私语。但是,他想做的所有的一切,只是让那双紧闭的该死的银灰色的眼睁开,然后看着自己倒映在那未知的瞳仁中。

Harry觉得难以呼吸,仿佛空气被抽走般。他气愤恼怒,像孩子一般胡乱挥舞着双臂想打破些什么以防止自己被这股力量,一种不能解脱的试图冲出来的力量,撕裂开来。但他越发努力却越发无能为力。

 
所以当Hermione找到harry 时,他就蜷着身子,躺在浴缸中睡着了。黑色的巫师礼袍被水浸湿,沉沉地压在他身上。她静静地看着他很长时间,像是要等他做完这一个或是下一个梦。Hermione最终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回头招了一下手,一队穿着浅蓝色制服的治疗师将harry抬走了。

Hermione知道每次harry跑出来,只会到一个地方,在战时他偷偷在那里透过另一个大脑看着另一个人,确保着那个人的安全。

没有其他人知道那是谁,没有更多的人知道harry现在何方。人们不能接受一个英雄像harry这样,被世界早已遗弃的比沙粒还渺茫的战争记忆折磨成了一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