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2007年12月23日。高雄。反波与台湾辅仁大学新闻传播系讲师陈顺孝在进行公民新闻Panel。摄影:凯洛

image到台北的第二天一大早,我一个人到街上闲逛,抬眼看路牌,罗斯福路。始于八十年代的、与台湾媒体的非法亲密接触,让我对台北的许多路名耳熟能详且充满想象,绝不止于那些台湾国语流行歌曲里忠孝东路之类的通俗路名。我和飞猪的“代沟”在这一点上再次得到了验证——比如我们都对忠孝东路情有独钟,可一个出自童安格的《让生命等候》(走在忠孝东路),另一个则与动力火车的《忠孝东路走九遍》有关。罗斯福路,我在敌台里听到过无数次的街道,两边绿树成荫,飘扬着许多面青天白日旗与UN For Taiwan的海报,空气里是北京没有的清新与咸湿。间隔了几个小时的睡眠,抵达台北的兴奋与狂喜丝毫没有减退,我很难想象我的双脚已经真实地踩在了台北的土地上。台北的早上很安详,一派和谐社会的景象,全然没有北京的嘈杂、忙乱。可不知为何,面对安详的台北,我却哼起了黄舒骏的一首歌——《小心,匪谍就在你身边》。

在当天下午举行的“2007城市数位论坛”上,我讲述了这天早上的神奇体验,在我说出“匪谍”二字之后,台下笑声一片。历史,就在我善意的幽默与这畅快的笑声中轻轻滑过了,全然不顾曾有多少年轻的冤魂在这边或那边的天空飘落。

“2007城市数位论坛”是北京、香港、台北、高雄、首尔、巴黎等城市数位发展的一次碰撞,主办单位台湾社团法人数位文化协会邀请了各地数位文化的代表人物,在台北和高雄以论坛的方式进行交流。反波演讲的主题是“公民新闻”,以“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案”和“是是非非我世代”两期反波节目为例,对数位时代公民新闻的操作进行了诠释。与我们在过去几年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遇到的“泛政治化“相比,在提问阶段,台湾朋友更关注操作层面的细节,他们对反波这几年受到诸如BBC、CNN等媒体的关注表示了一定的兴趣。

事实上,台湾的公民新闻并不落后于大陆。在高雄那场论坛上,台湾辅仁大学新闻传播系讲师陈顺孝关于台湾公民新闻趋势的报告着实让我兴奋——台湾的公民新闻竟然始于1995年的《南方电子报》,以维护劳工权益为主旨的公民媒体《苦劳网》竟然10岁了,而像《Peopo公民新闻平台》这样的公民媒体,竟然有公民记者得到了政府发出的记者证,与传统媒体的“正牌军”平起平坐了。

莫乃光先生是香港互联网协会主席,微胖,人很友善。他的演讲概述了香港数位产业发展的概貌,据莫先生介绍,在香港互联网协会的敦促下,香港政府出资在所有公共区域开通了免费无线上网服务,台下的我和飞猪对此深有体会,我俩在香港机场转机时,曾经享受过这项网速奇慢无比的免费服务。飞猪对此作出了睿智的解读:“免费的,你还想如何?”

汉城来的杨勇俊曾经创办韩国最大的社交网站Cyworld,用户超过1800万,他的演讲对ERP与个人资源管理的社会网络进行了比较分析。杨勇俊的英文很有意思,每句的最后一个词都上扬那么一下,很是动听。高雄论坛结束后,我们一挂人在著名的爱河旁畅饮,不亦乐乎。

对我而言,台北、高雄的两次论坛收获很大,由台湾社团法人数位文化协会编撰的《2007台湾数位文化年鉴》颇具价值。可惜,发表当日,这本小册子还没有正式出炉,临行前,我们又把这件事忘了。盼望以后能有机会再去台湾索得一本。两次论坛也聚集了大批台湾的数位高手,飞猪见到了他心驰神往的美女弯弯,而我则切身体验了台湾Twitter女王凯洛的神奇魔力。回京后,我也启用了注册已经很久一直没怎么用的Twitter,开始了神奇的跨海Twitter人生。而在台5日,Twitter几乎成了我们与台湾朋友辨识身份的唯一平台——每次聚会大家自我介绍时的前缀都是:“我是Twitter上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名字(比如我,不吃米饭)好像匪谍的代号啊!

两次论坛,分别得到了台北、高雄市政府的支持,因此两市的文化局都派员光临并演讲。两位官员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至少在形象上,他们是公仆;2.他们的英文都很好;3.他们的演讲简明扼要,没有我们听惯了的“高举...旗帜”之类的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