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系列6-修学旅行もスキャンダル

翻译:omiomi
出处:狂人协会


原作:月上ひなこ   
イラスト:こうじま奈月
発売日:2005/3/20 \2700

キャスティング:
深森春香=保志総一朗
道前寺司=三木眞一郎
寿君近=森川智之
鈴鹿裕満=檜山修之
高橋飛鶴=置鮎龍太郎
火崎翡翠=緑川光
道前寺勝=小杉十郎太
三泉院靖明=成田剣ほか


Track 01
[雖然不是h,但可以儅h來聼啊~~3p阿~~]

鈴:喂,身體再放鬆一點啦,~~
春:哎?(高:就算你這樣說,我也……啊……)
鈴:所以我不是說了,放鬆一點。比起痛來,享受一點不是更好麽~
高:啊~
鈴:給我專心點啦
(春:那些傢伙明明是新生,卻在學生會室裏做些什麽骯髒的事啊!溫和教導完全沒用,這次一定要好好處罰!)
高:不要……已經……不要……
鈴:高橋公主氣還是一點沒變啊~拜托我做的事你吧。
高:鈴鹿,你太粗暴了拉。
(春:咦?那個聲音……高橋和鈴鹿,不是平常的homo couple?不是吧……絕對是搞錯了。
鈴:你……太任性了!
高:啊~可怕~可怕啊~啊~已經……只要壽就夠了,不然不舒服啊。身體好現在悲鳴似的。拜托了,壽~
壽:真拿你沒辦法啊。舒不舒服我可不保證哦~
(春:壽?連壽都?)
高:啊~啊~
壽:疼麽?
高:有點,但……果然還是要你來做~你來~好舒服~~
壽:那麽~這樣呢?舒服麽?
高:啊……
壽:抱歉,疼麽?
高:不是~太棒了~厄……
壽:太好了~那麽,這裡呢?怎麽樣?
高:好棒~~
鈴:等下,這樣我好像完全沒用似的!既然要好好做,我也要來!
(春:啊~鈴鹿也要加入了~也就是說,3個人在h麽?那麽……這就是,圍繞高橋的三角關係?我竟然完全沒有察覺到……但是,真的……真的是那樣麽?)
(春香悄悄推門)啊……(跌倒)
三劍客:啊?
壽:春,怎麽了?今天你不是家裏又是很着急麽?
鈴:回家時遇上了什麽麻煩麽,春香?
高:臉好紅,難道發燒了?
春:不是啦,沒有發燒啦!
壽:春香,真的沒事麽?這樣低着頭~
鈴:身體不舒服要講出來啊!
高:壽,叫出租~身體不舒服去醫院比較好。
壽:是啊~~那麽快點……
春:等下,真的沒事,只是嚇了一跳,沒看到大家的臉而已~
高:嚇一跳?
壽:有什麽讓你嚇一跳的麽?
鈴:我們做了什麽讓春香驚嚇的事麽?
春:本來沒打算要看的,別人的h……但是,聽到了一些怪聲音,然後就很在意。
三劍客:哈?H?誰在做?
春:你們
高:啊?
鈴:我們?
壽:春香,你不是發夢了吧。
春:就在剛剛不是還在做麽?“痛啊~舒服啊~”什麽的。但是,我什麽都沒想,雖然你們的關係讓我有點吃驚。不管發生什麽,我都是你們的夥伴,一定會保護你們的!
三劍客:春香~~[翻譯: omi omi]
壽:等下,春香,你的話讓我們很高興,但你真的誤解了。
鈴:就是~我們在h什麽的,誤會大了啊~只是想象就讓人不爽啊。
高:真的。剛才不是h,只是讓他們幫我按摩。相信我們啊,春香。
壽:是的,高橋昨天在家裏拔草,然後肌肉就不太舒服(?),我們才幫他按摩的。
(春:這麽說的話,三個人的確都穿著衣服。)
高:都是鈴鹿不好,明明拜托你輕一點了,還這麽粗暴,才讓春香誤會的。
鈴:什麽!是你大叫住“痛啊,痛啊”才被誤會的吧!還有壽“舒服麽,享受麽”,說這種h的話春香才會誤會的!
高:什麽!說是我的錯麽?那是因爲你太粗暴了!
春:明白了。我知道我誤會了,是我的錯,誤會了你們。對不起了,大家。
壽:春香沒必要道歉的。
鈴:阿,是我們才會讓你誤會的,對吧~
高:嗯,錯的是我們才對啊~
春:但是……
鈴:對了,春香,休學旅行的自由活動,什麽時候一點光要去看看那裏的抹茶甜點店啊~
高:不僅受到遊客好評,還是シルシトゾシル(?),難得去一次京都,一定要大吃一頓啊。
壽:我討厭抹茶的味道。我傢的下人(弟子?)有調查過,那個味道很值得期待哦~~[這句話不同啊…………莫名…………]5’58
春:シルシトゾシル,秘密的名店麽?好像很有趣啊~
高:對了,春香,時間可以麽?
春:時間?啊……抱歉……不回家不行了。母親說今天有重要的事,讓我早點回去的。明明要回來拿club預算案的資料,卻把它忘得一乾二淨了。
鈴:是麽~抱歉啊~耽誤你了~
高:接下來讓我們做吧,路上小心哦~~
壽:那麽,春香,明天見~~
春:嗯。那麽拜托了~~

