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 看 雲 起 時』:為 什 麼 派 錢 救 不 了 命 ?(陶傑)

金 融 海 嘯 , 政 局 經 濟 兩 破 敗 。 財 政 司 司 長 宣 布 修 修 補 補 的 救 市 措 施 , 減 免 差 餉 、 老 人 金 發 放 花 紅 、 公 屋 免 租 兩 個 月 、 津 貼 中 小 企 貸 款 , 卻 引 來 一 片 罵 聲 , 對 大 局 之 幫 補 , 極 為 有 限 。
為 什 麼 ? 因 為 寬 免 差 餉 、 免 公 屋 租 金 之 類 , 全 是 以 前 見 過 的 小 眉 小 眼 的 招 數 。 金 融 海 嘯 , 美 國 白 宮 流 行 一 句 話 : 「 不 要 浪 費 危 機 」 ( Don’t Waste A Crisis ) , 意 思 就 是 危 機 愈 深 重 , 政 府 就 愈 有 掃 場 裝 修 的 機 會 , 改 變 經 濟 結 構 , 天 翻 地 覆 , 乘 機 為 一 個 國 家 脫 胎 換 骨 。

當 年 華 爾 街 崩 市 , 羅 斯 福 採 納 凱 恩 斯 主 義 的 經 濟 精 神 , 由 政 府 主 動 , 推 動 十 大 建 設 , 把 美 國 自 由 市 場 經 濟 突 然 向 左 轉 。 這 就 是 不 浪 費 危 機 的 範 例 。 當 然 , 並 不 是 說 在 這 個 時 候 , 香 港 應 該 成 立 人 民 公 社 , 全 港 十 八 區 湧 到 附 近 指 定 的 一 個 商 場 , 筵 開 五 百 席 , 一 家 大 小 一 齊 吃 大 盆 菜 。 但 是 撥 款 百 幾 億 東 修 西 補 , 就 像 李 鴻 章 清 末 時 慨 嘆 : 方 今 這 個 大 清 國 , 就 靠 我 這 個 人 把 推 下 來 的 門 牆 用 些 破 紙 來 糊 了 。
免 差 餉 , 只 有 業 主 受 惠 。 公 屋 免 租 金 , 也 只 有 綜 援 戶 得 益 。 夾 在 當 中 一 大 批 租 屋 住 的 夾 心 階 層 呢 ? 業 主 交 少 兩 月 差 餉 , 不 會 主 動 減 租 。 住 公 屋 的 人 , 有 許 多 月 入 數 萬 。 反 而 在 尖 沙 咀 、 銅 鑼 灣 和 堅 道 一 帶 , 租 房 子 住 的 , 多 半 是 在 中 產 線 拼 搏 的 工 作 人 口 , 就 是 這 個 階 層 , 職 業 多 樣 , 由 尖 東 大 陸 妹 舞 小 姐 , 到 剛 入 行 的 年 輕 建 築 師 學 徒 , 他 們 在 財 政 司 司 長 的 救 市 方 案 中 , 一 點 好 處 也 沒 有 。 至 於 貸 款 中 小 企 , 規 定 「 必 須 有 三 年 業 績 」 , 但 同 樣 是 這 個 政 府 , 口 口 聲 聲 鼓 勵 「 創 意 」 。 沒 有 「 業 績 」 , 但 有 創 意 , 卻 又 想 成 立 一 個 小 企 業 , 怎 麼 辦 ? 即 使 有 「 業 績 」 , 也 要 填 幾 呎 厚 的 表 格 。 中 小 企 貸 款 , 以 前 也 出 過 的 舊 招 數 , 當 然 是 空 話 。
建 築 行 業 就 業 人 口 不 足 三 成 , 特 區 政 府 本 來 就 吹 噓 十 大 建 設 工 程 上 馬 。 如 果 有 誠 意 、 有 魄 力 , 根 本 不 必 宣 布 維 修 舊 樓 , 為 建 築 工 人 製 造 就 業 。 十 大 建 設 馬 上 動 工 三 四 項 , 建 築 行 業 的 失 業 問 題 就 可 以 大 有 補 救 。 現 在 , 十 大 放 過 不 提 , 因 為 撥 款 、 分 肥 、 環 保 吵 嚷 不 休 , 只 有 由 最 輕 易 的 修 補 舊 樓 着 手 。 今 天 的 特 區 政 府 像 格 列 佛 遊 記 裡 的 小 人 國 歷 險 , 一 個 肥 腫 的 大 人 , 放 倒 在 地 上 , 身 上 綁 滿 了 繩 子 , 身 陷 矮 人 國 寸 步 難 行 。 三 百 多 年 前 的 英 國 小 說 , 今 日 讀 來 仍 有 意 義 。

