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所来检查.靠.那过了更年期的中年妇女.简直是灭绝重生.那叫一个凶悍.居然还问我是哪里人.对于我做饮料很不屑.我日.我做啥管你鸟事啊.说来说去肯定很多问题了.最后让我把店搞成封闭式的再说.你是灭绝你有倚天剑我没辙我怕你.等我哪天有了屠龙刀.哼哼...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灭绝的大要求下做了小改动.花了120.拍了照片过去应付.去了又没在.等到我奄奄一息时.灭绝才回来.又叽歪说这不对那不对.我站在那正在一边苦思怎么应对一边狂骂时.灭绝突然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动了恻隐之心.居然让我过了.这可是传说中相当难办的卫生证啊.居然没花啥钱和时间就搞定了.看来平时给大娘让座送小朋友过马路还是积德的.继续.希望剩下的证都那么顺利

image
一哥们要回老家了.周末去凤凰城喝送行酒.一天半.三五头人喝了51瓶24听.该说的话都说了.不能喝下的酒都喝了.喝!明朝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人生总会继续的.为了明天的啤酒.前路茫茫.哥们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