高:春香好像真的很期待這次旅行啊~
——————接下來幾句都不是很准……水平有限——————
鈴:是啊,我用各種方式哄爺爺,強迫他定下去京都。雖然也有人說住“爲什麽現在才説是京都”,我才不管呢!
壽:就是,有異議的人不要參加就好。春香可是因爲奶奶倒下了,沒能參加中學的修學旅行哦!
高:終于可以去那時沒去成的京都,春香可是從心底感到高興的。與普通的修學旅行是完全不同的。
鈴:而且,柊學院修學旅行儀式在一年末的這個時候啊。哼哼~就算是那個道前寺,這次也沒辦法來插足了,走著瞧~
高:————這句不知道他什麽意思,抱歉啊————
壽:但是,對手可是那個道前寺,不可以大意哦。到最後都不放鬆,好好把握和春香在一起的幸福生活~
高,ling:嗯,當然。
高:但是這次,敵人不僅僅是道前寺。
鈴:沒錯,那傢伙也同樣可能是犯人的。
壽:總之,到了附近的話,就要記錄下來。不管對方是誰………………[又沒懂,大致就是説要嚴加看守春香,不讓別人吃他豆腐~~]

Track 02
母:真的比想象的還要漂亮~~
(春:母親所說的重要的事,就是要讓我穿上這種女僕裝……怎麽有這種母親阿!爲了這個,還特地把翡翠叫來,明明今天奶奶不在傢,可以不用穿女裝的說!哎~作爲男人的我穿女裝是因爲深森傢的特殊情況。3年前,沙也加姐姐做了“這以後要作爲男人升華”的爆炸性發言后,心臟不好的奶奶倒下了,後來就把我和姐姐的性別搞錯了。那之後,我在奶奶面前就變成了以女裝生活。但,那是爲了奶奶也沒有辦法。促神經的父母卻完全沒有注意到我的心情,我真的很討厭這樣啊!)1’10
翡:嗯~果然是春香啊,盛裝底下有住相當危險的氣氛阿,和我的形象完全匹配。春香,成爲我的專署女僕把~
春:別碰我!這樣你們就開心了吧。我要去換衣服了。
母:不行。才剛剛換上去吧。難得的機會,拍張照拉,想讓司也看看呢~
春;拍照?絕對不要,怎麽能讓司看。(被叫做司的,是奶奶自己決定的婚約者。恩~後來發生了許多事,現在我雖然是承認他是我的戀人了,但讓那個色鬼看到我這樣就慘了,不知道會發生怎樣的事呢。)
母:我去拿相機,等下哦。春香,絕對不能去換衣服哦。
春:等下,媽媽,我說過不要了吧!
翡:好了拉,不就是拍照麽~~
春:別開玩笑了。
翡:去哪裏,春香。不是叫你不要換衣服了麽。
春:我才不管呢!
(開門)
司:啊呀
春:司?
司:嗯~嗯~真是相當可愛的歡迎啊~~
春:咦?啊,不是的,這是……
司:怎麽不是了?
春:穿這個不是因爲想穿,是有原因的。因爲那個不得不穿。
司:什麽原因?
春:那是……因爲……
翡:因爲我才穿的。對吧,春香。
春:啊,翡翠。不要突然親上來啊!
司:你不想要命了吧
翡:我可是不死之身阿。
司:那麽,來試試看吧。
翡:正如我所願。
春:啊~到此爲止,到此爲止。2個人都冷靜啦,打架又不是好事。使我被做了討厭的事,我打一下翡翠,這樣就了結了如何?是啊~就這樣吧~
司:雖然還不是很爽~這次就這樣過了,但是……
春:但是?(KISS)啊,爲什麽親我?
司:因爲你被作了討厭的事啊,所以要幫你消毒~~
翡:什麽消毒?讓人不爽,可惡!不要以爲這樣你就佔優勢了,我馬上會反擊的!
司:隨你喜歡怎麽說~~明知道那一天永遠都不會來的~~
翡:總會讓你沒有這種餘裕的!(不准……)不管怎樣……(翡翠手機鈴聲)啊,糟了,atori叫我了,那我先走了。
司:又沒人阻止你。請,請快走吧。
翡:啊,我走了。過了這個月,就等住愉快的修學旅行了~不管怎麽說,都是和春香的初旅行啊。啊~~轉到東云太好了。不像某人,在柊學院的話,就沒辦法和春香製造魅力的回憶了啊~哼哼~~
(春:翡翠那傢伙,最後還說多餘的話。雖然已經和司好好地說過修學旅行的事,但只要提到那個話題,司就會很生氣的樣子,我都已經很小心了!)
司:春香,修學旅行是下個月的16日吧。
春:是啊。[譯者:omi omi]
司:僕人們再加上翡翠,好像會是一次很愉快的旅行啊~~
春:司,你難道,因爲我一個人和大家去旅行沒帶上你而生氣麽?但是,是修學旅行啊~
司:哎~春香認爲我因爲那種事生氣麽?
春:咦?不是麽?那麽,爲什麽只要談到旅行就生氣呢?
司:因爲旅行期間見不到春香啊~~
春:咦?又不是去幾個月,只是4天見不到啦,稍爲忍一下啦。
司:忍不住。春香見不到我就不難受麽?
春:那……那個……你是說讓我不要去旅行麽。
司:雖然像這樣說,但直到春香有多想去這次旅行,所以,我不會說的。
春:那麽……
司:只能邊想住春香邊忍耐了。
春:司
司:一定會回到我身邊的吧?
春:嗯~(司還記得我沒能參加中學的修學旅行而覺得大家一起去很幸福的事。司雖然是又傲慢又任性的暴君,對我的事卻相當重視,這種心情讓我非常高興)
母:哎呀~~司,歡迎。
司:你好,染香小姐。
母:咦?翡翠呢?
司:翡翠被atori叫回去工作了。比起那個,染香小姐,爲什麽拿住照相機?
母:啊~這個?我想把春向可愛的女僕扮相拍下來。司~難得的機會,和春香一起如何?
司:嗯,好啊~

