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把这个日志放在这分类里对不对啊囧,为了体会所谓写手的心情,老娘决定直接搞一篇来写着玩,之前有想过调酒师装扮的儿子,啊,为啥觉得好燃XD,于是还想了个人物准备虐的,让儿子跑个龙套。
处女作,处女作啊,不看以后么机会了啊,人一生只有那么一次第一次那啥的啊(群殴

于是丢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一定是抄我的= =+++

《琥珀之梦》080731完稿 by aki

 

艾尔维把玩着手里那颗晶莹的琥珀石,威廉看着这个有着琥珀色的瞳孔的美人笑得眯缝起双眼,突然也跟着一起心情愉快了起来。因为艾尔维的笑容就像是神奇的魔力饮料会让人觉得好像一切都是那么值得开心。

明天,是艾尔维的18岁生日,之前有说过要陪他过生日,可惜的是其他应酬缠身,为了不要让情人闹别扭,嘛,其实说实话,威廉知道艾尔维根本不会因此觉得寂寞或者难过,因为他有着自己的浪漫爱情生活。

 

今天晚上12点之后,自己就要满18岁了。他是个有着蜂蜜色头发,琥珀色瞳孔的迷人少年。象牙色的肌肤,匀称的身材,性感优美的嘴形,撅起嘴的时候会让人忍不住想伸手触摸,他大笑起来的时候像金灿灿的向日葵,恬静的微笑仿佛是清晨叶片上的露珠。

 

这样的艾尔维像一颗璀璨的钻石一样夺目,威廉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就对他产生了兴趣,艾尔维也没有拒绝的意思,他对自己的美貌很有信心。向往着富有名流的生活,并且毫不愧疚于自己的情人地位,他觉得自己对爱情的定义是很高尚的,威廉并不是爱他的心,要的只是一种身体的快乐,而他喜欢的是威廉的地位和金钱,当然,也有身体的享受。

 

“这块琥珀合你心意吗?”威廉温和的男低音响了起来,顺手搂住了艾尔维的肩膀。怀里人转了转漂亮的眼珠,“嗯,还好啦。不过你还不去参加你的应酬吗?迟到了那些老头子又要啰嗦了吧”

 

“什么老头子,他们和我都差不多年纪,你在影射什么吗?”威廉伸手捏了捏那个精巧的鼻梁,换来一个调皮的鬼脸,随后他在那娇艳的唇上亲吻了一下,起身出门了。

 

艾尔维懒在沙发里发了10秒的呆,然后伸了个大懒腰,现在是傍晚6点,想到今晚的生日可以和那个人一起度过,少年忍不住弯起了嘴角,出门之前他瞄到了那颗躺在沙发上的琥珀石,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把它揣进了口袋里

 

深秋的天暗得很早,艾尔维拐进小巷子的时候,巴黎的街上已经是华灯初放了,抬手看了看手表发现才645,那个人打工应该还没有回到家,脑袋里咕噜噜转着有什么可以消磨时光的去处,巷子的深处好像一直都没时间去看过,好奇心和闲暇的时间促使着艾尔维走了进去,走了一会儿几乎觉得没可能会有什么新鲜的东西的时候,有一家小小酒吧出现在眼前,没什么犹豫就推门进去了,门合上的一瞬间,外界的喧嚣都被隔离,像踏进了另外的空间。

 

黑发的东洋少年站在吧台里微笑着欠身

 

“欢迎光临Ange Embrasser

 

艾尔维看到那少年黑宝石一般深邃闪烁的瞳孔恰到好处地嵌在曲线柔和的脸庞上,浓密纤长的睫毛和有力的眉毛,柔软顺滑的黑色齐耳短发,右侧的发丝摞起别在耳后,英挺的鼻型配上优美的唇形,微笑起来的时候流线上挑的眼角溢出说不清的魅惑。有点意外这个看上去才156岁的少年竟然能有如此的风情,而且,看他的打扮似乎是专业的调酒师。艾尔维觉得自己许久没有对一个人的容貌如此赞叹过了,他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选了个面对少年的位子坐了下来。

 

“这个酒吧,你开的?”好奇心让艾尔维直接开门见山说出了疑问。对方依然是笑得相当自得,用磁磁的少年特有的声线回答说“没错呢,不过貌似很多人都对此心存疑虑。”

 

“唔嗯~很有趣啊,你叫什么?我听说专业调酒师不用客人说什么就能调出客人最中意的酒,我很有兴趣想试试哦”琥珀色的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彩,果然这个生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出现了很多惊喜呢。对方眯着眼看着蜂蜜色头发的少年,然后不紧不慢地说“可以叫我Ryosuke,那么,现在我就自作主张为客人您调制一杯最适合您的酒吧”

 

黑发的少年很轻盈地打开3种酒,然后熟练地使用精确的剂量工具取出了适当的量将它们混合起来,艾尔维撑着下巴看着他,觉得他有着非常漂亮的手,只是几个简单的动作被他做起来竟然是如此优美,艾尔维对调酒并没有什么研究,还没看出多少门路,叫做Ryosuke的少年已经把酒注入了透明的琉璃杯里,端上了吧台。

 

酒杯里的液体神奇地分成了几层,钻石的晶莹,祖母绿的翠色,红宝石的明艳,明明是液体却竟然完全没有混合。

 

“这个酒叫做Bijou[]宝石),利用液体的密度制造出分层效果,是一种彩虹酒。”艾尔维的琥珀色瞳孔里映出五彩斑斓,他想到了宴会上夫人们身上的珠宝饰品,突然觉得有点反感,那种俗气的饰物怎么能用来比喻自己,但是一听到彩虹,心情又莫名好了起来,他想到了今晚要去见的那个人,有一次艾尔维说,生日礼物想要彩虹,那个人头疼了很久,结果就用颜料给自己画了一个房间的彩虹,看到那些墙壁上的彩虹的时候,自己笑得乱没形象,问他,你怎么那么傻,那人拿着画笔,目光里是无限的宠爱。

 

于是艾尔维突然笑出来了,他喜欢浪漫的感情,所以他爱上了那个穷画家,生日的时候那个人送不起宝石给他,却总能给他意想不到的惊喜。

 

Bijou这个名字不好,太俗气了,Arc-en-ciel[]彩虹)比较好吧,而且,我并不觉得它适合我,嗯,不过算了”他伸手拿起搅拌的用具随意搅拌了两下,钻石,祖母绿,红宝石一瞬间消失了,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骄傲,没错,那些金钱权利什么的,就和这液体一样,多么不堪一击啊。

 

三色的液体混合在一起,激荡,最后回旋着平静下来,像经历了乱世沉浮之后安逸的心灵,沉淀了痛苦,只留下清澈,这次艾尔维的瞳孔里映出了更深的琥珀色,他看到彩虹消失之后,只留下了琥珀色的液体,和自己的瞳孔一样美丽的颜色。

 

 

Ryosuke一脸平静地看着艾尔维,黑色的瞳孔里映出艾尔维蜂蜜色的头发,琥珀色的双眼,还有他幸福的笑意,他喝掉了杯子里的酒,然后站起身来说“我想到了更好的名字,这个酒应该叫Amber Rêver[]琥珀之梦)才对,你的确是很棒的调酒师”

 

临走的时候,艾尔维掏出那块琥珀石放在吧台上,Ryosuke用一种冷漠的眼神看着石头说“客人,我是不接受这种东西的。”,蜂蜜色的妖精大笑说“不要这么一本正经的,这石头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送给你,谢谢你的酒,让我知道了自己的心意”,然后他挥挥手,潇洒地离开。

TBC- -||||看下一篇日志吧,因为一个日志塞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