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帝诗人雪莱曾经说过,冬天已经来了,雾霾天气还会远吗?

兴邦元年一二月间,全国人民正在喜气洋洋迎接大国崛起后的第七个春节。住在北京近郊的命理艺术家李狗蛋,今天准备早一点开工为回家过年挣最后一笔路费。他拿起自己的营业工具出门了,——红霞证件照一张,一本《二奶面相十忌》,以及一个越狱版iPad。狗蛋本来是在批发市场做鱼翅生意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灭绝鱼翅行业的,居然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央电视台。

出门的时候狗蛋惊呆了,漫天的迷雾弥散在整个城市的上空,浓得连对面墙上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的标语都看不到了。狗蛋果断放弃了自驾比亚迪,这种气象条件下,黄灯肯定是看不见了。

漫天的迷雾来的如此浓烈和突然,以至于人们都惊慌得四下躲避,狗蛋和一群人像没头苍蝇一样拥挤在一家外资超市内。人们关紧门窗,眼看着外面浓密的大雾,似乎内藏杀机,却也没人敢出去。他们在超市里等待着,等着迷雾散去,但漫长的时间过去后,迷雾却还是没有一点要消失的意思。不少人的肚子却咕咕叫起来,“大家帮忙找找,超市里有吃的吗?”一妇女发话了。“吃的在哪儿我不知道,手表在哪儿我门儿清”,一爱国青年激动地往柜台里面一指,“去年9月份我才来砸过。”

确信超市是日资后,大家开始各自寻食各自安窝。就这样浑浑噩噩一个白天就过去了。终于有《走进科学》的忠实观众不耐烦了,不顾大家的劝阻毅然要走进迷雾一探究竟。为了安全起见,大家决定以陌陌联系,以确定距离,遇到危险再微信摇一摇。都说恐惧会让人智商为零,人们似乎都忘记了,大家的iPhone都已经一天没充电了。恐怖的一幕如期而至,走入迷雾的人仿佛被什么东西所吞噬,永远地消失了。

吓破了胆的人们只好继续坐守。天黑了,大家意识到,超市已经停电了。一切都笼罩在不安与挣扎之中,外面未知的危险时刻让人们毛骨悚然,而失去耐心的人们也逐渐精神崩溃开始内讧,人群迅速分裂为“好声音”派和“我是歌手”派,周立波派和徐铮派,C罗派和梅西派,南方派和尺度派,砍柴派和挺柴派,秦楚魏韩齐燕赵派和齐楚燕韩赵魏秦派,暖气无罪派和包邮有理派,诸如此类。各大小派系在超市内为抢夺资源和会员而大打出手,经过激烈的弱肉强食兼并重组,众多的派系最终合并为北方人派和南方人派。

面对内忧外患,男主李狗蛋忍无可忍,义无反顾地冲入了迷雾。

不知多久之后,在迷雾中昏迷的狗蛋被一阵急促地推搡,醒来一看,一溜坦克从大路上开过,戴着防毒面具兔子兵排成了长队,天上还有战斗机的轰鸣,雾太大也看不清,看样子是要打仗了。

打头的兵头子踢了狗蛋一脚,“你是怎么跑出来的?这么大的毒雾,你不怕死吗?”狗蛋勉强支起身子,“俺以前在黑心棉厂里干过,习惯了。”“看来,我们的试验……”兔子兵欲言又止,却止不住自豪。“兵大哥”,狗蛋一听这话里有玄机,一个激灵蹦了起来,“什么试验啊?这雾?”“对不起,一公斤棉花更重,小明是凶手!”兔子兵当然不会走漏秘密,上面早就统一了口径。

狗蛋连说了几句话,又吸了不少毒气,一口气缓不过来,瘫倒在地。兔子兵正要蹲下去检查狗蛋是死是活,一旁的兔兵乙踱过来,“看来,这样的雾霾试验还要再多搞几场啊”。

兔兵甲摇摇头:“时间紧迫,只能硬上了。”

“可是,对付脚盆鸡倒也罢了”兔兵乙脸上泛起疑云,“我们的雾霾大杀器一出,可就是与白头鹰彻底撕破脸啦?”

“你懂什么,在这场世界环境大战中,胜利一定属于我们兔子。”兔兵甲坚定地望了望远方,能见五米处。目光收回,神秘地说,“这几年,脚盆鸡一直在拿钓鱼岛问题卡我们的脖子,可是呢,我们却抓紧时间在他们海域偷挖珊瑚,这一招就叫釜底抽薪。”

“再来说白头鹰,十年前我们本来想发动生化战,他们却仗着世界卫生组织的旗号要我们公开数据,这几年,我们好不容易有了气象武器,他们又叫嚣着要公开什么PM2.5。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啊。”

“白头鹰为什么这般见不得咱好?”兔兵乙显然还是太年轻了。

兔兵甲语重心长地说,“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因为春运运力紧张,今年春节期间,我国城市人口将首次超过农村人口,我们工业化、城市化的趋势让白头鹰坐不住啦!这次我们的雾霾武器研发成功了,白头鹰就再也不能耀武扬威了!”

“可是,一会儿生化试验,一会儿气象试验的,咱们兔子受得了吗?”

“咱兔子做事向来老成。你以为三聚氰胺是白加的、地沟油是白掺的、毒玩具是白卖的?”

“可是”,兔兵乙还很天真,“那些奸商贪官岂不是被冤枉了?”

 “一切为了部落。”兔兵甲面色庄严,“记住,他们都是党员!”

兔兵甲说完,俯下身来,要帮李狗蛋合上眼睛,李狗蛋却像无数次从抗日电影里看到的那样,坚持着不忍牺牲,眼角余光望着中国的雾霾向遥远的国境线飘散,嘴角深沉地抽搐着,缓缓吐出:“一曲忠诚的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