Track 03
(春:然後,終于到了久等的修學旅行,我們東云學院的3年生一起向目的地京都進發。懷疑過司會不會來阻撓,司似乎沒有那樣的舉動,還說要我多帶些禮物。司:春香平安地回到我身邊就是最好的禮物。這樣說住給我送行。和司的關係,可能又進了一步啊~)
(車廂餐廳)
壽:這種車廂還真不錯啊。
春:我是第一次做這種火車啊。風很柔和、景色也相當漂亮。照片能拍得漂亮一點就好了。
鈴:沒關係,我再好好地拍。
高:錄像也拍住,回去以後除了照片還能有其他方法欣賞哦。啊,多少有些模糊(?),請原諒阿~~
翡:抱歉啊,我縂覺得錄像和照片照片是故意???,有不好的預感啊。
春:大家也不是故意這樣的。就算有沒拍好的照片,也是因爲列車在搖晃,一定是那個問題。
翡:算了,我只要拍好我的私人錄像就行了~
春:你的話,感覺會拍出討厭的東西。
翡:哦?那真的來拍拍看那樣的錄像如何?當然,是我和春香的。
春:我討厭那種玩笑!
壽:春香,油豆腐(日本也有?)好像好了哦~~
高:樽をポン酢でいいのか?(抱歉,沒聼懂~~)
鈴:やくに入れるたろ。(還是沒懂……)我來幫你拿吧。這之後有好多事要做,多吃點啊,春香。
高:到車站之前,好好享受這裡的景色吧。
壽:說到景色…………[森森說了一大段京都的景色,表明他對京都的熟悉,容我跳過~~]
春:壽你們不是第一次來京都,有名的地方都去過了吧~~我是第一次來很開心,但你們不無聊麽?
高:再説什麽啊,春香。怎麽會無聊啊!
鈴:就是,我們不會比現在更高興了。
受:名勝地不管去了多少次也縂有沒到過的地方。
春:是麽?那就好了,說了奇怪的話,抱歉。
費:真是拼命啊,騎士們~就說如此拼命保護,最後還是被人橫刀奪愛。説是悲慘呢,還是什麽呢,同情你們啊。
鈴:你說什麽!
壽:停手啦,在這裡引起騷動會給春香添麻煩的。要做就在沒人的地方悄悄地做。
鈴:知道了。
春:翡翠說了什麽,對方不知道就行了。這傢伙說的話,有很多不知道是什麽意思。我就把他們當作耍脾氣(?)了。
壽:呵呵……是啊,他還是個小鬼啊~肯定~
翡:我是小鬼?算了。我才不是你們這種快枯萎的成人,我想要的東西一定要拿到手!!好好地期待吧。對吧,春香。
春:所以才說你是小鬼啊。

