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 刚刚捧了新鲜出炉的烤鸡出菜市, 就撞上了暴雨。 于是路人看到一个穿白色细高跟鞋的女人捧着心爱的烤鸡在暴雨中狂奔, 那个裙裾翻飞哟, 画面相当的写意!

*      *      *      *      *      *

接连两晚做梦, 梦境异曲同工, 但想破头都不能解其中意, 特此记下来,  望高人点拨。

梦境一:

一个赤裸裸——一出场就是限制级, 囧——的男婴, 动作极为麻利地从屋外蹿入, 爬上一高凳, 举起一只腿, 单腿站立, 开始嘘嘘……分明就是小狗撒尿的动作 - - 我气急, 一把将之拽下来翻过身, 眼看一巴掌就要落到那粉嫩粉嫩的小屁屁上了, 但不知怎地, 落下去竟然手软无力了。 忿忿, 再打, 再无力。 几番如此, 我实在不甘, 干脆改打为掐, 那清新爽洁不紧绷的手感, 直到现在还栩栩如生啊……再囧。

梦境二:

我那装的脏衣服篮子忽然蹿出一只小小猫, 是的, 还是蹿。 这小崽子的动作也极为麻利, 三下五除二蹿进我的洗衣机, 然后, 又尿尿了…… 我再次气急, 伸手将其拽出来, 那小崽子还想咬我, 但终究没下口。 我把这只废材小猫摁在腿上, 打算打其屁屁作为教训, 谁知关键时刻又抽风, 怎么打下去都像是手掌瘫痪了似的!!     

以上。 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