掰不下去……没有爱啊没有爱TT
预先提醒:无意义无内容BC文,防雷慎入

[掰不下去……没有爱啊没有爱TT]
[预先提醒:无意义无内容BC文,防雷慎入]

很平静的早晨。
不平静的空气。
一干人等很无奈的站在旁边劝架兼看戏。气压中心点一红一白两兄弟剑拔弩张地已经从吵架升级到拔剑,眼看就要准备开打了。
弥勒忽然退后一步,双臂往前一伸。众人正诧异,下一秒,一个女孩从天而降,掉到了法师大人的怀里。
法师大人第一时间调整出自认为最帅的笑脸,开口。
“请让我为你生孩子吧,弥勒大人!”
果然……
大家都一副见惯不怪的样子。可是好象不对……
……主从关系是不是错掉了??
最快反应过来的法师大人:“好!”
珊瑚:= =++
呯。啪。哎哟。啊。
飞来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敲到法师的头上。因为突然松手没留神摔到了地上的女孩子捂着屁股跳起来。法师大人抱着头蹲到地上,“好痛……为什么还是我挨打……TT”

女孩子名叫晓。除了她的来历之外,其它问题有问必答。
犬夜叉不耐烦了:“有什么关系啊,就让她待在这儿好了。如果是敌人的话到时再看我的散魂铁爪!”
晓笑眯眯地走过去,在犬夜叉面前一步的距离,站定。
犬夜叉警惕地:“干嘛?”冷不防就被紧紧的抱住了。
晓一边抱一边叫:“小犬,最~~喜欢你了!”
犬夜叉腾的红了脸,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戈薇呆滞……

风和日暖,草长莺飞,这是春游的好时候。
也是考试临近的时候……
虽然很不放心,戈薇还是只好一步三回头的回家复习备考了。
几天都没妖怪出现。晓很安静,一天到晚星星眼的跟在犬夜叉身后转进转出。
犬夜叉被她看得发毛,忍不住没话找话地开口:“那个……你耳朵上老挂着的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晓眯眯眼笑,拿下戴着的耳机,塞到犬夜叉耳边。
犬夜叉被突然传出的声音吓得哇地跳起来。
等听到声音的弥勒珊瑚赶过来,犬夜叉已经跑到了树上,说什么也不肯再接近晓一步。

两天之后,久违的奈落出现了。
奈落释放的毒雾使众人迷失了心智。犬夜叉回到了当年那个被人类和妖怪两道排挤的童年,弥勒也回到了那个看着父亲被风穴吞噬的孩子。只有戈薇因为带着四魂碎片而幸免,却无法得知同伴的状况。
正在这时,一双手拉住了她。晓的声音传来:“跟我来。我带你去救他们。”
戈薇抱住了那个小小的半妖,轻轻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弥勒也恢复了正常,据说是因为听到了犬夜叉大喊“你不是一个人”。
晓在旁边翻白眼:“好狗血的台词。”

后来晓偷偷问戈薇当时她跟小犬夜叉说了什么。
戈薇笑着:“说了……我唯一拥有的一句咒语。”
晓沉默半晌,最后拍拍戈薇的肩,“我相信你。小犬就交给你了。不要辜负犬戈派的期望啊!”
“…………啊?”

晓走之后,戈薇发现她把一个随身听落下了。
犬夜叉哇哇叫,说一直看到晓戴着这个东东,还拿来吓过他。
戈薇戴起来一听,那里面反复地在唱一首歌:“I want to change the world……”
“咦,这首歌我好象在哪儿听过。谁唱的呢……”by 戈薇

 


恶搞版

1、晓同样放了一盘带子在杀殿那儿。小玲好奇地拿去问戈薇这是什么,之后转交给杀生丸大人一个Walkman。杀生丸殿下面不改色地听了5分钟,黑着脸指甲一戳,Walkman散架了……
Hint:那盘带子的名字是<无敌的我们>

2、奈落同样拿到了一盘带子和Walkman。后来某次神乐和白童子聊天:“你觉不觉得奈落近来很诡异?每天深更半夜都一个人表情奇怪地嘻嘻嘻笑。乱恐怖的。”远处,犬夜叉无缘无故地打了个寒颤。
Hint:那盘带子的名字是<狂想的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