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http://node1.foto.ycstatic.com/201002/22/5/28476309.jpg[/img]
2010年,又一年

image

每年到过年的时候我都相当无奈,感觉每天就只想呆家里,哪里也不去,什么人也不见。
避年也要有个好理由,我这什么也没有只能硬着头皮去见人。

头发没有整理,蓬松的发型显得格外邋遢,没有过多去修饰外表,是怎样就怎样的心态一直给无视。
我只习惯拿着相机去拍别人,发现很奇怪的事,当你跟他们说:拍照吧,大家都一副不太愿意的表情,但真的要拍的时候他们会摆个正经八板的姿势去配合。能感觉到他们很想被拍又不太愿意说出来。

老爸开车的时候一路提醒我的年纪不小了,该为自己打算打算。老妈也一面正经地说要不找个时间带我去见识见识下!一次不够再提醒一次,重复N篇以达到我说好为止。旁边的亲戚更是以大逆不道来形容,火上加油!但一般情况下,我都是敷衍了事,或者沉默不语。但这次真的烦得够呛,我直接反击,表明自己对婚姻的立场,坚持不嫁。他们觉得我好像怀春少女那样缺乏男人的滋润,以为男人都是女人赖以生存的靠山。当然,女权主义的我肯定不会妥协,还大声誓言明年过年去旅游不回家。
真没想到我老爸老妈居然以我气他们来要挟,其实要是我有一定的地位和工作稳定,他们还会这样吗?老念叨:“这是人生的必经阶段!”我开始厌恶这样的阶段,厌恶这所谓的规则。

人就不能自主点吗,做女人一定要嫁人生孩子才完整人生吗?

image

目前最首要的事情是找份高待遇的好工作,现在是最穷迫的时刻,一触即发的事情还需要好好准备。
用最轻盈的脚步跨过生命最沉重的事情,一切皆有转机。为自己祈祷这糟粕的时刻尽快离场,好好迎接新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