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这一周的餐饮生活,大赢家是呷哺。来北京几年了,就刚来的那会被人领着去过一次呷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再也没有去过,对这个吃饭的地也没什么太多期待。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是当年的我并不接受这种吃火锅的方式,一人一个锅,一堆生菜涮涮就吃了,虽然燃着火挺热乎的,然后一人一口锅的感觉还是怪里怪气的。当年应该会感叹--一顿饭吃的好陌生啊!!!

     【题外有感】什么都会变,几年下来,我也变了。。。开始变的喜欢吃火锅,当然并没有对呷哺产生什么期待,也许在概念里并不会刻意想起这个地方。纵使逛街经常要看到它,也常常因为黑压压的人围成一圈的感觉而望而却步了。就像不爱去回转寿司,它不太合胃口并不是最大的原因。也许是同样像呷哺,不喜欢吃饭的时候还冷冰冰离得远远的感觉,也不喜欢吃饭的时候对面毫无屏障的坐着陌生人,更不喜欢吃饭的时候,没有区隔,陌生人和朋友与我的距离都是一样的。。。慢慢的发现,我对吃饭的感觉原来这么私密。。今天在呷哺的饭桌上昭杨说:“火锅最不适合一个人吃。”深有同感。。。但是更有感触的是,饭不适合一个人吃。。一个人在北京,似乎什么事情一个人都没有一个人吃饭来的落寞。虽然到现在,这种时候还不太多,但是每每遇到,都觉得心中有一点点发涩,想想很多时候都会遇到困难,也没想过有多难,但是当发现需要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却感觉到原来自己的生活也会难过。。

     【感太多了,绕回来】呷哺三人行,我,小慧,昭杨。。。。我和小慧最牛叉,短短一周去了三次。。。就图一个便宜量大又好吃。。。一边吃一边感慨,花60块吃到每次都走不动,实在不容易。。本月大家都闹饥荒,小慧拿了工作以来最低的一次月薪,1200块,全世界都笑掉大牙,成了本周最大的话柄,当然这月她会一直活在阴影中间。。。想想自己还不如他,交了房租和信用卡之后,几百块度一月的日子想想都没办法面对。昭杨是我们中间最貌似有钱人的一位。所以难免遭到我们一次有一次的敲诈。我们俩在他面前几乎是把戏玩尽,谄媚逼迫样样都来,他从来都是唯唯诺诺,当然他怎样的表现,我们都认定他是答应。。哈哈哈!于是我们常常将晚餐定在东方银座,听起来感觉良好,但是谁知道我们三次都去呷哺。。。。

      【尾】今天在回程的车上,小慧提议以后大家晚上不吃饭了,我们一致同意,可是回到家,我会想,每天也只有晚餐的时候才是自己正式吃饭的时候,才是觉得有一些温暖的时候,如果晚餐这个仪式也取消了,那我在北京的生活还有什么???

      【题外话】昨天策划会,老童说,很久不看书了,突然认真看书,才发现自己越来越是个文盲,很多字都不认识。
                          今天突然想起这句话,想想自己工作之后,发现两点改变,慢慢的变得越来越文盲 越来越流氓。。。。
                           每天忙忙碌碌的生活,原来就是为了成就“二mang”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