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是离我最近的一片具有资本主义性质的土地,我一直很希望去看看。周末带上刚贴好签注的通行证,约上阿雅一起游HK.

HK的街道非常小,我们走过的基本上都是两车道。地板带着稀疏的裂缝,颜色仿佛是刚被暴雨冲刷过的,发白的,非常干净。阿雅说,每次来香港都觉得香港好干净。我的感觉是,它好像一直都是这么干净的。让我意外的是,人行道的地板砖也是那种大约5cm*15cm大小的砖块,穿高跟鞋很容易崴脚呢。

我们的第一站是尖沙咀的翠园,阿雅说在那里喝早茶还可以俯瞰维多利亚港,感觉很不错。谁知她也没去过,也是想带我尝尝鲜,但这第一次去才知道那里11点开门——而我们是早上8点钟就过关了。这时还有个小插曲,我们问一个看门的大叔怎么去翠园,大叔说了半天我们都不知道他在说啥,后来他在纸上写了,才知道他说的是“eleven clock open”,不懂说普通话于是要英文呢,可惜我们辨不出他的口音。

但就我遇上的人来说,会说普通话的还是大多数。不知回归以前是怎么样的,转眼回归也13年了!

吃不上翠园于是我们在路边吃了牛腩河粉,香喷喷的,有点小贵。HK的昂贵生活成本,也许是集中在吃、住、行上。基本上一顿饭要港币50元左右,出租车起步价港币18元,房子更不用说了,20年前我们看TVB的时候已经是上百万一套了。

我们的第一站是香港历史博物馆,从尖沙咀走过去并不远,沿路也可以看看风光。HK的街头比较安静,人也不算多,可能时间还早吧。

香港历史博物馆,门票仅仅港币10元,但是馆品和布局都很不多。比起最近去的成都杜甫草堂(价格是香港历史博物馆的6倍多),简直好上几百倍,换句话说,大家不要去杜甫草堂了,而香港历史博物馆很值得一去,特别是像我这种跟岭南文化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

开门第一篇序言,就让我感动得很。墙上写着:

香港是全球最繁忙最多姿多彩的城市之一,无数摩天大厦与高楼住宅拔地而起,大型建筑工程举目皆是,人为建筑对地貌的影响至为明显。这些建设虽然令人印象深刻,但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相比,却是微不足道,毕竟香港自诞生至今,期间经历了极漫长的岁月。

与其津津乐道于那鬼怪的人为建筑,我对这开篇名义地很清醒地认知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和渺小极其赞赏!有着这种谦虚心态的人民,不会妄自尊大。这同时也能概括我对香港的印象,小小的城市——用阿雅的话来说,就是“我要生活在这里,非得抑郁症不可”——但极其绅士。它不像贵族,但它有的是和物质水平很相称的精神状态和人文气质。我走在那些和我们日常居住环境极其相似的路面上时,我经常忍不住在想,我们今后再发展,应该是成为这个模样的。一时间内心非常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博物馆里很有意思,从几千年前的一片大海开始讲起,讲到现在。香港这地方小,历史文化也就这么点,但好好保留下来,就好了不起。特别是看到50年代以后的展区时,满眼看到的都是我自己小时候看到的东西,在玻璃罩的另一边,闪耀着骄傲的光芒。这里保存了所有岭南文化共有的记忆。

展厅里自顾自地热闹着,每个区都有每个区的声音——不仅是物品体现出历史,展区的音乐也配合得很好:婚嫁娶、戏台子、买卖……应有尽有。

还有个细节是,洗手间非常干净,几乎没有味道。

剩下行程跟购物有关:博物馆出来后,我们去了著名的维港,从天星码头坐船到湾仔,吃了好吃的越南菜——不得不赞叹阿雅是个尽心尽责的好导游——然后逛了圣诞味很浓的时代广场。商场里熙熙攘攘,好多内地游客,有人还向我们问路:“雅诗兰黛的专柜在哪?”销售小姐的普通话很好,服务态度也很好,把我们当大水鱼般地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