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雨后,从林子边走。看到边上的树又抽枝长叶了,大概是近来多雨的缘故。

突然就想起“孟夏园林草木长”这一句来,满不搭界的,今儿个都立秋了。

不过还是找出老录音来听了十来遍,真好,老没听了。

听着听着,不禁觉得自己可笑。“脑子搭筋”大概就是这样的,多惨的段子啊,跟这牛女相会的奥运前夜听——莫非是为的“白日里神魂颠倒情思倦,到晚来彻夜无眠恨漏长”?

但我想明晚那几个小时的show一定不值得翻来覆去看的,虽然我半天的假算是托它的福。

这只录了前一半儿的段子最后两句“世界上哪有这个样的风流子,易求无价宝也难得个有情的郎”倒是好,咱也应个景儿吧,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