(呼嚕)[翻譯:omiomi]
翡:代價好像都睡着了。很好,快點去好好疼愛春香吧。哼哼~~看住吧,僕人們。嘿~春香的被窩是那個吧。春香,讓我好好疼愛你把。(KISS)
高:嗯~~[不是我說,光光,你算了吧,連包子的聲音都辯不出,還想跟木木掙?]
翡:咦?
高:再多一點。
翡:再多一點?春香也真大膽。一定滿足你的要求~~想要我疼愛你哪裏?
高:不想說。
翡:不說我不明白啊~
高:因爲……啊……
翡:咦?春香的腿有這麽粗這麽多毛麽?胸口也好多肌肉。嗯?
高:哼哼~~什麽啊,已經結束了麽?真是遺憾啊,不是春香。
翡:嘖!我可不認爲這樣就結束了!
高:那是我的臺詞。
翡:什麽?
高:哼哼~~啊啊啊~[耳朵差點被震聾……]
鈴:怎麽了?剛剛的叫聲。
壽:好像是高橋的聲音。
春:高橋的?電燈,快開燈。
(開燈)
鈴:高……高橋……
壽:這到底……
翡:不是,這是陷阱,我中了陷阱。
春:陷阱?
高:我在睡覺,翡翠突然就鑽進我的被子,嚇了我一跳,還壓在我身上。
翡:我才不是喜歡才這樣的,要不是高橋胡亂地答應住,我不會錯認爲那是春香的。不然,我怎麽會對這種傢伙出手。
壽:那是詭辯。會把外表和體格如此不同的兩個人搞錯,讓人無法想象。得不到春翔的回應,這次盯上高橋了麽?
鈴:一定是這樣。不然的活,他就是不管是誰都能上的畜牲。不管是哪個,這傢伙肯定不是好人。
翡:春香,不要被騗了,這些傢伙串通好了,大家都想讓我中陷阱,讓春香疏遠我。
春:不可能拉,高橋完全是受害者,遇上那樣的事,肯定是很恐怖的。
翡:不是說了,那是因爲和你搞錯了拉。不要看我這樣,我也是很專情的。本名出現之後,絕對不可能對別人動手的。
春:但是…………
鈴:春香,這傢伙這種事都說得這麽偉大。如果是真的搞錯了,那本來就是打算對春祥做那種事的。
春:對啊。果然還是很差勁啊。最近還覺得你是個不錯的傢伙,現在收回,總之,下次再做這種討厭的事,我就和老師談談,讓你換一下班級。
翡:春香,不要那樣。不和你一起,旅行就沒有意義了。
春:那樣的話,就不要旅行,回去就好了。我這次要嚴厲一點,覺悟吧!
翡:怎麽會~~
(壽:作戰大成功了~~
高:雖然不說我也忍了。這樣翡翠也沒辦法對春香出手了~~
鈴:哼~自作自受,走著瞧吧~~豬頭~~)

Track 04
(春:修學旅行的第一天,雖然因爲翡翠的關係而亂七八糟,第二天倒是平安無事地過了。然後是第三天,今天是自由活動,自己組合在周圍逛逛。)
壽:春香,累了吧。在哪裏休息一下吧。
春:嗯~~沒關係。啊,那邊的店,很好玩的樣子。
鈴:呵~很真精神啊,春香。對了,禮物買好了麽?
春:嗯,差不多,還想買些糕點。
高:現在賣的話行李會很重,到最後再上車前買吧。
春:也是。啊,疼~對不起。
高:春香,不要緊吧?
春:嗯,還好。
A[這裡的ABC我分不清誰是誰,亂來的]:什麽啊,剛才的道歉一點誠意都沒有。
B:是啊,我也沒感覺到,不覺得很差勁麽。
C:是啊。
A:咦?你是女孩子?
B:真的啊,好可愛,好像藝人的感覺。對了,一起去喝茶吧。
(春:可惡!這些傢伙在看哪裏!我哪裏像女人了!)
高:這個人,不是你們可以大山的對象!
鈴:好好為剛才的冒犯道歉吧,我會原諒你們的。
A:等下,你們是他的騎士吧?
B:我們是在和他講話,不是和你們!你們滾開吧。
C:親愛的,離開那種差勁的傢伙吧,和我們一起走。
翡:你們,不許對我的春香出手,滾開。可惡,這傢伙也是。
(打起來了)
A:什麽呀,這傢伙!
B:看來要動手了。
翡:動手啊~正好~
三:你們,在大街上幹什麽!
ABC:三泉院先生
A:爲什麽會在這裡?
B:今天不是應該在??的麽?
三:老師又是拜托我,才改變了行程。沒想到在途中會遇上這種嚴重的情景。
鈴:好像是一個學校的啊。
高:希望能好好解決啊。
鈴:是啊。但是這個人很有權威(?)的樣子。到底是誰啊?
A:真的,請相信我。
翡:全部是説謊,挑釁的是你們那邊。你們把春香當成女人在調戲他吧~
三:像他說的那樣麽?
A:和我沒有關係,是他。
B:等下,不是我,是他先開始的。
C:卑鄙啊,明明是你先說得。
三:閉嘴。不覺得毫無意義麽,不管怎樣,不對的總是你們。非常抱歉,我是三泉院靖明,我們班學習旅行,前幾天到了京都。這些傢伙居心不良,作爲監督生的我向你們道歉,非常抱歉。好了,你們也快點道歉。
ABC:非常抱歉。
春:我們這邊也有不是,這次的事就這樣算了吧。
三:但是……
春:拜托了。
三:我明白了。大家都想息事寧人啊~
春:我是深森春香,東京過來修學旅行的。
三:是麽,那麽,深森春香……
春:是
三:祝你旅途愉快。
春:謝謝。
三:那麽,快走吧
ABC:是,三泉院先生。
高:太好了,本來還在想要怎麽辦呢。
鈴:真的。被翡翠嚇出一身冷汗。也沒來得及去阻止,也沒辦法幫忙。
翡:有奇怪的男人來調戲春香,我能沉默不管麽!
高:幸好什麽都沒發生。比起那個,這件事就結束吧,去下一個地方吧。
春:是啊,時間不早了,走吧。
(司跑來)
司:找了好久啊,春香。
春:咦?司~~為…爲什麽在這?
高:道前寺,你在這裡干嘛?
鈴:來搗亂麽?(一句沒懂…………)還真做得出這種無聊的事啊!
高:我們可不是來玩的[意思是保護春香來的],來搗亂的話,我們會聯絡柊學院的!
司:關於那個,我已經事先和學校説明情況了,不用擔心。
翡:情況?什麽情況?不過是爲了見春香,隨便找了些理由吧~~
春:是麽,司?你不是說要好好等招我回去的麽?
司:原來是那樣打算的,但是情況改變了。春香,現在可以馬上跟我走麽?
春:啊?我可是在修學旅行中啊,不可能一起……
司:我已經拜托染香小姐向東運學院取得許可了。抱歉也給春祥添麻煩,但希望你一定要跟我走。因爲趕時間,拜托了,春香。
春:那你要到我去哪裏?
司:私人事情,在這裡不太好説。
春:(怎麽辦?感覺不到司一向的餘裕,雖然看上去很冷靜,感覺像拼命裝出來的。好像發生了什麽大事的樣子~~)明白了,我跟你去。
高、鈴:春香。
翡:開玩笑吧。
春:大家,對不起,好像發生了點事,我去去就回,真的對不起。
壽:明白了。既然連許可都拿了,看來是重大的事情。
高:有時打手機哦~~我們等住。
鈴:難得的修學旅行,快點回來哦~
春:我會儘早回來的。
司:走吧,春香。


