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有了MSN签名档,这里从来就是个人化个性化的地标。然而今天发生的一系列离奇签名事件让这种“个人签名档”载体变成了一种群体化的犯罪行为。我们都是共犯,而主犯就是王三表老师。

起因是,王老师在MSN签名档里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我们有义务把许丁丁带坏

没过多久,上线的小茶将自己的签名改为:
我们有义务支持表哥的签名

紧接着,我添加了一条自己的签名:
我们与义务相对应的权利呢?许丁丁危险了~

此时,许丁丁终于按捺不住,亲身跳进了火坑参与进来:
我有义务配合你们把我带坏

后面的事情就是,在我的主持与号召之下,温馨将自己的签名改为:
要想带坏许丁丁,先找安安传传经
稍后不久,二丫也从MSN签名档上发来贺电:
许丁丁,你好坏呦~

这一系列群体签名事件,终于导致了一种崭新的文学体裁的诞生。它就像荷马史诗、像源氏物语、像乐府诗集、像古文观止、像四库全书,而它其中所包含的荡气回肠、你情我愿又远远超过了以上所有,我们看到这里蕴含的丰富的逻辑学、伦理学、生物学、法学、玄学等等学科内容,已经远远超过了那个经典的“秃驴、贫道和师太”的情爱武侠巨著。

收官之作是二丫的那句富于穿越范儿的总结体,直接将话题指向未来,指向结果。颇具领袖风范的是,二丫已经非常看好许丁丁学坏这个客观结果了,就像我们虽然一直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而始终相信共产主义终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