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趟南京回来,可劲儿感冒,可劲儿上班。

       这两天感冒全面爆发,俺老人家此刻仍拖着病躯上班。握拳,俺是一个坚强的孩子:)

       到南京后去常州看一美女同学,顺便拐带一帅男同学同往。该美女与帅男经年未谋面,见面第一眼便大叹造物不公:这男人跟十年前没啥大不同,就换身loli衣往高中生里一摆,也能蒙混过关。当然,美女震惊之下言辞稍微夸张一点也可以理解。当下俩女人迅速站队,鉴于该帅男小俺八个钟头,站队的标准自然以俺出生以后那一小时为界,于是俩自怨自艾哀叹青春流逝的女人顿时在不是一代人的心理建设下迅速堆出满眼笑意。

        中午俺们三人在常州市中心某湘菜园还是啥园坐等另一小女人,话题不知咋转到俺家葱头身上,某只没心没肺的女人当下就想重新站队,队还没站稳,俺的眼睛就开始放光,某园放的背景音乐实在是太小太小太小,但是丝毫不影响俺对那久违却又无比熟悉的前奏音乐瞬时反应,是黑珍珠的Loving,心情大好大大好,俺老人家笑眯眯:现在放的就是俺家春春的歌……不喜欢是吧,那就饿着肚子好好忍受,俺老人家反正心下大唱欢歌^ ^俺千里之外能听到俺家葱头的声音,俺得自己美足美过瘾,谁耐烦种玉米,凡事自有因果报,恶人自有玉米磨哈……

      话说这个因果……这位帅男同学暑期回趟老家后,无比悲愤地通知俺,他的亲亲小妹,这一次居然突然就成了玉米,某天他和妹夫对着电视上的小葱头大嚷换台之际,他的温柔小妹突然就爆发了……小美女实在大快人心,俺老人家心花那个怒放放放放放放……大笑……

       貌似跑题。通知妞们,俺昨天把头发剪了;剪完才想起来心疼俺的过腰长发……

       最后入题,国庆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