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挺长一段时间,写得少了,不是没有感慨,有时是觉得他人写得太好,自惭形秽;有时是觉得无话可说,有时是觉得感慨太巨大,没有足够的时间和优游的心情去承载,有时也是感慨太模糊却太草率地落地总心有不甘……大多时候,还是搪塞吧,表达这事儿是很容易找理由的,没有想说的动力就可以不说,但其实大多数的表达,是在落笔纸上,或者打开word文档,按下的第一个键,开始的。

         不是不着急的,为日复一日的空白,有理由的空白,没理由的空白。前者,总有理由在催逼着,其实倒还容易往前走,后者,就难了。

         给自己找个理由吧,因为慢慢地开始健忘,即便是一直很珍视的那种被触摸到的瞬间。想想,这辈子,也可能就是一长段没有理由的空白,所以,不问理由,甚至是完全不搭界地在这些空白里填充上能被记忆的美好瞬间,就是我走过的所有痕迹,当生命最终会消散之后,如果还有人要追问这个终将被抽象、被黯淡、被稀释的名字的话。

         不问理由,是我写字的最好理由吧。

         能说的,大多也是我在寻找理由的路上,东游西荡的一些发现,看过的、感受过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