Track 05
春:初次見面,我是深森春香。
藤:[京都話……聼得迷迷糊糊……]歡迎歡迎,果然像司說的,是個非常可愛的孩子呢。能來看我,真的讓我好高興,生病也值得了~
司:藤子小姐,就算是開玩笑也請不要說這種話。聽説您生病了,我擔心得晚上睡不着覺啊。
春:(這次司突然闖來修學旅行,是爲了要和我這個婚約者一起探望生病的奶奶。雖然到了京都都要穿女裝有點辛苦,可是從司的樣子來看,他真的很重視她奶奶,所以爲了死我也要忍耐。)
藤:被叫做奶奶感覺怪怪的,春香也和司一樣,叫我的名字就行了。
春:可是……
司:藤子小姐是不想讓別人把她儅老人對待啊。就算有了幾個孫子,她也不讓別人叫她奶奶。但是,看到您比我想象來的健康,我就安心了,因爲聼母親說您已經幾天沒有開店了呢。
虅:只是着涼,沒什麽大事啦。醫生說了,只要好好保重,注意休息就行了。
司:我~放~心~了~ 呵呵,那您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藤:那我睡了(?)。對了,春香今天就在這裡睡吧,難得能見面,有很多話要說吧~~
春:那個……(我沒打算住這裡的,有點爲難啊,但是看到藤子小姐這麽高興地邀請,最後還是接受了。)。

(臥房)
春:呵呵~不愧是開了蛋糕店,藤子小姐連説話都甜甜的~
司:這麽有趣麽,我小時候的事。
春:嗯~
司:不管怎麽樣,裏面有很多藤子小姐編造的成分拉。我是有把西瓜的子吞下去搞坏肚子啦,但是肚子裏面怎麽可能有西瓜,更不要說什麽從肚臍裏會有西瓜子出來這種事!
春:呵呵~~就算有編造也不錯啊。我沒見過那時的司呢~那個藤子小姐引以爲傲的可愛孫子~
司:呵~春香,因爲我的原因而破壞了你如此愉快地旅行,抱歉啊~我是聽説藤子小姐的情況非常不好,她又無論如何都想見你一面,才來拜托你的。但是,能以起來太好了。終于讓藤子小姐見到了我最重要的人~~
春:司,雖然在修學旅行中不得不離開有點遺憾。,但能和司一起來見藤子小姐真的太好了。對司來説重要的人,對我來説也是。雖然不是女人還要穿這種衣服有點痛苦,但能讓藤子小姐和司開心,我也就很高興了。
司:謝謝,春香。
春:司~~
司:其實祖母(?)去世的時候也是這樣,我是覺得藤子小姐是不是得了什麽大病而不敢一個人來看望她吧。
春:(怎麽囘事?突然覺得司好可愛~好想一直像這樣擁抱着,以致保護住司)有我在這,雖然做不了什麽,但在司難過的時候,我會在你身邊。
司:有春香在身邊,什麽難過的是都會沒有的。春~~(KISS)[終于,翻了這麽久,終于到H了~~]
春:嗯……司……嗯……司……已經……嗯……
司:還沒,還拿着吧~(?)
春:嗯……司……已經不行了……
司:再忍一下……
春:啊……啊……司真是魔鬼……真的不要了……求你……求你讓我去吧……嗚……
司:還真是沒辦法看春香的眼淚啊~
春:啊……啊……司……那裏……嗯……
司:春香,不要這麽緊,不想讓我動麼?稍微放鬆一點。
春:嗯……嗯……做不到……嗯……
司:沒辦法讓春感覺到麽?沒辦法了……
春:啊……嗯……司……啊……要融化了……
司:一直待我身邊啊,春香~
春:嗚……司……啊……(喘氣)司~~
藤:司~~[幽靈一般的聲音啊……]
春,司:藤……藤子小姐!


