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开始爱听钢琴曲。今天开始写这篇文章,思索了很久,想找地方写下来,可是空间不是个好地方,又或者说写出来也不是特意想给别人看。但是也没必要弄一个只对自己可见。想倾诉,又不愿意赤裸裸展现在熟悉的人面前。也许是怕别人觉得烦躁,或者是怕影响了别人的心情,又或者我应该是怕当别人会习以为常以为我要说的是他们想的,而其实根本不是。

好像每一次想写一些什么,内心都经过很大的挣扎。

我想,过了这么多年,这里,也不会有谁再来看了。那么,我想,还是来这里说点什么。

有时候,会觉得有那么丁点没有释怀,有时候,又觉得所有都放下了。

可总是,遇到一些小启发点,然后波动情绪,不过我觉得相对年少时候,内心虽然算不上真正调柔,但是上师的加持,也算改变了一些些。

比如今天和HH理论,我问,你是怎么想的。你有什么计划,未来有什么样的打算。

当然,HH的回答很简单,我都不用想我就能知道答案。

也许了,一般人听到这里肯定会以为我很了解HH,可其实,我并不了解。在熟悉的人面前,我喜欢表达自己,我任何一个想法,一个看法,也许口无遮拦,不计后果,或者说的难听就是放肆自己的嘴巴。而的确,我会对我身边的人这样。那也是我认为我不想包装自己,活的很真实的展现自己,为了让大家知道,我是真心诚意的当你们朋友。好也好,坏也罢,都想让大家看见。

我也喜欢对方回馈我,哪怕是有时候我也会看不惯对方的样子,但是我觉得这就是沟通和交流。只有这样,大家才会更了解彼此,才会更交心。

说起来,还是我执,觉得因为是“我”,所以“我”说的,“我”做的,“我”认为的,一切都还停留在“我”。我怎么还在自圆其说的表达“我”看起来多么真性情的人,多么粗性子好像很有道理的人。

说是大乘佛法的弟子,真的有在做么,好像一直把自己看的很重要。

最可笑的是我问HH那些话,说完我就开始意识到这就是我自己扇了自己一个嘴巴。

我一次次的说着无常,一次次告诉别人,世事无常,自己呢。还坚信着有常。多么可笑。

看了那么多上师教言,思索了那么多次无常,却还是在问别人,你未来有什么打算。

多么无聊的问题。

明明这世界上就不会有不变的答案。如果说不变的,那就是谁知道呢。

今天的我们也许健康,富裕,快乐,明天的我们是否还能如此,谁又知道呢。

今天的不如意,不顺心,也许明天就是一个大颠覆,谁又知道呢。

每一秒,都在不停的变。明明知道如此,为什么还在做一些可笑无意义的事情,为什么嘴巴里还在问些没有意义的话语。

问别人有什么计划,就算别人说出来,那这个计划是真的不变的么,还是只是为了满足我们想听到的。

想想多么可怕,谁不在自欺欺人。

恋人也好,朋友也罢。或是兄长,或是亲人。那些说了多少次的我一定,我肯定,真的有几个最后做到了。

或是自己,或是外界,种种因素,我想我今天学习到了。

我能改变的,就是,改变我自己。

不再问这些无意义的话,让因缘聚合都按照他们原来的模样,随缘。不再困住自己的心,容纳别人。

我想,这就是上师的加持,是您的慈悲加持,让我今天彻底看到自己说一套做一套的样子。

既然世事无常,既然人世无常,何必深根究底。

回去的路上,看见面包橱窗外的情侣拥抱,我猜想,他们有没有彼此承诺。这又是他们承诺过的第几个人。

呵呵。

所有的一切,都感恩上师。

愿你时常摄受我,加持我,垂恋我。让我擦干净这颗尘土飞扬的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