振 興 經 濟 , 不 是 這 樣 子 的 。 連 平 庸 如 奧 巴 馬 , 也 懂 得 快 馬 加 鞭 叫 美 國 推 動 能 源 經 濟 。 一 旦 能 源 得 到 解 放 , 不 再 倚 賴 石 油 , 美 國 就 可 以 善 用 這 場 金 融 海 嘯 , 達 到 「 不 浪 費 一 場 危 機 」 的 創 造 新 時 代 的 效 果 。 特 區 政 府 呢 ? 叫 嚷 了 十 年 八 載 的 創 意 工 業 , 一 樣 也 沒 有 做 。 成 立 一 個 所 謂 「 創 意 辦 公 室 」 , 也 是 親 英 崇 美 、 從 英 國 人 那 裡 拾 回 來 的 口 水 尾 , 但 英 國 人 行 , 香 港 的 中 國 人 就 是 不 行 。
如 此 論 斷 , 當 然 有 理 據 。 我 最 近 去 倫 敦 , 週 末 上 午 在 酒 店 玩 弄 電 視 遙 控 器 , 發 現 BBC 台 正 在 播 幾 齣 本 地 製 作 的 新 卡 通 。 其 中 一 個 叫 做 《 救 火 員 森 姆 》 ( Sam The Fireman ) , 講 一 個 叫 做 阿 Sam 的 消 防 員 駕 着 消 防 車 穿 省 過 鎮 , 像 俠 客 闖 蕩 江 湖 一 樣 , 扶 危 救 難 。 以 兒 童 為 對 象 , 但 製 作 精 良 , 結 合 了 電 腦 特 技 、 美 術 漫 畫 、 泥 膠 木 偶 , 連 大 人 看 來 也 眉 飛 色 舞 。 而 且 交 代 阿 Sam 這 個 主 角 , 職 業 歷 險 , 還 同 時 把 英 國 各 地 小 鎮 風 情 刻 畫 出 來 , 令 觀 眾 除 了 追 求 情 節 , 還 學 到 了 全 國 各 地 的 風 俗 人 情 和 人 文 歷 史 。
還 有 一 齣 卡 通 , 叫 做 「 小 豬 奧 尼 維 亞 」 ( The Olivier ) 講 一 個 小 豬 家 族 , 主 角 是 一 個 豬 仔 的 小 女 孩 , 名 叫 Olivier 在 家 中 的 天 倫 趣 事 。 卡 通 人 物 不 但 造 型 趣 致 , 而 且 比 起 從 前 的 製 作 技 術 , 尚 有 突 破 。 單 看 畫 面 , 就 知 道 是 二 ○ ○ 七 年 以 後 卡 通 片 漫 畫 的 新 世 代 作 品 。 主 題 健 康 , 風 格 活 潑 , 令 人 神 為 之 奪 。
香 港 也 有 所 謂 「 動 漫 新 進 人 才 」 , 但 他 們 的 作 品 呢 ? 創 作 人 愈 年 輕 , 愈 有 活 力 , 他 們 的 成 就 感 只 能 來 自 作 品 的 發 表 。 英 國 BBC 頻 道 在 週 末 有 大 把 非 黃 金 時 段 , 可 以 為 本 地 年 輕 卡 通 漫 畫 創 意 人 才 提 供 貨 架 , 讓 他 們 把 自 己 貨 色 擺 上 去 。
香 港 號 稱 有 五 六 家 電 視 台 , 頻 道 有 線 加 高 清 有 幾 十 條 之 多 , 有 貨 架 沒 有 貨 , 電 視 台 即 使 週 末 播 卡 通 , 也 是 不 斷 播 映 外 購 自 美 國 和 日 本 如 多 啦 A 夢 之 類 。

香 港 電 視 台 的 老 闆 怎 會 把 頻 道 開 放 出 來 , 由 香 港 下 一 代 的 卡 通 人 才 , 把 自 己 雖 然 不 大 成 熟 的 短 片 放 上 去 ? 作 品 有 得 發 表 , 即 使 住 公 屋 , 年 輕 的 卡 通 師 就 可 以 叫 外 祖 父 和 母 親 一 起 擔 着 木 櫈 仔 , 坐 在 熒 幕 面 前 一 起 觀 賞 , 這 就 是 成 就 感 。 有 得 發 表 , 香 港 的 創 意 工 業 就 有 出 路 。 以 香 港 為 起 點 , 有 一 天 就 可 以 登 陸 台 灣 , 反 攻 日 韓 , 到 東 亞 都 成 氣 候 , 還 愁 打 不 打 得 進 大 陸 ?
