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我准备拎包走人时,准妈妈警察叫住了我。拿回老婆家的户口本,指着属于老婆的那一页里面的婚姻状况一栏,说,这个要拿到当地派出所盖章,不能空着。

我一阵冷汗:又要寄回去盖章!

(待续)
再来叙写这段令人烦恼的故事时,北京已进入深秋时节。北京的深秋是突然的,迅速到你来不及体味那枯黄的落叶,和落叶里的黄昏。早上坐公车来,公车的轰鸣声震落了路旁的树叶。刚过了一个周末,清洁工人已经背着竹筐打扫起树叶来。

带着**派出所的指示回了家,我无言,甚至不愿在老婆面前提及此事。

然而经不住他们再三询问,我把过程又讲了一通。气愤之余,丈母娘又给内蒙的朋友打了电话,如此那般地说了一通。那边没说什么,轻轻叹了一句:北京办事真麻烦。

又过了几日,我抽出个空来,用全球特快专递把户口本、结婚证原件复印件一干东西寄了过去,过了三日,那边打电话过来,说已经收到马上去盖章。

四天后,我收到了寄回来的全球特快专递,翻开户口本,看到婚姻状况栏里添了两个字:已婚,并在上面盖了个红红的戳儿。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