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我不定期有个人情应酬,给我那任职某大周刊的姐们改稿。主要是应付她处女座的领导提出的苛刻要求。她把原文发过来,我会觉得大多写得都很不错(这是真的)。但是,我只要知道他处女座的领导提出的要求后,20分钟就搞定修改,应对自如,且第二天得到该领导首肯。不是改得好,因为基本没动,只是调整结构。因为。。。因为我太了解可爱又纠结的处女了~~~(不包括大头)

我每次只做一种文字修改,那就是题目。她做收藏的,合我的口味,又有一堆国内外的第一手消息可知,我就拿看稿当书友会活动了。

image

最近,她写了不少苏富比和佳士得拍卖的东西。这中间,我特别关注的一幅画是《喝苦艾酒的人》,当然还有莫奈那标志着时代的《睡莲》。《喝苦艾酒的人》是毕加索的画作。姐们的文字说,这幅20年来最重要的印象派作品拍卖在佳士得伦敦总部举行。毕加索蓝色时期代表作《喝苦艾酒的人》以3476万英镑成交。

说实话,我不喜欢毕加索一如我不喜欢法国电影一般。当然,他不是法国人,他是法国的共党。

在大学的时候,常跑到油画系的楼去玩,跟他们论道。目的是“抬杠长能耐”!如果谁跟我说:“我喜欢毕加索的画”,我肯定问他“毕加索的画你认为哪里好”!丫如果跟我论的是“造型”、“用色”、“意义”等等,随即被我划入另册,名曰“装逼犯”。经过2年的洗礼,在大三的时候,他们集体要订票看张克的全本《伍子胥》。您相信我的忽悠能力吗?!一堆嬉皮朋克似的人,画着你看不懂的脏油画,但是却能去听京剧。在我认为他们包容的同时,我也自认包容了。

只有老李,他喜欢毕加索、席勒等人的理由很充分,人家说:“就是喜欢”!这理由我喜欢!再看看老李的画,我绝对相信他喜欢的可信度。

之所以喜欢《喝苦艾酒的人》这幅画,不是因为毕翁那蓝色时期的难得画作,却是我喜欢那苦艾酒的神秘感,有点子魏晋药酒的感觉,当然了在我本心中程度绝不如后者。老梁做酒,有好苦艾。我一次也没喝过,虽然他力劝不会上瘾,还需要调对,但我也怕怕得很,我对瘾没有抵抗力。烟、茶、香,都有瘾,何况似毒如醴的苦艾涅~~

image

据载海明威、毕加索、王尔德和莫奈等人都是这“绿色仙子”的被俘获者,苦艾更是他们难以割舍的灵感来源。于我至今能喝的酒,也就是二锅头!他是我的灵感来源!不论红星、牛栏山都以大瓶为佳,起码56度,和苦艾酒的度数差不多,它55度。餐桌上人家劝酒茅台,说是军区特供,某家看来都是有股子敌敌畏味儿!拒喝。亏我在有些酒桌上还装不会喝酒呢,也亏他们不知道我的这个自留地儿。

现在我还喝着呢。有仪式感的喝着。。。锡酒壶、花生米、老酒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