Track 06
春:司,再走慢點啦。好像會摔跤似的,有點可怕啊~
司:緊緊抓住我的手就沒關係了。再説,過份注意腳下榮依然身體僵硬,破壞平衡。
春:就算你這樣說……(就算是藤子小姐的要求,爲什麽男人的我就得穿這種向舞娘一樣的衣服!難道我前世的品行不端麽?)
司:好啦,不要老看住地上了。讓大家看看可愛的舞娘吧。
春:司~
司:這麽可愛的舞娘,可是日本的哪裏都找不到的~
春:夠了啦~啊,司,哪裏~菖蒲花開了~我想過去看看~
司:呵~好~好~怎麽樣,這讓滕子小姐驕傲的庭院?
春:好漂亮。菖蒲是我爺爺喜歡的花,第一次送我奶奶的也是這種花,所以,現在奶奶的房間裏,到這個季節還會用許多菖蒲來裝飾的。
司:我的房間有許多百合哦~
春:百合?司喜歡那種花麽?
司:對啊,非常喜歡~因爲我最愛的戀人和百合很像啊~
春:我哪裏像百合了!
[司偷親,春香差點摔倒]
司:看吧,突然亂動很危險的哦~
春:謝了~
司:我用百合來裝飾和你奶奶是一樣的理由,就算不在一起的時候,這樣做就會感覺最愛的人就在身邊~春香,能一直這樣在我臂彎中的話,我什麽都願意做~[木木啊~最愛你這種沙啞的聲音啊~~]
春:司~(好像就這樣一直呆在司的臂彎裏……我怎麽了?會這麽想,是被氣氛感染了吧~)
藤:司~能過來一下麽?
司:怎麽了?藤子小姐?
藤: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的甜蜜時光~能不能拜托你一些事呢?
司:好的,沒關係。要做什麽?
藤:要讓你去店裏定點東西,可以麽?
司:那很簡單拉,我現在就去。春香,先這樣吧,你先自己逛逛吧。(湊近)我馬上就回來,你要穿著這個哦~
春:呵呵~知道了~路上小心哦~

春:說起來,和司相親的時候也是這樣兩個人在酒店的庭院裏散步的。(那個時候司說什麽連住的紅線啦,命中注定的人啦,把我弄得超活大的。沒想到現在卻變成了這樣。如果那時的相親對象不是司,可能最終和司也只是對手學校的學生會長的關係了。)啊~把和服的腰帶放鬆點吧~司什麽時候才回來啊~司~快點回來吧~[汗……象極了冤婦啊……]
(腳步聲)
春:阿~司~太好了~終于回來了~
勝:好像把我和司搞錯了啊~我是司的二哥,勝。咦?難道這個像仙女般的舞娘是司的公主,春香麽?真是讓人吃驚阿~
春:(假的吧~勝,怎麽辦?又遇上了麻煩的人……)晚上好,好久不見,勝也是來探望藤子小姐的麽?
勝:探望?藤子小姐生病了麽?我昨晚才從ロス回來,還什麽都不知道。
春:好像是着涼了。但已經差不多好了,後天就可以重新開店了的樣子。
勝:那真是太好了。春是和司一起來看望藤子小姐的吧,太感謝了。對了,這身舞娘裝是藤子小姐要求的麽?
春:是啊,不太合身,有點難爲情啊。藤子小姐讓我無論如何都要穿~
勝:哪裏哪裏,非常合身哦。春祥如果真的是舞娘,每場肯定都滿座哦~
春:雖然是恭維也讓我很高興~
勝:才不是恭維。這麽可愛的舞娘,就算只是坐在身邊也足夠了~對了!對啊!春香的話就足夠了!
春:勝?
(勝抓住春香的手)
勝:春香~
春:啊?那個,勝,可以先放手麽?
勝:啊,春香,有事要拜托你。等下可以作爲舞娘去應酬一下麽?
春:咦?
勝:實際上,剛剛ロス來的社長公子突然來了興致,說無論如何都想看一下茶屋(妓院),要我帶他去ナツミ的店裏。在宴會上見到的藝妓,又說不是那種德。一直說住“一定有藝妓、一定有藝妓”,只想住藝能的事。看來那個社長公子想看的不是藝妓,是舞娘。[gei、gei的,我開始還以爲是gay呐……]
春:那麽,叫真正的舞娘不是就好了麽?
勝:可是每個舞娘都已經有預約了,一個都叫不到啊。所以想來和藤子小姐商量。現在再讓病中的藤子小姐操勞多餘的事實不行的。春香,幫幫我吧,拜托了~
春:就算你這樣說……我也想幫的,但我不會舞娘的那種技藝,接待那麽重要的客人,出什麽差錯就不好了……
勝:對方是外國人,只要滿足一下他的好奇,不會技藝也沒關係的。這次的談判對道前寺財團很重要,如果這個接待不成功,會給財團帶來很大的損失。
春:但是……
勝:除了春香沒有人可以作了,拜托了~
春:(就算不是司的婚約者,被這樣拜托了,也沒辦法拒絕了啊)真的…只是喝喝茶野性的話……
勝:當然,那就足夠了。多謝了,春香。那麽,不要打擾倒藤子小姐了,快出發吧。社長已經在等住了,不快點不行啊~
春:是
勝:好了,走吧。
春:是~

