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梁羽生、古龙等人的武侠小说,走进了误区,也把“侠”的内涵引入误区。

细读游侠列传和刺客列传,郭解、朱家类型的,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侠——不追求道德的完美,极可能睚眦杀人,这是和儒家“内圣外王”、墨家“兼爱非攻”两个体系完全不同精神。

儒墨有别,但都热爱生命,所谓“贵生”,这导致先秦之前原本藐视世俗生命的道家学派,在东汉之后衍化出“仙道贵生”的教条。这简直是道家历史上最可笑的污点。

侠的精神,言必信、行必果、己诺必诚,这些大家是了然的。但还有一点:“不爱其躯”,多数人没有仔细去体会。侠的精神,守的是血气,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一种“近在咫尺,人尽敌国”的尊严。侠可以贫困潦倒,可以快马轻裘,但绝不能受辱,“忍辱负重”、“勾践”、“稳定压倒一切”之类的字眼,是侠的反义词。

真正的侠,常常干坏事,但不针对弱势群体,干坏事时,劫财不取命,取命则不劫财,这是原则。若是两者兼得,那就不是侠,是无知匪类了。

金、梁、古的武侠小说,要么融入了儒家内涵,要么搅进了墨家的东西。诸如“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之类的风马牛,也放到里面阐释,完全不靠谱。太史公说,先秦之前的儒墨,从不在典籍中提起侠——他们认为侠是他们所提倡的对立面,所以万万不能给侠树碑立传。

总结一下,真正的“侠”:个人尊严高于一切(包括所谓的国家、民族,所谓的大局观),不谋名利,以扶危助困为己任,守义,但不据仁、不守礼,不追求个人道德完美,无视一切制度。

回头看看20世纪的武侠小说,“儒侠”、“墨侠”、“道侠”之类不靠谱的玩意到处都是。纯粹的侠,无论是武侠小说还是现实生活中,我至今没怎么看到(杨一刀颇有侠的精神,但武力值和影响力不够,不能算“大侠”)。照我看,对于眼下习惯了蝇营狗苟、和谐得一塌糊涂的国人,最需要的是匹夫一怒的“侠”,而不是其他的臭屁。前几天咱还和人谈起,本国若有十个郭解那样的“大侠”,估计屁民们都有救。可惜没有。不亦悲乎。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