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决定一本悬疑小说好看程度的要素也许很多,像丹•布朗大师以往的几部作品如《天使与魔鬼》、《达•芬奇密码》一样,最新的这本《失落的秘符》依然包罗万象:共济会的神秘传统、意念科学、基督教传说、中央情报局特工出击、显赫家族的爱恨情仇……但是归根结底,吸引读者看下去的动力只有两个,一是精巧的解谜过程,二是谜底本身——你觉得两者哪个更重要?先别急着说“两全其美最好”,事实上鱼和熊掌确实难以兼得。在我看来,过程和结果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好比你把牛皮吹破天,令人神往不已,可最后要把故事说圆,就必然用一个谎言掩饰另一个谎言,导致自己都无法解释和相信的虚幻。

不信,我们来抽丝剥茧,看看《失落的秘符》是如何设置悬念的(下文有剧透,慎入):反派角色迈拉克绑架了共济会首领彼得•所罗门,并且把彼得的一只手剁下来搁到美国国会大厦地板上。哦天哪,杯具了,于是我们的主角、符号学家罗伯特•兰登教授开始调查共济会金字塔的秘密,这恰好落入凶手迈拉克的圈套,因为据说“失落的秘符”包含惊人的力量。为了暗示这力量的强大,作者设置了一个研究“意念”的女科学家凯瑟琳,她是彼得的妹妹,整天琢磨的都是些类似于特异功能的东西,而且能证明这些东西确实存在而且很厉害。在兰登那边推理解谜的同时,迈拉克正赶去追杀凯瑟琳。我读到这里的时候本以为,终极谜底一定和凯瑟琳的研究成果有关,一般来说反派角色总会借助神力完成变身,胡作非为一番之后再被英雄们干掉。没想到迈拉克这家伙直接就把人家实验室给炸了,他压根不想让女科学家的科研成果存在于世。那他想干什么呢?莫非要找的不是魔法书,而是国家宝藏?嗯,有可能,因为兰登的推理一步步逼近一张地图,一个神秘的地点。

故事这样发展下去也是合乎人性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嘛。可是丹•布朗多么高明,岂能落入这种俗套?那个神秘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藏,迈拉克这人其实是个疯子、偏执狂,他只想死在一个神圣的祭坛上,把自己的身体当成祭品献给神。碰到这种神经病真是无话可说,故事到这里变成了一桩纯粹的刑事案件,罪犯要是鉴定一下的话肯定无民事行为能力,这事上报纸的话也得登在社会新闻版面。问题在于,本书开头就有中情局特工出场,理由是“维护国家安全”,这怎么解释呢?考验作者编故事能力的最大难题,就在这里。

不幸,我彻底跌破了眼镜,丹•布朗没有给我一个值得赞叹的逻辑:迈拉克犯下绑架罪之所以引来的不是警察而是中情局特工,是因为他随身携带一个笔记本电脑(不是炸弹什么的),电脑里有一段偷拍视频,视频的内容是共济会装神弄鬼的秘密仪式(居然也不是色情片,我晕,你怕什么啊)。真的,只是装神弄鬼而已,比如拿个骷髅头当酒杯盛上红酒,看起来像喝血一样。我们知道很多宗教仪式都挺神秘,却既不触犯法律也谈不上危害国家安全,更何况共济会也不是教会,与人们的信仰无关。

说到这里需要解释一下共济会,这个神秘组织据说由各界精英组成,美国很多政要和富商都是共济会成员。本书里中情局要竭力阻止这段视频被上传至互联网,因为他们相信,要是网民们看到很多参议员甚至国防部部长都在偷偷聚在密室里搞这套奇怪的把戏,世界就离毁灭不远了。

看到这里,你明白我要说什么了吗?其实丹•布朗在他的处女作《数字城堡》里就探讨过信息安全问题,只是当时他考虑的是,保护国家安全与捍卫个人隐私,孰轻孰重?到了《失落的秘符》,这个问题已经变成了支撑整个故事的确定结论:有能力影响国家命运的那些领袖,他们的个人隐私就等同于国家安全。换句话说,假如人民发现领导其实并不永远严肃,领导也会搞怪,那么坏了,社会就要陷入动荡。

如果你相信丹•布朗的这个潜在逻辑,就会觉得他真是个天才,能把这么多精彩要素统一在宏大主题下。可以预见,这本书拍成电影的话,大场面一定是最后中情局直升机破窗而入,用电磁机关炮摧毁一台笔记本电脑那场戏——所谓杀鸡用牛刀,莫过于此。神勇的特工不为救人,他们只想拔掉那块该死的无线网卡。

如果你不相信上述这些,不相信民主社会的基石建立在某些不能公开的秘密上,那么恭喜,你领悟了书本里隐藏的奥义,失落的真言。明天的太阳依然升起,瞧,连兰登教授都想起了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的话:“昼夜不休读《圣经》,但你参黑字,我读白纸。”

【新京报书评周刊2010年2月6日,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