司:偶然也要改改戰略啊![還在這裡風涼啊!你老婆已經被人吃豆腐了拉~](不像以往的強迫,慢慢地回想理解的戰略也不錯[意義不准……],雖然藤子小姐着涼真的是偶然,“關心祖母的心地善良的孫子”的形象出乎意料地得到了春香的新聞。利用生病的祖母雖然有點不孝,但是真的是有點擔心,也向藤子小姐介紹了春,這樣也可以被原諒了吧。)而且,藤子小姐讓春香穿舞娘裝還真是不錯,馬上脫下來太可惜了,果然,要好好地嘗一下啊~呵~[色狼本質出來了啊~]

Track 07
勝:讓您久等了,daniel,這是您要的舞娘。
D:終于來了啊。對了~我就是要這種可愛的女孩。[這句沒懂,哪國文字啊!]來,坐到這邊來。
春:好。
D:你叫什麽?
春:我是春香。[汗……包子也變京都腔了……DOSU,DOSU的]
D:春香,真是非常可愛的好名字啊,和你非常相襯。
春:過……獎了……
勝:這次好像很重您的意啊
D:非常中意。這樣我都想把她帶回ロス了,春香真是太可愛了。
勝:就是啊,春香是最棒的舞娘。我就覺得您一定會滿意的。
D:春香怎麽看我?
春:我覺得您是非常美麗的人。(咦?這裡不該用DOSU的吧…算了,反正對方是外國人,沒關係拉)。
勝:從我來看春香也是非常漂亮的人,被春香折服也是理所當然的。
D:春香,喜歡上我了麽?[汗……沒有自知之明的傢伙!]
春:咦?大家都非常喜歡您的。
D:我希望你能只喜歡我。
春:(怎麽…有種奇怪的感覺…)呵~那個~酒,要不要酒?
D:那就拜托了。
(倒酒,喝酒)
春:請
D:這次輪到春香喝了。
春:我還未成年,不能喝酒
D:那真是太可惜了。
勝:花街的舞娘就算未成年也被允許喝酒的,沒關係的。舞娘不喝酒的話就沒辦法談事了啊~
D:那就是沒問題了。春香,快,喝了它。
春:(惡魔啊,勝果然是惡魔。但是在這裡說出真相會被認爲沒有信用的,只能喝了…)
D:很美味吧,那麽在一杯。
春:輕饒了我吧。
D:不喜歡我給你斟的酒麽?
春:沒那種事…
勝:春香,不用顧忌了。難得daniel給你斟酒的。
D:是啊,春香,不用顧忌了,快~
(最後還是喝了)
D:好,春香,再來一杯。
春:再?
勝:要在叫點酒麽?
D:是啊,麻煩你了。
春:(不行了,再喝下去絕對不妙)
D:春香,醉了麽?沒關係吧?
勝:春香的膚色本來就白,耳朵阿指尖阿被染上一層紅色就更漂亮了。
春:(我可是再幫你啊!勝,爲什麽竟說些窮追不捨的話!)
(手機鈴)
勝:呀,好象有電話,失禮一下。
春:(什麽呀,我這裡可是有很多問題的!)
D:沒醉的春香非常可愛,醉了之後就非常的性感,我熱起來了,春香能展現到何種程度呢,請讓我看看。
春:咦?(撲)啊,痛,等下,好重!讓開拉!腰帶~好難受~
D:綁住腰帶難受麽?那麽快脫下來吧。
春:等下,在干嘛,放手!
D:怎麽了,春香?你不是要讓我性奮麽?
春:讓你性奮?你哪裏搞錯了吧!放手,勝……勝……
D:不管誰來都無所謂,拜托了,讓我好好疼愛你。
春:不要。司~
D:春香?
(開始砸東西)
春:不要,不是司就不要,不要過來。
D:春香,你在幹什麽,很危險的!
春:不要過來,再過來就死給你看。
(開門,女裝司閃亮登場)
D:你是?
春:(這麽有魄力的美人,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但是作爲藝妓還真是好高啊,。這麽説來…這張臉…雖然是很好看…難道?)
司:放開你的手。
D:啊?
(司打坏桌子)
司:對我最重要的人動手的話,你也會變成這樣。
春:司~
司:對不起,我來晚了,春香。
春:司~
勝:真讓人吃驚啊,也有非常有魄力的藝妓啊~啊呀啊呀~桌子都變成兩半了,這也是什麽餘興節目麽?Daniel是我們重要的合作企業的社長公子哦,請注意你的那種行爲。
D:厲害,太厲害了~
勝:daniel?
D:跳得太漂亮了,真厲害,你是藝妓吧~剛才的表演太精彩了,我最喜歡你這種強勢優雅的女性了,請成爲我的東西。
司:不巧的是,我是這個人的,不能給別人了。
(KISS)
春:司!
司:看吧,這就是證據~
D:KISS啊,勝,他們KISS了,我越來越喜歡藝妓了,勝,我一定要把她們帶回ロス,怎麽樣……


