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看着P资料中越来越多的德语,想着什么是Das Beste (反正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意思),觉得这纯属于一种沟通障碍。
现在听着刚才朋友推荐的MYT的曲子,终于很懒惰地上来开始写东西。这是在我思考了很多天以后。
思考是没有什么用的。不过感谢有些人,他们常常认可我的思考。
---------------------------------------------------------------------------------------
自从那天去了和平以后,到现在也没跟一个人联系,感觉不是很习惯。
本来我不打算原谅了,但是那次见到P她们以后,又改变了主意。
呼,随她,都听她的。
---------------------------------------------------------------------------------------
又错过了一次同学聚会。和上课一样,是今天下午一点。
实话说,我简直是又想去又不想去。听说能见到瑛,想去占了上风。
不过上课永远是站在上上风的,因为这个我连续三次聚会都没有去。
好象欠了什么。——就像很久没发上来的照片一样,好象欠了什么。
---------------------------------------------------------------------------------------
这个假期的阅读量达到了一个水准。也就是说,我尽可能地读了。
连姥姥这个教授都说书可以放一放的时候,我却不务正业地去阅读。
后汉演义我读到了二十回,一共一百回,不想读了。
余光中的书断续地读着。还有什么来着,我记不清楚了……最近所有的思绪,都停在他的句子上。
---------------------------------------------------------------------------------------
晚上我有发短信。
谈交心的事,感觉彼此只懂了一半。
这种只懂一半的感觉,其实是刚刚好的。是我喜欢的感觉。
---------------------------------------------------------------------------------------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课依然在上着。
也不知道本到底上回来了没有。没事的时候,我就默写词句。
今天有人说,我的空间(其实博上也一样)没有意思。
我说,我本来就跟恋不恋这种事情不搭边,当然没有你关心的话题。
---------------------------------------------------------------------------------------
没事翻了翻三国,孔明的岳父吟过这样的句子,说是出自梁父吟的:
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乱飘,尽改江山旧。
仰面观太虚,疑是玉龙斗: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
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

在此用作空间。标题也改了——小楼一夜听春雨,很好理解,大概很符合我的心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