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homeland的剧情进展,之前说过的男主Brody终于说起了关于改宗穆斯林的问题。俺把他的叙述截图下来了: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手头没有圣经,有什么呢?大概只有古兰经。这段话其实是在说,在精神极度脆弱绝望的时候,信仰成了他的救命稻草,至于这根稻草是什么种的已经不重要了。
那么鲁隐公在郑国被关押期间会不会也是这样的情形呢?反过来考虑,这种信仰改宗的情形是不是能从反面证明他当时在郑国被囚的时候经历也十分不堪呢?

其实后面还有一段话,是说到他在这种极度绝望的情形下会对一个温和的敌人感恩戴德。隐公是买通了尹氏逃回鲁国的。显然隐公在关押期间能够说动尹氏为了自己而去国逃亡,两人之间是有一定互信度的。俺觉得隐公未必崩溃到了这男主的地步,因为他还能主导事件的发展。