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在和人聊天,妈妈突然来电话,哭着说:外婆快不行了,你明天有空去医院看看。再不看,可能就没机会了。我一阵头皮发麻,害怕得很。外婆糖尿病并发心脏病,现在有心梗。住在神经内科病床。心脏科病床满了。医生说,即使转过去,这个病发作起来,也不一定有用。要么转重症监护。但老人年纪这么大了,不想她再去重症监护受那个罪。

老人最怕冬至了。今年冬至来得特别晚。我以为已经过了,原来还远远没到。

我和妈妈说,老人年纪这么大了,大家都有思想准备,你不要太难过。话虽这么说,但一想到外婆有可能离开我们,还是心如刀绞。

今年不太顺,事情太多。外婆也不太去看望了。想当初还信誓旦旦,每周,双周,来看一次。一直没做到。这次保姆是我叫的,和外婆相处不太好,前段时间还和外婆吵架,当时外婆就气得发抖,心脏病发作。都是我害了外婆。

我们家,都是女人先死,再男人死。亲外婆,奶奶,都是早走的。

很多时候 ,只有当亲人永远地离去以后,你才知道,你有多想念。

外婆啊,不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