Track 08
司:哎~假髮還真是重啊~
春:讓你穿這種衣服…對不起啊,司~(辦完事的司從藤子小姐拿聽説勝把我帶走了,好像馬上調查了我的所在,過來救我了。還特地化了女裝,因爲作爲道前寺司來應酬,惹了事的話可能會給家裏和藤子小姐添麻煩,所以有必要不讓別人知道事實。也就是說,要一向自傲的司打扮成藝妓一定會強烈抵抗,即使如此,司爲了我,竟然做到了這種程度。)
司:穿這種服裝也不是什麽大事。之前也說過了吧,爲了春香我什麽都願意做。
春:司~(哭)我以爲你會像以前那樣責備我……
司:想我責備你麽?
春:也不是……
司:這次應該責備的是我,沒注意到勝的動向,離開了你。我太大意了,真的對不起。
春:不是司的錯,而且,司不是馬上來救我了麽,我~很高興~
司:如果不能保護你,也不能叫作戀人了。
春:不是因爲我是你戀人,你才保護我的吧。
司:知道的啦,因爲你是最重要的,所以才想保護,因爲春香比任何人、任何事都重要。
春:我也是……司是最重要的。
司:春~
(KISS)
司:雖然想就這樣繼續下去,但是還是先卸一下妝吧~
春:嗯~
[終于使期待的浴室裏的H啊,]
春:嗯……
司:春~
春:嗯……啊……手指……不要……拿出來啦……司……拜托了……
司:緊緊纏住我手指不放的是春香吧~
春:不要說啦……那種事……豬頭……啊……
司:現在就想要了春香~
春:司……啊……啊……啊……
司:春香~你比平常還要熱啊,是因爲在浴室的關係麽?
春:啊……不……不知道啦……
司:春香想要我吧~
春:不……不是……啊……
司:說“是”啊,春香~
春:那個……啊……不……司……司……
司:想要我更激烈一點吧~
春;啊……那麽激烈……不要……
司:真的?
春:那裏……很好~再多一點……
司:春香~舒服麽?
春:舒服……啊……
司:想要再多麽?
春:嗯,想要……司……啊……再……再進來一點……
司:我的所有都是春香的,春香想要的話,連生命都能給你~
春:司……司……啊……
司:春香~~
春:司……啊……啊……
[緋聞裏最溫馨的H啊~]


Track 09
春:(露天浴池的H之後,倒在被窩裏睡死的我,一直在司的懷中睡到天亮。本來應該在修學旅行的,卻在和司做這種事是有點奇怪,但是,被司需要着,果然還是很高興。)
(開門)
壽:我們來迎接你了,春香~
鈴:今天去大阪吧~春香~
高:春香,一起回去把~
翡:已經到時間了,司因爲什麽事把你帶走!
春:壽,高橋,鈴鹿,連翡翠都……你們爲什麽在這裡?
翡:我從勝那裏聽説的。
司:勝麽?
壽:你的事已經結束了吧~那麽,春香繼續旅行也沒關係了把~
鈴:今天要去春香期待的遊樂園噢~
壽:春香,和我們一起走吧~~
春:但是……(雖然有點在已離開修學旅行的事,可以的話,也先繼續旅行,但還有藤子小姐的事,怎麽辦?)
司:好了,春香,回去也行噢~
春:但是,藤子小姐……
司:做了這些事,已經足夠了。以後再兩個人來拜訪藤子小姐也行的,所以,春香回去吧~是一直期待的旅行吧,我會等着你的。
春:司~
翡:走啦,春香。
壽:再不快點就沒時間了。
春:嗯。
司:哼哼~就算分開了,也能證明我們是一體的。
翡:啊?證明?
高:你在證明什麽?
鈴:讓人非常~不愉快!
壽:我也是。
翡:夠了,走啦~和司在一起就不爽~走啦,春香~
春:啊,翡翠,不要那樣拉啦~
翡:走啦~
三劍客:春香,春香,等下~
春:(愉快的修學旅行,雖然和預計的有些不同,但對我來説,是重要的回憶。多虧了這次旅行,我們之間有進了一步。我是這麽想的,就算分開了,我們的心是一起的。司的話和他的溫柔讓我的心暖暖的。修學旅行結束了就馬上去見司吧,帶住許多的禮物,然後司會說“歡迎回來”,會用他的手抱住我。司:“一直待在我身邊吧”。一直待在你身邊,司的懷中,是我最想待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