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回忆什么

如果你的枕边人还是个新嫁娘

你在扼腕什么

如果被你牵过红毯的是你灵魂的伴

你一脚踏进人生的河

却不肯湿了那年轻的衣裳

你坐拥各种完满

可这实实在在的完满啊

绝没有添满你骄傲的心

你并无丝毫刻意

而那个位置上端坐的是那个相忘于江湖的人留下的灵

人生是一次错位的咬合

于是我们走过的都是混沌的岁月

哪一刻清晰

哪一刻终结

联系到近十年未见的画室的朋友们,那些结了婚的男人们和我对话之后,晚上我写了以上的文字。不写觉得不吐不快,写了觉得挺欠。唉!为什么看了的人都觉得自己好像错位了?其实吧,你能够在的位置就是你的位置,不管你怎么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