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好些个年轻人在一起HIGH了一晚上。
也可能年轻人没HIGH,是我自HIGH了。
 
话剧建组。基本定下来5个演员。
4个学生,1个与我们年龄相仿。
看到她们,我回想起若干年前的自己。
如果我们位置换一下,又该是怎样的感受呢?
我去面试了一个女性主题的话剧,然后被选上去第一次剧组人员见面。
然后我看到了几个看起来不太像她们在干的事的人。
导演对于剧情什么也说。只是大家互相介绍、认识、瞎聊。
接着,某人搬来了一箱葡萄酒。
大家开始喝酒,不会喝的也被逼喝了点。
然后我们一起去已经打烊了餐厅吃饭,工作人员被迫给我们做了面条。
等面条的时候,开始玩游戏——“我爱你-不要脸”。
三个基本问题开问,“第一次是什么时候,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有过几个。”
吃完面条,回去场地继续喝,继续聊。星座,梦想,等等。
气氛逐渐热烈起来。酒也喝差不多了。散场。回家。
 
这些年轻人们,在现在以及从前的我看来都是很有勇气很厉害的。
多年前的三木同学和她们大概差不多。
而我不是。我是跟屁虫。我经常只是跟着她去玩。
就好像昨天的事情,换做若干年前,如果我也同样是跟着三木一起去玩了这一趟的话。
我会觉得有点莫名,有点意思。恩。好玩。算是一次有意思的冒险。
 
我热爱各种冒险。探险。
险,不一定恐怖,所有我没做过的事情都叫险。
而,三木,她身上可能有险的特质吧。
所以,我大部分时候所谓冒险,是做她的跟屁虫。
自从她开始做与酒相关的事情后。我也开始跟着她跑一些酒会。
之前喝酒一般都特别快。大口大口干。因为酒难喝。赶紧下肚了事。
重在结果,唯一那点乐趣是最后的微醺。飘飘然。
最近她学习喝酒。我也跟着受些影响。
厄。才发现,大概之前没喝什么好酒。。。
好点的酒,还是挺好喝的。
 
PS:
新工作暂时没什么问题。
害怕的是一切与英语有关的东西。比如邮件、文档、沟通等等。还有一直抗拒的JS。
要快点习惯以及适应才好。可能完整做过一个项目之后就好了吧。
 
PPS:
昨天有个年轻人说她的梦想是开一个尼姑庵,做成盈利性质的。
恩。如果有这样的地方,我一定去捧场。*^^*
 
PPPS:
坐过一周多地铁上班后,深刻体会到了表妹每天长达近1个小时的地铁遭遇。
太TM挤了。今天差点把胳膊挤折了。
几乎以本人胳膊为干杆,支在门边上,被人生挤了进去。紫了一片。
想问,四惠往西方向地铁上班时间,什么时间段不挤?或者哪个车厢稍微好点?
三站地铁。中间还换个十号,穿跟鞋脚都走抽了。
恩。想念香港的地铁。
 
磨叽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