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旧金山市,最近开始了一项小小的市政工程。一棵树龄七十的大树,因为经常对交通造成影响——好吧,就是太大了,挡路——引发了这个拯救工程。

最初,只是打算小小的围起来,让车子绕一下而已。应该是个小工程,如果放在北京上海,也就是半天儿,估计也就修好了。
工人们到了,结果……?人行道好像不是很合适耶,既然要修,就一起修一下吧。可是,按照联邦的规章,人行道的工程应该保证该人行道可以让轮椅通行无阻。于是,这个工程变成了:围树+把人行道挖低一点儿。好像还是很容易,如果在中国,那估计就是一两天。
可是,挖的过程中,把PG&E的管子给挖断了,整个街区停电袅……
好吧,已经做了这么多,那就继续做下去吧。
期间林林总总发现的问题还有:好像救火水龙也有问题来着……
一个原本大约几周(注意,美国标准是‘几周’)就完成的小工程,迄今已经持续了两个月,每天有五六个大汉来工作,有时候礼拜六还要加班——美国周末加班如果是给政府工程做如果有工会如果等等等等一般可以双薪哟。邻居们摇头说,看起来还要一阵子呢。
为什么?因为人行道挖低了,现在,好像只好把整个路面也挖低一点……
作为纳税人,我只能闷闷的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州长在靠公开拍卖企图平衡本年度的州预算。据说,只要每个居民买上拍卖的T-shirt 24件,那我们今年的预算就能平衡袅。换言之,我家得囤上72件儿呢。
本地的另外一个工程,是一条马路的拓宽。这条路在我们去动物园的路上,自从我们在小猫半岁多的时候开始去动物园就一直在修。迄今,经过一年的努力工作,已经把马路中间的隔离带(大概一米宽?)部分挖开了,下雨天看着真绝望。这个工程将在两三年后完工——我真诚希望,那棵树的故事不要在这里重演。
这又让我想起来,好几年前,我们一条花了大约三四年时间铺好的马路——真的,只有两站地,但是就是花了那么久——铺好的第二天就挖开了,崭崭新的路,我们开车经过都心疼。然后又花了很久铺上了然后又挖开了又铺上了,然后又过了几天,把路边上巨大的尤加利树砍了,然后就把路拓宽了。当然路又重新铺了一次。
嗨,不要让我开始,不然我就要继续说说我们著名的880公路计划了……我来湾区多久他们就修了多久,在那以前修了多久我还不知道。这一串项目里目前正在进行的是880-92立交桥工程,2007年10月开始,预期48个月完成。4年,一个立交桥…… 我沉痛的为那些天天经过该桥要堵四年车的同志们悲哀,你们会习惯的。当年,我们,就是这么过来的……
作为纳税人……我还想说,钱……
跑题了,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