這 就 是 先 天 智 障 的 特 區 政 府 從 來 沒 有 想 過 的 問 題 。 以 科 技 硬 件 , 香 港 的 電 視 頻 道 , 貨 架 從 來 不 缺 , 就 是 沒 有 貨 。 此 一 毛 病 與 中 國 一 百 五 十 年 來 現 代 化 的 笑 話 風 格 一 致 。 香 港 和 珠 三 角 、 上 海 和 北 京 都 有 數 以 千 計 與 英 美 大 城 市 輝 煌 匹 敵 的 大 商 場 。 冷 氣 開 放 、 自 動 電 梯 , 但 展 覽 的 不 是 Ferragamo 就 是 Gucci 和 家 鄉 雞 , 沒 有 中 國 人 原 創 產 品 。 香 港 本 來 是 全 球 華 人 社 會 — — 當 然 得 力 於 前 英 國 殖 民 地 政 府 領 導 — — 最 開 放 、 最 自 由 、 最 活 力 充 沛 的 地 區 。 十 年 來 , 特 區 政 府 僵 化 管 治 , 自 以 為 第 一 流 的 中 國 人 , 接 下 第 三 流 的 英 國 人 留 下 的 一 個 成 功 範 例 , 搞 成 第 五 六 流 的 爛 攤 , 連 中 方 也 漸 漸 不 屑 , 聲 稱 用 上 海 來 取 代 。 這 不 是 丟 人 現 眼 嗎 ?
一 個 無 恥 的 社 會 , 當 然 不 會 像 南 韓 的 盧 武 鉉 一 樣 , 一 死 以 反 省 。 派 錢 解 決 不 了 問 題 。 論 派 錢 , 鄰 埠 的 何 厚 鏵 派 得 比 你 早 、 派 得 比 你 多 。 澳 門 派 錢 得 到 的 掌 聲 更 多 , 因 為 澳 門 社 會 經 濟 的 階 級 簡 單 。 譬 如 澳 門 沒 有 一 個 中 產 知 識 階 級 , 只 有 開 賭 場 的 大 老 闆 和 排 隊 進 賭 場 應 徵 荷 官 職 位 的 貧 窮 階 級 。 澳 門 政 府 按 人 口 派 錢 就 派 到 刀 口 上 , 因 為 澳 門 社 會 結 構 沒 有 香 港 之 複 雜 。
澳 門 派 錢 皆 大 歡 喜 , 在 香 港 做 同 一 件 事 , 一 樣 引 來 罵 聲 。 這 個 問 題 中 國 和 特 區 政 府 搔 破 了 頭 皮 , 就 是 百 思 不 得 其 解 。
英 國 人 領 導 香 港 , 沒 有 什 麼 大 學 問 。 外 派 到 香 港 和 東 南 亞 的 總 督 , 都 是 英 國 邊 緣 末 流 的 人 才 。 人 家 憑 三 等 的 智 慧 , 也 可 以 在 自 稱 擁 有 三 千 年 燦 爛 文 化 的 古 老 大 國 的 大 門 口 邊 , 把 一 個 荒 蕪 的 海 灣 , 經 營 成 國 際 金 融 城 市 。 讓 你 一 來 接 手 , 就 問 題 叢 生 。 這 一 幕 國 恥 , 在 世 界 展 覽 了 十 年 。
X X 在 前 , 七 一 在 後 , 兩 大 難 關 , 又 因 為 「 曾 蔭 權 代 不 代 表 我 」 的 口 舌 風 波 把 特 區 政 府 逼 進 牆 角 , 陷 入 了 「 派 錢 不 是 , 不 派 錢 也 不 行 」 的 困 局 。 十 年 雄 心 壯 志 , 原 來 是 不 知 地 厚 天 高 。 「 港 人 治 港 」 自 己 給 自 己 判 了 死 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