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这个不是家底,真不是。

不光东北人,全国人民都知道这个菜,做的比我好的,全国有30多人,所以这个真不敢叫家底。

话说,我们东北人真的不怎么吃这个,真的。就好像北京人不以烤鸭为主食,四川人不天天吃麻辣烫,天津人不是一天三顿包子,日本人不是每餐都少不了寿司一样。有些东西,根深蒂固的印在了你的脑海里,久了,你就觉得是应该的,我在黑龙江生活了近20年,就没在菜馆里见过乱炖这道菜,你信吗?

说这么多,我们今天还是要学这个,不为猪肉,也不为粉条,而是为了安慰你们这些小吃货的心。


image

 猪五花肉切块,五花肉就是猪的肚腩肉,肚子那块,一道皮,一道白一道红一道白一道红,一共5层,所以叫五花肉,这个肉最适合炖了,人们都说人最柔弱的是心,其实不然,我认为是五花肉。这个不是红烧肉,所以要切的细一些,比大拇指(成人,18岁以上到35岁之间的正常人的大拇指,)粗一些就好,容易熟,葱姜蒜八角也需要。

image

image

 
 炒锅里放油,烧热后下肉块葱姜蒜八角进去煸炒,肉表面发焦后,淋大半勺子酱油进去,继续炒,按理说我们东北人做菜连料酒都不放,吃的全是食物本身的原始味,但现在的肉实在是不香,所以大家放酱油的同时,也放点料酒进去。

image

image
 
 然后加入水,没过肉为量,倒进一个带盖子的锅里,放盐和五香粉,盖上盖子小火炖个一个来钟头,肉烂就好了。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粉条要用开水泡软,然后捞出来加进肉锅里,炖到粉条中间没有白芯,熟烂就可以出锅了,粉条这个东西,你边炖边尝,好了就关火,所以不会失败的。

 
我们东北叫红焖肉,这个跟南方的红烧肉是有区别的。东北菜除非一些特殊的,几乎连糖都不放,因为寒冷,动植物生长缓慢,吸收外界养分时间长,所以我觉得自然好吃一些。这里没有抬高东北菜的意思,我虽然是东北人,但在我心里最怀念的,还是一碗苏式红烧肉,提起这个话就长了。

那是我当兵的时候,有一次在山西代县打炮,那个时候打炮还是指炮兵实弹射击演习的意思,当地政府为了犒军,抬了2头猪来,

连长眼睛一下就亮了:咱们连3个月都不用买肉了,省呀。

司务长:连长高明呀。

指导员眼睛也亮了:把猪肥肉炼油,咱们连3个月都不用买油了,省呀。

司务长:指导员高明呀。

副连长眼睛更亮了:猪皮留着搽锅,咱们连3个月连油都不用了,省呀。

司务长:副连长高明呀。

………………

我们在旁边真是敢怒不敢言呀,这个时候营长来了,营长听说有猪肉吃就来了,营长是苏北人,站在那里就开骂:MLGB的,把2头猪肉给我杀了,都给我做成红烧肉,炒菜放点肉叫你娘的吃肉?

 

营长亲自下厨,把麻将大的猪肉块下大锅里翻炒,加大量的糖炒出糖色,倒了一箱啤酒进去,盖上盖子就烧了起来,那是我长这么大,吃过最香的猪肉,说一辈子有点长,反正是真香呀,时至今日,回想起来,还是那么的难忘。

 

跟大家说了这么多,其实想说的就是,有一些朋友,或许时间过去了很久,但见面依旧如故,有一些事情,或许时间过去了很久,但回想起来依稀可见,有一种味道,或许时间过去了很久,但回味起来依然可嗅。我知道,在按相同的做法相同的材料怎么也是无法还原当初的味道,但正是那种回味让我们有理由珍惜每一次的大快朵颐。

 

抒情到此结束,炖肉要多炖一些,然后分小份放袋子里,冰箱冻起来,想吃的时候拿出来一份,倒进锅里炖就可以了,可以炖白菜,炖土豆,炖芋头,炖梅干菜,炖粉条,炖南瓜,炖冬瓜,炖干菜,炖豆角,炖茄子,炖玉米,炖蘑菇,炖豆腐,炖冻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